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Bidding’

China to End Price Limits on 530 Drug Products

May 13th, 2014 | by

China will remove price caps on 280 western drugs and 250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according to an announcement from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Producers of these products will now be able to set prices according to the cost of production. However, the NDRC asked local authorities to monitor the prices of these products and report any large increases. (Source: ChinaBioToday)

530种低价药最高零售价放开 龙头药企将迎利好

来源:医药卫生网

《低 价药品清单》虽然仅涉及530个品种,但是由于每个品种又分为不同剂型,实际药品剂型超过1000种。在清单之外,各地区还可以增补。分析人士认为,从药 企的角度看,此次价格管控的放开,将明显有利于企业借助销售低价药品提高在市场上的知名度,低价药是薄利多销,对龙头医药生产企业来说是利好。
分享到:

 

发改委公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并同步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以下简称《低价药品清单》)。
记者了解到,此次放开的药品种类共530种,其中包括280种西药、250种中成药。生产企业可在西药费用日均不超过3元、中成药日均费用不超过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价。
记者进一步梳理统计发现,《低价药品清单》虽然仅涉及530个品种,但是由于每个品种又分为不同剂型,实际药品剂型超过1000种。在清单之外,各地区还可以增补。
分析人士认为,从药企的角度看,此次价格管控的放开,将明显有利于企业借助销售低价药品提高在市场上的知名度,低价药是薄利多销,对龙头医药生产企业来说是利好。
低价药或将大量入市
按照发改委的意见,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方式将从整体上得以改进,对现行政府指导价范围内日均费用较低的药品(低价药品),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在日均费用标准内,由生产经营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及竞争状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
在低价药品种的遴选上,将以日均费用标准为基础,《通知》明确要求,日均费用根据现行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 (政府未制定最高零售价格的,按全国平均中标零售价格计算)和按药品说明书测算的平均日用量计算。现阶段低价药品日均费用标准为:西药不超过3元,中成药 不超过5元。
同时,低价药品清单进入和退出机制得以确定。《通知》指出,实行政府指导价的药品,因价格或用法、用量发生变化导致日均费用符合低价药品标准的,价格 主管部门要及时将其纳入低价药品清单;属于发改委定价范围内的药品,在调整清单前,可由各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先行调整。
对于管理那些因价格上涨退出清单的药品,发改委也有明确要求。《通知》指出,对因成本上涨或用法、用量发生变化导致日均费用需突破低价药品标准的,要 及时退出低价药品清单,由价格主管部门按权限重新制定最高零售价格;其中,属于发改委定价的药品,在发改委重新定价前,暂由各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制 定临时零售价格。
对于如何完善低价药品价格调整机制,发改委表示,取消低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后,应加强价格行为监管,要求各地价格主管部门做好相关药品生产成本和实际购销价格监测工作,密切跟踪低价药品市场价格变化。
对低价药品价格变动频繁或变动幅度较大的,价格主管部门要开展专项调查,重点监管企业不合理提价行为,同时加强价格监督检查。
发改委进一步表示,接下来,还将加强政策联动,加强价格、采购和报销政策的有机衔接。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完善低价药品采购办法,推进医保付费方式改革。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认为,此次放开的280种西药、250种中成药的共性都是面临退市的低价药。低价药入市,一是降低患者的用药成本;二是在切除 “以药养医”的毒瘤后,低价药品和高价药品之间大都存在一定替代关系,医生在处方里选择低价药的可能性增大。“接下来,低价药将会大量入市。”
企业价格操作空间变大
记者进一步统计梳理发现,《低价药品清单》虽仅涉及530个品种,但是由于每个品种又分为不同剂型,实际药品剂型超过1000种。在清单之外,各地区还可以增补。
按照《通知》要求,各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应在2014年7月1日前向社会公布本级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品清单。
“与基药目录对比来看,这次出台的低价药目录,大概存在50%左右的重合,也就是说,大部分省份在第一轮基本药物招标中,中标价为‘0~3元’的药品 占基药数量的50%。对于地方相关企业来说,在招投标的时候,操控价格与费用的空间更大”,昨日,一名业内专家对记者表示。
郭凡礼认为,从药企的角度看,此次价格管控的放开,将明显有利于企业借助销售低价药品提高在市场上的知名度,而且上市公司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对低价药进行规模化生产,低价药是薄利多销,通过“走量”同样能够给医药公司带来稳定收益,对龙头医药生产企业来说是利好。
但记者注意到,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一贯的指导思路,有基药目录做指引即可,并没有明确表示推广出台其他药品目录之意。对此,上述业内专家补充道,未来地 方在操作药品招投标时,需要从已有的国家级基药目录、省级基药目录、医保目录,以及现在刚刚出台的低价药目录等综合考虑,从新医改的角度来说,政策的执行 落实,“变得更复杂”。
再从增补的角度来看,记者在采访中获悉,长期以来,中央与地方在“增补”层面的博弈一直存在,中央想将一些疗效好、生产厂家较多的产品放进基药目录,而地方增补的又是一些竞争并不激烈或独家的品种。如果地方增补热情再度被“激发”,恐对地方药品市场以及患者利益不利。
为找到上述博弈过程中的利益平衡点,国家卫生计生委屡屡推出“收紧”举措。早在2013年中旬,国家卫生计生委就曾收紧地方增补基药的权限,要求各地应完善增补工作程序,坚持省级人民政府统一增补,不将增补权限下放到市县及以下。
2014年1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博弈加码,再次下发关于基药使用管理工作的征求意见稿,强调要规范基药增补品种的使用,仅为增补品种在基层医药市场留下不足三成空间。
但即便如此,也未能抑制住地方增补基药的热情。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各地基药增补就暗潮涌动。江西、山西、重庆、青海等省市增补品种在200个左右,用药大省广东今年增补扩容一度逼近300个,原增补的200多个品种还继续沿用。
上述业内人士预估,随着政策的推广实施,接下来,各地低价药品清单数量有可能会非常庞大。未来相关部门之间应做好协调,目前,药品集中采购以省级为单 位进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分为基药招标和非基药招标,还涉及到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等相关目录中药品的招标。目前,全国各地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普 遍由卫生计生系统在主导,部分省市也出现了社保参与招标的现象。
“今后,低价药品清单与不同类型目录如何协调,基药招标和非基药招标如何协调,不同招标执行部门如何协调,同样值得关注。”上述业内专家认为。
相关内容
廉价药频玩“失踪”供应短缺催生低价药政策出台
感冒通、扑热息痛、氯霉素眼药水、速效伤风胶囊……越来越多“老药”正离开人们的视野,而环磷酰胺、鱼精蛋白等救命药的短缺更让患者直接面临生命危险。
对这些消失或短缺的药品来说,低价是其共同的特点,此次发改委出台的低价药管理新政将给这些救命药、低价药生产注入一剂强心针。
10元内药品消失厉害
2013年,治疗甲亢病的廉价常用药——甲巯咪唑片在全国紧缺的消息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最高零售价限价不高,尤其是招标过程中“唯低价是取”的政策是造成药品短缺的重要原因。
记者了解到,规格为每瓶100片、每片5毫克的甲巯咪唑片全国零售最高限价为4.9元/瓶,而药品要进入医院必须经过招标,在统一招标过程中又是“价 低者得”,厂家想中标就必须低价。甲巯咪唑片生产厂家燕京药业生产的药品在多省的中标价仅为1.68元/瓶,其余厂家的中标价格也相差无几,都是一两块钱 的“白菜价”。
由于产品利润低,甲巯咪唑片遭到生产企业集体弃产。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有甲疏咪唑片生产资质的企业有13家,但是除了燕京药业外,其他片剂生产 企业大部分已经停产。由于供应短缺长期得不到缓解,高价的外资药都开始供不应求,患者纷纷打“飞的”到燕京药业排队购买药品。为了满足供应,药企还开出了 “每人限购5瓶”的苛刻条件。
甲巯咪唑片市场短缺并不是个案。有医生对其中的规律进行总结后发现:10元以内,特别是1元以内的价格低、利润空间小的药品,消失得尤其厉害。如20片才0.6元的扑热息痛、1元左右一瓶的氯霉素眼药水等都越来越难买到。
各地探索低价药政策
救命药频喊救命,廉价常用药屡遭弃产,在业界并不是一个难解的谜。
安邦咨询医药行业研究员刘忠堂介绍说,药品降价被当做解决“看病贵”难题的一大法宝,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则是实现药品降价的有效途径。廉价药由于 上市时间较长,在历经多次降价潮后中标价越来越低,但近几年随着人力等生产要素价格上涨,以及新版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改造、质量标准提升等原 因,生产成本越来越高,药品利润下降甚至出现价格倒挂,严重挫伤了企业生产的积极性,中标厂家宁可停产,也不愿亏本生产。
为应对这种问题,各省市开始探索应对政策,对低价药“开绿灯”成为常用做法。北京、广东、上海、湖南、山东、河南等省市对低价药品采取了政策倾斜。如 北京对于进入低价药、短缺药目录的药品,直接挂网,不再以价格高低作为中标依据;广东省规定只要通过经济技术标,符合入市的生产企业均可中标。
此外,定点生产是另外的一种解决办法。2012年11月,《关于开展用量小、临床必需的基本药物品种定点生产试点的通知》下发,政府希望通过定点生 产、统一定价的方式,缓解部分基本药物供应短缺的问题。2013年6月,卫生计生委遴选出麦角新碱、去乙酰毛花苷、氨苯砜片、普鲁卡因胺、洛贝林和多巴酚 丁胺等6种药品,进行定点生产的试点。
但定点生产的解决方法后来并未大规模推广,去年以来,对低价药“开绿灯”成为舆论导向。有媒体报道称,2013年底发改委将出台低价药品目录,目录将纳入890种药品,对低价药拟取消最高零售价,改为在日使用费用范围内由生产企业自主定价。
但是,此政策当年并未出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发改委价格司宋大才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低价药目录并不是发布目录这样一个简单事情,包括招标等各方面都需要有针对性的配套措施。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卫计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印发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意见的通知》,提出改革价格管理、完善采购办法、建立常态短缺药品储备等相关政策保障低价药品的供应。此通知中称,发改委将出台低价药清单,此次清单的出台正是对上述内容的回应。

Shanghai Health Official Arrested for Involvement in GSK Scandal

December 19th, 2013 | by

Shanghai prosecutors on Dec. 18 arrested Huang Fengping, former deputy director of the Shanghai Municipal Commission of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for “suspected crimes,” while media reports claim that he may have been involved in alleged economic crimes related to British pharmaceutical and healthcare giant GlaxoSmithKline (GSK), according to the Beijing Times. (Source: WantChinaTimes.com)

 

上海卫计委原副主任被逮捕 或涉GSK案

来源:京华时报
核心提示:昨天,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副主任黄峰平因涉嫌犯罪,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逮捕。有媒体报道称,黄此次落马的主要原因,涉及其之 前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及其下属医院任职期间,涉嫌在医院招标采购中受贿等问题,同时可能牵涉葛兰素史克一案。

昨天,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副主任黄峰平因涉嫌犯罪,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逮捕。有媒体报道称,黄此次落马的主要原因,涉及其之前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及其下属医院任职期间,涉嫌在医院招标采购中受贿等问题,同时可能牵涉葛兰素史克一案。

9月被带至沪外调查

昨天,记者登录上海市卫计委官方网站后注意到,“机构领导”一栏中已经删除了黄峰平的名字。黄峰平同时还是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常委及上海市委副主委。在农工党上海市委官网上的领导名单中,黄峰平的名字也已经看不到了。

据此前媒体报道,黄峰平因涉嫌经济问题,在2013年9月中下旬被带走调查,先被带往外地,近期再被带回上海继续审查,并已停职。报道称,黄峰平此番落 马,涉及其之前在华山医院及其下属医院任职期间涉嫌在医院招标采购中受贿等问题,同时可能牵涉葛兰素史克一案。黄有近亲属在葛兰素史克公司任职,也有家人 移居加拿大。

据悉,其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2013年9月13日参加上海市卫计委举行的“上海援外医疗50周年主题活动”。

活跃在医疗一线多年

走上仕途之前,黄峰平曾多年活跃在临床和医学研究第一线,是国内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公开资料显示,黄峰平生于1965年10月,浙江上虞人,1996年 毕业于原上海医科大学。1999年至2000年赴美国密歇根大学神经外科进修,并获得博士后证书。此后,黄峰平长期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工作,历任该院 神经外科副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并曾先后兼任该院属下多家分院和中心医院院长。

学术上,黄峰平专攻颅内肿瘤及脑血管病的诊断与治疗,在神经外科专业国际权威杂志上陆续发表10余篇论文,还出版了多部学术专著。他领导的课题和项目曾荣获诸多奖项和荣誉。

2012年5月,黄峰平调任上海市卫生局副局长,分管基层卫生处(合作医疗管理处)、科研与教育处。后任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

曾自我评价喜欢挑战

今年4月,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黄峰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谈及自己经历的挑战和喜欢挑战的性格。

黄峰平告诉记者,上大学选专业时,学医并不是其初衷,“我很喜欢画画,考大学时想报服装设计,但是父母都做纺织工作,可能因为当时整个纺织行业不景气,他们就极力反对我学这个专业,而强烈建议我学医”。

黄峰平说,虽然自己不喜欢学医,但骨子里喜欢挑战,“既然选了,就要做到最好”。这种精神和坚持,让他从学校到医院一路,在医学研究和临床上不断取得成就。

担任上海市卫生局副局长期间,他敢于挑战的精神也继续付诸工作。在其主导下,上海开创性地在公立医院里做起了国际医疗,主要措施就是在公立三甲医院引入西方国家盛行的商业健康险。

“国外公司派员工到中国来工作,都要给他们买商业保险。中国要有这样的机构为他们服务,如果不做,等于浪费了,等于把这么一块肥肉拱手相让。”黄说。在其努力下,华山医院东院挂牌成为“上海国际医院”。

医药行业贿赂已成顽疾

黄峰平此次被停职调查,作为个案也折射出中国医药行业的严重问题。有业内人士称:“行贿和回扣是医药行业的潜规则。”比如,数百家医院卷入葛兰素史克案说明医药行业贿赂顽疾生成已久,医疗行业监管松弛。

业内专家认为,从我国目前的立法状况看,我国不仅没有海外反腐败法,连涉及国内的反商业贿赂法和反腐败法等专门法律都没有。虽然在1993年公布的《反不 正当竞争法》对商业贿赂有一定程度的规定,《刑法》也规定行贿罪最高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但在司法实践中,相关的法律法规缺乏具体的司法 解释,特别是商业贿赂花样繁多,较大地影响了实施效果。

New Drug Bidding Rules Failed in Guangdong

July 4th, 2013 | by

Due to the fierce opposition from the industry, the new drug bidding rules, which says technical factors takes 10% in the final bidding decision, whereas drug price accounted for 90%, didn’t take into effect on Jul 1st as planned.

广东药品招标新规引争议 “低价”恐左右基药招标

来源:必联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有关广东药品招标新规的争议仍在进一步发酵中。原定于7月1日开始正式上市招标的广东药品交易新规并未如期在7月启动。

有知情人士认为,由于业界反对强烈,该药品交易新规是否批复还未可知。

事发于5月17日,广东省公布的《药品交易相关规则(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拟采用“双信封”制度实现基本药物招标。

根据《征求意见稿》,新规则确定“商务标(价格标)”占90%,“经济技术指标(质量标)”仅占10%。这一规定为业界解读为“重价格、轻质量”,并引发医药行业强烈的担忧。

“唯低价是取”担忧

该《征求意见稿》一出,立即遭到了业界的强烈反对。

医药界人士担心,广东的基本药物招标新规则会使得招标变成惨烈的“价格战”。该规则更是因“唯低价是取”被诸多业内人士称为安徽模式的电子化。

5月28日,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等五家医药行业协会,向国务院 法制办、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及广东省人民政府递交建议书,呼吁对新规进行“根本性修 改”,称设立“入市价”限制了市场准入;基本药物招标价格占90%“唯低价是取”;药品质量层次划分欠科学;每月一次竞价频次太高等。并担忧新规一旦实 施,有可能导致“‘毒胶囊’事件重演”,“不利于保障患者用药安全”。

实际上,早在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关于基本药物招标采购的56号文件,推行“双信封”招标采购模式。安徽省率先尝试,但是在当时技术标合格的企业 并没有计算质量权重,导致基本药物招标取向由原来的“质量优先,价格合理”变成“质量合格,价格最低”。这种以低价是从的手段引起了医药行业的新问题。之 后爆出的蜀中制药造假以及毒胶囊事件等以次充好事件再次将这种招标模式推到风口浪尖。

6月9日,在一场医药界座谈会上,20多位业界人士也呼吁修改“最低价中标、技术标占10分、商务标占90分”的规定。

也有观点认为,药品招标采购本身就是为了获得“可能的最低价格”,广东新规的不足之处在于,质量标比例仅占一成,使得前端无法对过多过滥的医药企业进行筛选,使得相对较好的医药企业可能成为“价格战”的“受害者”。

“电子交易平台”质疑

和此前招标制度最大的不同是,广东药品招标交易将不再经由省级采购部门运作,而是直接在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

《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广东将打造“在线竞价、在线交易、在线支付、在线融资、在线监管”的药品交易新模式,通过网上竞价、量价挂钩等措施降低药品虚高价格。

根据《征求意见稿》,广东全省范围内的县及县以上公立医疗机构、医保定点的民营医疗机构药品交易今后均须在药交所进行,草案同时还鼓励其他民营医疗机构进入交易平台进行药品交易。

但实际上,业界对“药交所模式”也仍然存在广泛质疑,有业内人士认为,药品品种和质量层次繁多,价格复杂,并不适于在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期货产权交易”,国际上也未有成功先例。

更为重要的原因来至于我国“以药养医”的体制现状,这使得药品交易和价格并不受市场调节的支配,因而无法通过交易所形成市场价格。

基药招标“低价”走向

广东药品招标规定的争议尚未平息,陕西近日也在以“价格就低”原则对新版基药目录增补涉及品种进行了价格动态调整。

综合今年各省的基药招标工作来看,“价格就低”的做法已相当普遍,包括广西、江西、湖南在内的多个省份在新版基药目录“过渡期”,都加大了政府对基药招标的价格管控力度,其中,江西、湖南的相关政策还被业内冠以“霸道降价”的头衔。

业内担心,“价格就低”的评判标准或不再止于新版基药目录的“过渡期政策”,而更可能成为未来基药招标的大方向。有业界人士甚至认为,“从陕西、江西、湖南的基药招标情况已经可以看出,未来基药招标不存在区分质量层次的说法,即价低者入围。”

市场博弈初现

在陕西公布相关文件后,外资药企罗氏、赛诺菲等纷纷因价格难以接受而放弃陕西基层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外资药企作此选择主要是为了维护自身的价格体系。事 实上,不仅仅是外资药企,以恒瑞医药为代表的一部分专注于高端用药的国内药企也站在了外资药企的一边——放弃竞标。

针对广东新规,也有观点认为,即使这样的交易规则送审通过了,也可能因为医药厂商和医疗机构的联合反弹而无法推行,如果药企不能留出足够的利润空间,即使中标也可能会因其他成本原因而遭弃用。“大的药企要维持价格,可能都不去投标,甚至围标”,该人士表示。
(http://www.yywsb.com)

China Increases Essential Drug List

March 21st, 2013 | by

China’s Ministry of Health on 15 March released a new version of National Essential Drug List, which contains 520 essential drugs, including 317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drugs. Oncology drugs are included for the first time, along with drugs for blood diseases and end-stage renal disease, and there are now over 200 pediatrics formulations. Furthermore, nearly 200 of the 520 new essential medicines are especially set for children in order to fix the problem of insufficient medicine supply for children.

2012版基药目录调整 新增213种与WHO接轨

责任编辑:医药零距离

核心提示:医改已入深水区,巩固完善基药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正处于关键阶段。

3月15日,卫生部正式发布《2012年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下称新版目录),自2013年5月1日起施行。 目录分为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中成药、中药饮片三个部分,其中,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317种,中成药203种,共计520种。目录中的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 数量与世界卫生组织现行推荐的基本药物数量相近,并坚持中西药并重。

医改已入深水区,巩固完善基药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正处于关键阶段。

卫生部相关人士介绍:“按照‘十二五’医改规划部署,各部委将以新版目录实施为契机,围绕提高基本药物的可及性、安全性、有效性、合理性、可负担性 等目标,进一步规范采购配送,完善定价报销等政策,扩大基本药物使用范围,统筹推进基层综合改革,并与健全全民基本医保、公立医院改革整体推进、协同发 展,实现三医互联互动。”

全面调整2009年8月,国家基药制度正式启动实施。由于此版目录主要针对基层,基层普遍反映不够用,较大医院很少使用;缺少妇儿、肿瘤等专科用药,地方增补药品不规范;药品剂型规格宽泛,不利于招标带量采购。

新版目录增加了品种数量,能够更好地服务基层,推动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全面配备,优先使用基药;优化了结构,补充抗肿瘤和血液病用药等类别,注重 与常见病、多发病特别是重大疾病以及妇女、儿童用药的衔接;同时还规范了剂型、规格,初步实现标准化。520种药品涉及剂型850余个、规格1400余 个,尽管品种数量增加,但与旧版307个品种涉及的剂型780余个、规格2600余个相比,数量明显减少,这对于指导基药生产流通、招标采购、合理用药、 定价报销、全程监管等将有重要意义。

此外,新版目录注重与其他政策的有效衔接。一是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数量与现行WHO推荐的基本药物数量相近,比较好地代表了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二是 注重与医保(新农合)支付能力衔接,确保基药高比例报销;三是注重与常见病、多发病以及妇女、儿童用药相衔接,并继续坚持中西药并重;四是收录了儿童白血 病、终末期肾病、血友病等重大疾病治疗药物,基本满足重大疾病临床基本用药需求。

有效衔接据悉,新版目录发布后,有关部委还将继续完善相关政策。按照“十二五”医改规划部署要求,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 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国办发﹝2013﹞14号),完善药品招标采购机制,保障基本药物供应。加强基药电子码全程质量监管,开展基本药物临床使用综合评 价,合理确定二三级医院基本药物使用比例,加强基药应用指南和处方集的宣传和培训,促进基本药物优先合理使用。

在新目录基础上,卫生部和有关部门将进一步建立健全基本药物遴选、生产、采购、配送、使用、监管、定价、报销等各个环节的管理制度,完善相关政策措 施。与此同时,还要求各地进一步健全本地区药品供应保障体系,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健全短缺药品综合信息平台,及时反馈短缺药品信息,配合做好短缺药品的招标 定点生产、采购配送,逐步形成常态化的短缺药品储备机制。

曾经广受关注的增补问题,也在新版基药目录的实施计划中有所提及。根据卫生部部署,各地应结合2012年版目录的实施,在今年上半年,通过自查和抽 查相结合的方式,认真组织开展增补药品工作的“回头看”, 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增补药品管理,完善增补药品工作方案并报国家基本药物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备案。

此外,还将加大基药临床合理用药培训指导力度。未来,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中医药管理部门将积极推广国家基药临床应用指南和处方集,切实加强医务人员 的培训和考核,特别要发挥药学人员在处方审核或点评等临床药学服务工作中的作用。加强医疗卫生机构和医务人员用药行为的监管,促进临床首选、合理使用基 药。
中国医药联盟版权所有

责任编辑:医药零距离

Voice to Cancel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March 21st, 2013 | by

More than 40 members of China Pharmaceutical Enterprise Management Association, and deputies of NPC and CPPCC jointly signed to suggest government cancel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process gradually, and return the power of drug procurement back to public hospitals.

 

医药界联名建议药品采购权回归公立医院

来源:中国证券报

核心提示: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和40多位医药 界两会代表委员联名签名,建议未来应把采购权和定价权从省级集中采购转回到公立医疗机构,在进一步落实公立医院独立法人地位和管办分开等配套措施的前提 下,未来逐步取消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归还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权和定价权。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昨日透露表示,近两年基本药物招标中唯低价是取现象一直为业内诟病,在行业上下呼吁下,目前局面正在扭转。据协会透露,相关部门正在推进建立药品质量综合评价体系工作,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向质量导向转变。

昨日,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和40多位医药界两会代表委员联名签名,建议未来应把采购权和定价权从省级集中采购转回到公立医疗机构,以根除隐性二次议价现象。

药品集中采购将向质量导向转变据协会负责人介绍表示,此前基本药物双信封招标中采取先投技术标、再投商务标的做法,而商务标是一个衡量全省的量由最 低价者独家中标,人为制造了恶性竞争,逼迫企业以接近甚至是低于成本价投标,过去几年对于医药产业市场秩序带来了明显负面影响。

据透露,目前政府相关部门正在推进建立药品质量综合评价体系工作,以推进药品集中采购的“三个转变”,包括从注重建设平台向深化机制创新转变,从注 重降低药品价格向注重药品质量价格综合效果转变,从注重药品招投标向注重采购合同履行和药品使用转变,唯低价是取的竞争秩序正在得到扭转。

而对于未来药品招标改革,二次议价则取代了基药招标,成为今年医药界代表委员最关心的话题。据协会介绍,目前中国地方包办的药品招标政策正严重异 化,已经成为药品进入市场的二次行政管制,各省集中采购机构只招不采也造成了当前医药市场严重“高定价、大回扣”的隐性二次议价现象。

对此,昨日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和40多位医药界两会代表委员联名签名,建议未来应把采购权和定价权从省级集中采购转回到公立医疗机构,在进一步落实公立医院独立法人地位和管办分开等配套措施的前提下,未来逐步取消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归还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权和定价权。

医院设备管理标准开始起草促进医疗器械行业发展也是今年两会医药界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医疗器械行业协会负责人昨日表示,当前中国医疗资源配置过多集中在大城市、大型医疗机构,其中政府医疗政策导向是导致医疗资源配置失衡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未来配合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应大力改变和调整原有医疗器械配置原则,适当放宽医疗器械配置标准,增加CT、X光机等大型医疗器械的投入,并充分运用政府投资和社会医疗资源,购置远程会诊设备和系统资源,建立起医疗互助、鼓励和扶持远程会诊的发展。

记者从卫生部规财司获悉,加强基层医疗设备能力建设和各级医疗机构间联合治疗能力确实是未来规划方向,而在进一步提高国内医疗设备技术水平、保证质量安全的基础上,未来在设备采购上也将向国产医疗器械设备倾斜。此外,协会透露,卫生部目前正在起草院内医疗设备管理标准,未来将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设备监管和提高对其质量和使用的要求。
中国医药联盟版权所有

Beijing to Add Health Insurance Center in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February 7th, 2013 | by

Beijing government is trying to get health insurance center involved in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process, said the spokesman of Beijing Health Reform Bureau. However, it’s yet decided which model will be adopted, how health insurance center can play a role in the drug bidding.

北上广同时将医保部门推向药品招标前台

新浪健康新闻

在日前召开的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对媒体表示,在药品流通领域改革中,北京将探索通过集团采购或医保参与采购药品等方式。这意味着北上广三大城市同时将医保部门推向了药品招标的前台。

“谁出钱谁招标”已呼吁多年,作为医改最重要的探索城市,北上广此举是否预示着招标主体的改变将成为趋势?而在全国医保费用总额控制的大背景下,医保部门的接手是否意味着会有更大的杀价压力?

由于具体操作细则均未披露,尽管业界对此异常关注,但切实的前景目前仍是雾里看花。

走向前台

韩晓芳在上述会议上表示,今后北京将推进药品流通领域改革,改变以往的药品招标由卫生局主管进行,各医院再分别根据需求和中标目录进行单独采购的局面,探索医院可联合集体团购的方式进行采购,以进一步降低采购成本。

韩晓芳表示,医保部门代表参保人员的利益,其在招标采购过程中控费的动力更加增强,这改变了过去卫生局既管医院又管采购,很难保持中立的局面。目前北京市医改办正在研究详细方案,北京市人力社保局也将成立采购药物的专门机构。

饶有意味的是,上海医保局接管上海市基药招标的消息已在2011年底对外明确,甚至提出“医保中标价之下,允许医疗机构通过量价挂钩与供应商二次议价,其间的差额用于补偿医院”,虽然至今上海的新一轮基药招标尚未启动,但医保部门走向招标前台,上海是首次探索。

而近期刚刚宣布阳光招标采购模式转变为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模式进行药品采购改革的广东,该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也对外透露,可能要由广东省医保局筹建主导该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

“从医疗保险的实现过程,‘我出钱我购买医疗服务’的理论基础和经济现象来看,医保部门管钱,医院作为载体,药价的高低和医保有直接关系,因此,医保部门以市场主体的身份向医院购买服务,理论上说是合理的,业界也呼吁了多年。”江苏省医药行业协会专家沈松泉如是认为。

华北制药股份公司总经济师周名胜则表示,北上广作为新医改各项探索的重要试验田,三地卫生主管系统同时退出药品招标体系,其导向意义非常值得关注。

压力左右

周名胜告诉记者,作为大型普药企业龙头,公司最担心的是医保部门主管招标可能会比卫生局主管时砍价更厉害,药企最希望政府把游戏规则确定好,取消“唯低价是取”。

周名胜担心的主要是全国医保控费大环境下,医保部门主管招标会砍价动力十足。因为上述三大城市均是医保资金压力最大的城市,也是国内探索医保付费机制最前沿的城市。

上海重点探索总额预付制度,北京重点探索按病种付费,二者的共同点在于其医保基金的结余率都比较低,且都以医保人口为主体,这成为二者积极探索医保付费模式改革,控制医疗费用增长的源动力。

其中,上海2002~2007年医保统筹账户5年的医保缺口累计达20亿元。2011年,上海全市的三级医院均被纳入总额预付试点;2011年 后,上海明确了医疗机构的年费用增速控制在8%左右。广州市则在2012年8月公开透露了近年该市的医保基金支付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况。2009年,广州医 保基金首次出现缺口,2010年缺口达1.3亿元。北京也透露,2010年和2011年医保基金支出的增幅都超35%,大大超过基金收入速度。目前北京已 将控费试点扩展至二三级医院。

人保部数据显示,2004~2011年,我国医保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已从11.7%增加到25.3%,逐年上升。2012年12月,国家相关部委联手共推总额控制,以期未来两年推广总额预付。

同时,其他省市的医保资金压力或许会相对北上广减缓很多。有报告显示,目前我国短期内基金收入增速维持在较高水平,尽管近年来我国医保基金的结余率有所下滑,2011年医保结余1108亿元,累计结余6180亿元,当年结余率仍达20%。

此外,从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山东和四川这7个省(市)医保资金规模占全国总医保基金份额过半地区的医保基金收入情况来看,除了上海,其余六大省(市)的医保基金收入增速均维持在15%以上。

“北上广试点医保部门主管招标,地方政府降药价的意愿并没有减弱,这很大程度上是由医保资金压力上行决定的。”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有关专家分析,今后会否砍价主要仍看相关负责人是站在大方向利益还是部门利益角度考虑。

根据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测算,现行制度下,2020年前,中国大部分城市医保基金将陆续出现收不抵支。其中,成都等二线城市的“穿底”时间最晚将出现在2017~2019年。

“但需要指出的是,国民医疗福利是刚性的,能上不能下,我们要考医疗保障的持续性发展,不能透支未来的保障来暂时提高当前的水平。要从能力出发,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有要兼顾老百姓、企业、医院的利益多方利益。”该专家指出。

另外,医保接管招标不少人士认为,今后谈判机制会逐渐被使用,包括未进医保目录的药物在是否进入目录、产品价格和报销额度方面。周名胜表示,希望医保部门研究制定廉价药物目录,根据企业的产品或规模和质量,招资格不招价格,通过与药厂协商谈判,保障供应。

China to Apply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for High-value Consumables

October 8th, 2012 | by

After the implementation of centralized drug procurement, the Ministry of Health wanted to expand the application area to the high-value consumables. All public hospitals may have to join the centralized bidding procurement for high-value consumables too.

 

卫生部要求非营利医疗机构集中采购高值医用耗材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9月29日电 据卫生部网站消息,卫生部日前起就《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规范》(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要求,县级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国有企业(含国有控股企业)等举办的有资质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采购高值医用耗材,必须全部参加集中采购。

此次涉及的高值医用耗材包括血管介入类、非血管介入类、骨科植入、神经外科、电生理类、起搏器类、体外循环及血液净化、眼科材料、口腔科等。各地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工作要求从中选择,也可以自主选择此范围之外的品种。

卫生部指出,实行以政府为主导、以省(区、市)为单位的网上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医疗机构和医用耗材生产经营企业必须通过各省(区、市)建立 的集中采购工作平台开展采购,实行统一组织、统一平台和统一监管。各省(区、市)不再新设集中采购机构,沿用现有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领导机构、管理机构、 工作机构和监督机构。

集中采购工作参与的机构主要包括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生产经营企业,医疗机构必须通过政府建立的非营利性集中采购工作平台采购集中采购目录内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实行医用耗材生产企业直接投标。

各省(区、市)集中采购管理机构负责组织编制本行政区域内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目录。对纳入集中采购目录的高值医用耗材,实行公开招标和邀请招标以及国家法律法规认定的其他方式进行采购。各省(区、市)要积极探索推进带量采购、量价挂钩的购销模式。

集中采购工作平台是政府建立的采购、监管平台。政府拥有平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硬件设置要依托现有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平台,软件平台的开发和管理要安全可靠、功能完善。

集中采购要建立科学的评价办法,要坚持“质量优先、价格合理、性价比适宜”的原则,并考虑临床疗效、质量标准、科技水平、应用范围等因素,对质 量、价格、服务和信誉等进行综合评价。《工作规范》还明确了集中采购工作的主要程序、专家管理、质疑投诉、监督管理及处罚的有关规定。
【编辑:肖媛媛】

Jiangsu Province Changes Bidding Criteria for Low-Price Drugs

September 10th, 2012 | by

Low-Price drugs keep disappearing from the market, especially when cost becomes the major criteria of drug centrialized procurement. To solve this problem, Jiangsu government is planning to establish a drug shortage list, and for drugs in this category, price won’t be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during the bidding procedure.

江苏将制定廉价短缺药目录

来源:中国医药报 作者:张瑜

核心提示:日前,从江苏省物价局新闻通气会上传来信息,江苏省物价局近期出台了运用价格杠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十条实施意见。这十条意见涉及社会经济的各行业和各方面,包括加强平价直销店建设、推进明码实价工作、出台廉价短缺药品遴选办法和目录等。

日前,从江苏省物价局新闻通气会上传来信息,江苏省物价局近期出台了运用价格杠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十条实施意见。这十条意见涉及社会经济的各行业和各方面,包括加强平价直销店建设、推进明码实价工作、出台廉价短缺药品遴选办法和目录等。

江苏省物价局综合处处长许伟表示,今年以来,江苏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受外贸增幅偏低、内需增长乏力、企业效益下降等因素影响,实现持续稳定增长的压力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江苏省物价局近期出台了运用价格杠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十条实施意见。

在百姓关心的医药问题上,江苏省物价局明确指出,要主动引导医药产业发展,这就提到了制定实施促进廉价、短缺药品生产、供应的意见。此前,江苏 省物价局出台新规,将根据廉价药、短缺药品的生产、供应、临床使用等情况,制定《廉价短缺药品目录》,目录药品将实行政府定价,同时对目录实行动态管理。 根据这个廉价短缺药品遴选办法和目录,对于入选品种,江苏省所有零售药店、医疗机构均执行统一销售价格,不再以价格的高低作为中标依据。许伟在介绍情况时透露,廉价、短缺药目录已经制定好初稿了,至于具体目录包含多少种药品,物价局将会择期对外公开。(张瑜)

Shanghai Health Insurance Center Takes Over Drug Centralized Bidding

February 9th, 2012 | by

Shanghai Medical Insurance Bureau has officially taken over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from the local Health Department, those who pay should take the control, and aim is again to reduce the drug price. Whether the Insurance Bureau is capable for handling the bidding process remains however an open question.

医保接手基本药物招标或是烫手山芋

作者:廖海金 转自: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媒体报道,从今年起,上海市医保局正式接手基本药物的集中招标,今后还可能进一步扩大至医保目录药品。消息传出,引来了世界人士的热切关注。尽管这个被视 为“谁出钱谁招标”的药品招标改革方向早已初露端倪,但“东家”易主的方式是否能从根本上理顺药品招标制度,根除以药养医积弊?对此,业界既有肯定,也有 担忧,但更多的还是观望。

 

毋庸置疑,药品招标从卫生行政部门剥离,是医改方案早已明确的既定步骤。但从现实而言,由医保局负责药品招标这一改革在实施过程中将会存在各种困难。客观 地讲,药品招标工作非常繁杂,医保是不可能全部拿下的,况且有些专业性强、使用量小的特殊药物,也是不可能交由医保招标的,医院作为办医主体来集中招标也 是需要的。因此,笔者以为,在没有强大的技术支撑下,医保接手药品招标很有可能是“烫手山芋”。

 

药价虚高一直是社会反应最为强烈的问题,也是导致“看病贵”的重要原因。前不久,药品出厂价与医院零售价之间差价畸高的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央视曝光最高利 润是6500%,而广东媒体曝光的最高利润更是高达9137.5%,药品利润没有最高,只有更高。药价虚高问题一次次地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药品利 润如此之高,药厂却并非最大受益者,医药公司、医药代表、医院、医生分别攫取了更大的利润。因此,专家指出,只要医药公司、医院、医生包括药品招投标管理 部门等各个环节利益均沾的“潜规则”不改变,药品中标价就很难回归合理范围。

 

更有媒体评论直言“治药价虚高,要拿中间环节开刀”。此话不无道理。按照我国现行的药品集中招标办法,所有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必须竞价采购,价格由当地的 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管理办公室审定公布。这个审定公布的价格也叫中标价,中标价是医院采购药品的最高限价,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竞标价的制定成为影响药价 的决定性因素。

 

可以肯定,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腐败乱象,才是药价虚高的关键环节所在。近年来,一些地方围绕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进行了改革创新,但这些改革都没有脱离卫生部门统一代表医疗机构进行招标的老套路,依然没有摆脱药价越招越高的困局。

 

药品招标制度实行10年来,药品暴利现象仍然难以根除,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将定价权下放给具体的市场交易主体,由患者、医保机构和医院、药企、经销商来 决定。新医改方案中明确提出“积极探索建立医保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药品供应商的谈判机制”。显然,上海此举是一种进步。由作为支付方的医保来负责药品招 标,一个显见的好处就是更有利于费用控制。因为作为支付方,医保部门具有强烈的动机,医保目录中廉价和有效的药品就有希望进入医疗机构使用,并且还有实力 与医药企业议价,从而进一步压低药品价格。

 

不过,在药品使用环节中,药品招标仅仅是解决了省级行政区内的准入问题,真正的采购仍必须由医疗机构来完成。也就是说,即便医保部门有了药品招标的权限, 但实质上仍算不上是作为支付方来买药,医保部门仅是起到“付款”的功能,是否使用以及用多少中标药品,依旧由医疗机构决定。为此,医疗机构将可能会与药品 供应商进行“二次议价”。这就更加令人担忧。

 

一方面,医保局作为“付款方”,可能会为了省钱,而尽让那些低价且效果并非最佳的药品进入招标“盘子”中,另一方面,从目前招标的实际情况来看,“二次议 价”极有可能会变成“暗箱操作”,进而产生腐败现象,最终是药价确实降下来了,但会出现虚低现象,对药企而言有“压价”之忧,这就有可能导致相关药企弃 标,直接影响到当地药品的使用。业内人士直言,如果上海医保局负责药品招标后采取“二次议价”的方式,则有可能因各医院采购的量不同,最终达成的采购价也 不尽相同,最后造成同一种药“同城不同价”,从而引起负面效应。

从根本上说,让医保部门成为药品招标的主体是否真能达到最终降低药价的目的呢?不可否认的是,仅靠招标采购环节的改革,仍难以彻底切断“医”和“药”之间 的利益链条。事实上,要真正做到医药分开,转变补偿机制、调动医务人员(包括药师)积极性等综合改革配套措施必须跟上,如果仅从一方面着手恐怕仍是停留在 治标不治本的层面上。上海医保接手药品招标这一改革效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Ministry of Health to Expand Essential Drug List

November 15th, 2011 | by

The Ministry of Health has announced that they will expand the essential drug list to meet the usage demands. Actually, many local healthcare departments have already added some medicines to the local bidding catalogues based on their demands. With the updated basic drug catalogue, there should be no need for such individual addition.

扩充版基药目录已箭在弦上 地方增补或全面取消

来源:搜狐网 作者:贾岩
随着此前规定的调整时间来临,基药目录的调整已经箭在弦上。

近日,国家卫生部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司长郑宏在卫生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目前,卫生部将依据《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暂行)》规 定,三年调整一次基本药物目录,按照2011年度医改工作提出的研究完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工作要求,在规定的时限内完成《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调整工 作。”

随着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自2009年8月正式启动以来,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实现了在所有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并实行零差率销售,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初步建立。

虽然基本药物遴选、增补、使用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但在基本药物制度全覆盖、医疗机构合理用药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根据医改规划,卫生部正在全面展开基本药物制度监测评价工作,新版目录的出台将解决307种基本药物所存在的种种问题。

据郑宏介绍:“许多地方反映基本药物目录里的品种比较少,剂型较单一,不能满足各地基本用药的需求。在近2年多实施基本药物制度过程中,卫生部 也允许地方根据本地防治情况和基层用药需求进行增补。新目录将解决这一问题,这个目录应是一个整体版,在品种的数量、剂型上会有所增加。”

按病种遴选品种

作为基本药物制度的一大重要目标,合理用药的推进并不理想。目前,我国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使用仍不规范,滥用现象严重,基本药物规范使用的问题依然十分关键。

根据卫生部信息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我国乡镇卫生院2009年门诊次均费用是28.8元,之前是28.7元,仅仅下降了一毛钱,因此,合理用药依然是新版目录的重头戏。

据相关专家指出:“药品的使用是一个和经济发展、文化背景、药品本身有密切关联的问题,规范使用也是一个全球性难题。”

为了进一步推动合理用药。卫生部将通过规范基本药物目录来实现,尽可能让药品目录中所有品种都有代表品和主流品。

如何开展基本药物目录的遴选也是很有争议的问题之一,而基本药物目录遴选的品种大部分是医保甲类目录药品,因此,新版基药目录的大部分品种还是无可争议地来自医保目录,因此和医保目录衔接已经成为基本药物使用的有力保障。

郑宏强调:“医改相关部门将充分调研各地用药情况,充分吸取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相关经验,特别是要与各地开展的按病种付费、总额预付、临床路径做好衔接,同时跟重大公共卫生项目里的用药相衔接。”

目前,各地医保部门都已经开展了按病种付费、总额预付的改革,为了推进基本药物的广泛使用,基本药物的遴选也将按照病种遴选,以便患者可以在治疗中用得上基本药物,通过让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转变用药习惯,从而促进合理用药。

地方增补或全面取消

在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初期,很多对制度的解读都是认为基层医疗机构只能使用国家基本药物,一些地方的这种做法也引起了不少争议。基本药物目录不够 用的情况没有被重视,尽管增补品种解决了地方用药需求的问题,但增补不规范也造成一些基层医疗机构以用增补目录为主,国家目录形同虚设的情况发生,因此, 新版目录将致力于解决此问题。

国家卫生部药政司基本药物制度研究处处长韩会学指出:“对卫生部来讲,并不是苛求只使用307种基本药物,也允许地方使用一定数量的增补品种, 甚至以前有的省允许区、县自己增补一些,我们也没有干涉,因为基本药物制度也需要探索。”因此,在基本药物制度建设之初,在政策层面上,主要是敦促地方全 部使用目录品种、基层采购统一配送以及实现零差率销售,而增补目录规范并未被提上日程。

来自地方卫生局的人士指出:“刚开始实行基本药物制度时,有很多地方政府认为如果基本药物目录太大的话,财政可能负担不起,因此就有一种愿望, 认为基本药物目录不能太大。其实现在看来,真正的财政负担不是来自基本药物,而是基层的机制,目录大小不是主要问题,因为财政补偿不是补在目录上,是补在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运营上。”

据记者了解,新版目录将不再分为基层版和大医院版,两者将合二为一,因此,其范围会更大,因此,增补是否继续存在也不确定。

有地方卫生局人士指出:“把目录规范好,最重要的是要按照既定的程序来办,不能掺杂种种影响因素,否则很可能带来其他一系列问题。”

据韩会学介绍:“从制度设计来说,将来基层卫生机构要全部使用基药,理想的话,增补是不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