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Coopetition’

12 campus hospitals from 12 universities in Beijing joined the health alliance

October 2nd, 2014 | by

The health alliance of middle-east Haidian district, which is led by the Beijing University Third Hospital and has 24 hospitals as members currently, started functioning on 29th September.  It has been the largest health alliance in Beijing so far. Both campus hospitals, such as the hospitals of Beijing University and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community welfare hospitals, as well as private hospitals and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s of sub-district, are the members of this health alliance. (Source: DragonSoft)

北京12家高校校医院加入医联体

来源:华龙网

核心提示:昨天,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医三院)牵头,共有24家成员单位的海淀区中东部医联体正式启动运行,这是目前本市规模最大的医联体。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联体即海淀区中东部医联体,成员既有北京大学医院和清华大学医院这样的高校校医院,又有社会福利医院、民营医院、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hide for= “!logged”]昨天,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医三院)牵头,共有24家成员单位的海淀区中东部医联体正式启动运行,这是目前本市规模最大的医联体。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12所高校的校医院也加入该医联体。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联体即海淀区中东部医联体,成员既有北京大学医院和清华大学医院这样的高校校医院,又有社会福利医院、民营医院、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于医联体成员单位过半是大学医院或大学社区服务中心,因而医联体的成立不仅惠及辖区居民,还将极大地方便大学师生就医。该医联体成立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将通过专科对口帮扶、双向转诊、远程会诊、医学检验中心、人才培养、信息支持、预约挂号等方式为成员医院提供帮助。医联体内将建立影像诊断中心,通过远程医学教育培训平台,开展放射检查远程会诊工作;建立医联体医学检验中心,共享检验中心的仪器设备;逐步实现预约挂号、转诊、检验检查结果互查互认、远程会诊、患者医疗健康信息共享等。[/hide]

Shanghai RAAS blood products company plans to merge Tonrol with 4.75 Billion

September 25th, 2014 | by

Shanghai RAAS Blood Products Company released the reorganization plan in the evening on 24th September. It plans to purchase 89.77% of stock shares of Tonrol in the way of private placement and raise counterpart funds. Tonrol will be a subsidiary of RAAS after the business. Meanwhile, the stock of RAAS will resume trading on 25th September. (Source: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上海莱士拟47.5亿并购“同行”同路生物

来源:中国证券网

核心提示:上海莱士9月24日晚间发布重组预案,公司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同路生物89.77%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交易完成后,同路生物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同时公司股票将于9月25日复牌。

[hide for= “!logged”]

上海莱士9月24日晚间发布重组预案,公司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同路生物89.77%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交易完成后,同路生物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同时公司股票将于9月25日复牌。

根据方案,同路生物100%股权评估值为53.01亿元,较账面净资产6.86亿元增值率为672.35%,交易价格为53亿元。其中,同路生物89.77%股权的交易价格为47.58亿元,公司拟全部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拟发行数量为14.36亿股,发行价格为33.13元/股(均为除权后数据)。同时,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6.6亿元,发行价格不低于29.81元/股(除权后).

值得一提的是,同路生物目前股权结构为:科瑞金鼎、深圳莱士(莱士中国全资子公司)各持股39.61%;自然人谢燕玲持股10.55%;自然人黄瑞杰持股10.23%。由于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构成关联交易。

同路生物是一家浆站数量排名全国前五的非上市公司,其目前可生产的产品包括人血白蛋白、冻干静注人免疫球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乙型肝炎人免疫球蛋白、人免疫球蛋白、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人凝血因子Ⅷ等。目前同路生物拥有7个品种、共32个规格的产品的药品生产批准文号,下属14家浆站(含3家筹建)。截至2014年6月30日,同路生物总资产为8.39亿元,净资产为6.56亿元,其2013年度营业收入为4.09亿元,净利润为1.79亿元。

根据评估报告,同路生物2014年度至2017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预测净利润(合并)分别为2.82亿元、3.68亿元、4.80亿元和5.93亿元。

上海莱士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同路生物将成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公司的产品品种将增加至11种,浆站数量增加至28家(含4家筹建),公司采浆规模和产品种类均将跃居国内血液制品企业首位,公司规模优势进一步凸显,将提升公司作为国内血液制品龙头企业的行业地位。

[/hide]

Sinopharm and Shanghai Fosun Build Drug Logistics Network

June 7th, 2014 | by

Sinopharm Group and Shanghai Fosun High Technology declared cooperation to form a JV, which will build nationwide drug logistics network. The first drug logistics project will be built in Hangzhou City, Zhejiang Province, developing into a provincial drug logistics center. Early stage investment will reach USD 500 million to USD 1 billion.

The JV will be 60% to 40% held by Shanghai Fosun and Sinopharm Group. Both sides planned to build up ten regional logistics centers, 20 provincial logistics centers and 30 provincial delivery centers within three to five years, with storage area reaching 300 hectares. (Source: SinoCast)

 

复星携手国药打造全国医药物流网

2014-06-06 来源:上海证券报
核心提示:国药控股与复星集团在上海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计划在3-5年内斥资5-10亿美元,建设全国范围的医药物流网络, 仓储面积将达300万平方米。同时,双方还宣布首个医药物流项目将在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落地,计划建成为省级分销物流仓储中心。

昨日,国药控股与复星集团在上海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计划在3-5年内斥资5-10亿美元,建设全国范围的医药物流网络,仓储 面积将达300万平方米。同时,双方还宣布首个医药物流项目将在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落地,计划建成为省级分销物流仓储中心。

记者昨日在签约现场了解到,国药控股与复星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持股比例为前者占股40%、后者占60%。复星地产旗下专业从事物流商贸地产业务的星泓资 本,将与国药控股的物流团队一起,建设全国范围的垂直化和专业化的医药物流体系。据悉,首个项目在杭州萧山落地后,国药控股与复星计划通过3-5年时间, 打造覆盖国内的10个区域物流中心,20个省级物流中心和30个省内配送中心,仓储面积达到300万平方米。

国药控股董事长魏玉林表示,该计划不但要完善国药物流的全国药网建设和最后一公里配送体系,还要使之成为开放、共享、社会化的医药物流基础设施平台。同 时,利用互联网技术,为医药电子商务企业、物流公司、仓储企业、第三方医药物流服务商、供应链服务商等各类医药健康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服务,最终实现资源共 享,降低行业运营成本,提高物流效率和水平。

United Family Hospital Signed Joint-Venture with Guangdong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May 13th, 2014 | by

United Family Hospital signed an agreement today with the Guangdong Provincial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Guangdong Provincial TCM Hospital”) to establish a joint venture company that will operate the international-standard full services.  The Hospital is scheduled to complete construction and open in early 2016. (Source: PRNewswire)

华南首家美国医院管理模式综合性医院进广州

来源:广州日报

核心提示:在新医改加紧推进等政策利好下,越来越多民营资本争抢高端医疗这块大蛋糕。广东省中医院与和睦家医疗集团将于2015年在广州琶洲建成一家中西 医结合国际化医院,成为华南地区首家执行美国医院管理模式的综合性医院,但平均每次1200元的就诊费,也把大部分患者挡在门外。

看病不用排队,问诊超过半小时,保证不过度用药,医生温厚亲和,这大概是每个中国病人希望得到的就医体验。然而,这也是部分中国人才能支付得起的高端医疗。究竟要多有钱才能享受高端医疗服务呢?

在新医改加紧推进等政策利好下,越来越多民营资本争抢高端医疗这块大蛋糕。广东省中医院与和睦家医疗集团将于2015年在广州琶洲建成一家中西医结合国际 化医院,成为华南地区首家执行美国医院管理模式的综合性医院,但平均每次1200元的就诊费,也把大部分患者挡在门外。

记者在广州一家国际性医院的价目表上看到,首次门诊的费用是1150元,如果是门诊专家会诊,价格更高,要1765~2400元。打点滴,31分钟至1小时内,护士收费550元,每增加1小时收费220元。

如此高昂的收费,究竟有多少市民能够承受呢?

看病平均花费1200元

李女士是广东某电视栏目的主编,一般在普普通通的社区医院就能完成的儿童保健,她觉得不放心,于是选择了广州的某个国际诊所,看中的是他们会定期举办讲座 和培训,普及医学知识和处理方法。李女士最满意的是,虽然收费不菲,确实买到高端服务,每次看诊起码有半个小时,第一次更是长达45分钟,医生会给孩子建 立医疗档案。另外,还能随时给医生发邮件咨询,如果没有必要,医生会劝你不用跑到医院来。

一家国际医院的负责人李碧菁向记者透露,他们诊所每个患者每次就医花费1200元左右,这里面包括诊金、检查和药品等所有费用。“我们保证不会过度用药,病人不用担心医生为了回扣给病人开不必要的药。平均下来,药品费用约占所有费用50%。”

公立医院由于患者非常多,可能医生只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来问诊,而患者往往经过了长时间的排队等待,容易产生不理解。而在高端医疗机构,医生给每个患者的时间能平均达到半个小时左右。

锁定高收入人群

这家医院的负责人李碧菁透露,他们医院大部分患者是中上收入的管理层,还有一些中等收入的人群。

在广州的高端医疗消费者中,有3~4成拥有高端医疗保险,其中又以外籍人士居多。这些国际诊所跟多个国际保险机构签订了直接支付的协议,病人看病可以不用掏钱或只付小部分的费用。

广州外籍人士不如北京、上海多,但很多广州中高收入人士都愿意在医疗上花费更多的钱。调查显示,这些高端医疗的消费者中,在北京、上海,外籍患者大约占50%,而在广州,约70%的患者都是中国公民。

问题:高端医疗消费难获医保

“我们不用考职称,每天看12个病人左右,工作强度不算大。”一名在国际诊所工作的全科医生告诉记者。全科医生是很多国际诊所的特色,由“洋医生”提供家 庭医生服务。但随着中国患者增多,国际诊所越来越多中国籍医生。有些知名教授籍医生能达到年薪百万元。李碧菁表示,美国的全科医生要读4年大学本科,4年 医学专科,再经历1年实习,3年全科医生培训,才能成为全科医生。所以,成为全科医生是非常困难的,要懂非常全面的知识,往往也是医学院里最好的学生。

目前,困扰这些高端医疗机构的最大问题是,高端消费难以纳入医保。李碧菁说:“政府要求医保只适用于按照公立医院的标准收费的那些医院。但我们提供的是高 端服务,而且是民营医院,没有政府补贴,不可能参照公立医院收费。希望将来能够按照公立医院的收费标准报销患者的部分费用,超标部分再由患者自费。”

United Family Hospital Joined Hospital Alliance of North Chaoyang District

March 2nd, 2014 | by

United Family Hospital became the first private hospital member of the hospital alliance in North Chaoyang district, which consists of 18 medical institutions including Beijing Anzhen Hospital and Ditan Hospital. “United Family Hospital has started partnership with Beijing Anzhen Hospital in the area of cardiovascular and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before, and now we are just extending the cooperation to the entire north part of Chaoyang district,” said president Pan of United Family Hospital.

北京公立医联体首引民资

来源:医药经济报

近日,记者从北京安贞医院了解到,朝阳区北部医疗联合体——北京安贞医院医疗联合体正式启动。

朝阳区北部医联体由18家医疗机构自愿联合,包括北京地坛医院、北京华信医院、煤炭总医院、北京朝阳急诊抢救中心、北京藏医院、北京北亚医院、和睦家医院以及10家基层卫生服务中心,服务范围覆盖朝阳区北部,医联体内各成员单位的床位数累计达到近4000张。

记者发现,作为民营资本的和睦家医院首次出现在国内公立医院医联体体系中,引发业界关注。据和睦家方面介绍,和睦家在加入医联体之前就和安贞医院有过院际间的合作协议,协议内容主要是安贞医院对和睦家在心脑血管瘤等疾病的诊疗方面提供技术支持。

目前,北京和睦家已经基本完成了自己的心血管疾病梯队的建设,特别是在心脏康复领域,甚至可以为其他医院提供术后支持。这次能够加入朝阳北部医联体是水到渠成。

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表示:“和睦家和安贞之前的协议只是点对点的合作,现在由点放射到片,覆盖整个朝阳区北部。”

据悉,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近期也拟建“医联体”,并将引入社会资金办康复医院。

医联体不止“姓公”

记者了解到,目前,医联体的参与者几乎清一色“姓公”,甚至有学者明确将医联体定义为“一定地域内不同层级、不同类型的公立医院的组合”。

但解读医改配套政策《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所提倡和鼓励的社会资本办医,其实不难理解,政策是鼓励民营医院参与其中的。

按照医改对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精神,理想的医联体不应局限于“公对公”一种模式,而是“公立医院之间的联合、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之间的联合、民营医院间的联合”3种模式。

中 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熊茂友认为,如果政府只是用自己的行政手段,在当地建立一家独大的公立医联体,其后果必然是一家独大,缺乏 竞争,最终导致服务质量下降。所以必须在一个城市和地区建立两家或两家以上的医联体,尤其是要建立和发展非公立医联体。

但是,业内人士也指出,由于体制的原因,徘徊于体制之外的民营医院,一直面临市场开拓、管理能力和技术水平3大“发展瓶颈”。如果以上3种医联体的创新模式特别是第二种模式得以成立,民营医院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

对此中美合作杭州爱德医院相关人士表示:“民营医院的管理、经营与运行多以现代企业制度为基础,尽管其中某些机制往往因某些‘弊端’屡遭诟病,但是这一制度及管理方式的先进科学、机制灵活,兼顾效率、效益与公平,并受市场竞争的激励与推动。如果引导与运用得好,就能既坚持医院的公益性方向,又能积极面向市场,贴近社会需求,带动医疗服务质量、服务方式及服务价格的全面改进,从而使医联体呈现出更多的‘正能量’。”

民间医联体存资本纽带

记者了解到,目前,公立医联体内部联系的松紧程度差异很大,有进行产权合并的,亦有托管式的医疗联盟,不一而足。由于产权合并难度大,过程复杂,托管是目前医联体中一种常见的形式。在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看来,托管的结果经常是,托管得好和托管得很差都是“劳燕分飞”,往往只有托管得半死不活才联系紧密,需要天天开会研究怎么提高。而社会资本形成的医联体,其之间有着天然的资本纽带作用,更不易分崩离析。

庄一强强调,由两家以上医院组成的医联体,要想长久下去,必须要有四个纽带,即利益纽带、人才纽带、信息纽带和资本纽带。他认为,“囿于公立医院受到各地卫生局的管制,民营医院之间更容易通过资本纽带形成医疗集团。”

不过,庄一强也坦言,根据中国医院协会对国内公立医院的统计,目前三甲医院在1000家以内,县级医院有(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两万多家。虽然公立和民营医院的比例,从机构数上看,公立医院占60%,民营医院占40%,两者相差不大,但是从床位数或者服务量(指门诊病人和出院病人的人数)上看,公立医院则占90%,而民营医院仅占10%。

因此,想通过民营医院在国内形成强大的医联体,目前还不现实。社会资本的壮大之路还任重道远。(裘炯华)

China Starts a New Round of Hospital Reform—Hospital Alliance

December 30th, 2013 | by

Beijing is planning to build 50 hospital alliances till the end of 2016, an official of Beijing Health Bureau announced in a public press. Supposedly, a hospital alliance will help to integrate medical resources and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medical treatments, especially in those small-scaled clinics. Actually not only in Beijing, many other cities have also started the trial of hospital alliance.

北京计划3年内建约50个医联体

来源:健康报
核心提示:12月5日,北京市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了该市医联体建设规划。明确到2016年12月之前,北京市医联体的数量将达到50个左右,以期实现辖区居民全覆盖。

12月5日,北京市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了该市医联体建设规划。明确到2016年12月之前,北京市医联体的数量将达到50个左右,以期实现辖区居民全覆盖。

■医联体结构可采取多种模式

此前,北京市先后在朝阳区和平谷区启动医联体试点工作。试点地区目前多以较松散、非独立法人的联合体为主。但也有一些医联体在尝试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交由大医院托管。

北京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介绍,根据《北京市区域医疗联合体系建设指导意见》,北京市医联体的特点是以区域为界限,跨行政隶属关系、跨资产所属关 系,以分工协作为核心,强调明确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医疗机构分工。医联体内各成员单位可保持独立的医疗业务管理,也可以采取统一的医疗质量控制和患者安 全管理控制标准等。

他解释说,之所以没有统一推行某一种模式的医联体方式,是因为北京医疗机构行政隶属关系复杂,医联体内部各机构之间的紧密关系也各不相同,只采取一种模式是难以推广的。“先给区县更多的空间自由探索,在过程中逐步推动相关问题的解决。”

■医联体内将实现六统一

该市一个医联体由一个三级医院或区域医疗中心作为核心医院“牵头”,联合相关三级、二级及一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合作医院,经各方协商后正式签约运行。

为鼓励大医院参与医联体的积极性,北京市卫生局表示将对公立医院绩效考核进行相应的调整,并对公立医院在医联体提供服务所承担的服务成本适当给予补贴。

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负责人表示,今后区域合作医疗联盟将达到六统一,也就是统一学科规划,统一资源调配,统一信息平台,统一调配床位,统一技术支持,统一 建立和完善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制度。特别是在医联体内,将通过对医疗资源的调配,将部分成员单位的床位作为康复床位或老年护理床位,应对急性期 诊疗后续治疗的需求及老龄化社会的护理需求。

■配套改革有待跟进

据北京市卫生局评估分析,在推进医联体建设方面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比如用药方面,体现在社区缺少慢性病用药,难以分流大医院的开药患者;部分药品 只限三级医院使用才能报销,导致病人不同意转往二级及以下医院。另外,价格方面,主要表现在医疗服务价格偏低,康复院、护理院发展受限。北京市卫生局表 示,各有关部门正在根据本部门实际着手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

北京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未来医保按医联体付费是比较理想的模式,但当前患者就诊的自由度非常大,固定的首诊负责制还没有形成。而实现医保对医联体付费的前提条件是,患者首诊必须在社区,并且是固定在某一家社区,转诊更是要限制在医疗集团内部。

不过,北京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不会出台强制患者在社区首诊的政策,主要还是通过提高基层服务能力、提升服务水平、完善医保政策等措施,吸引患者到基层就医。
(责任编辑:fancia)

EFPIA, PhRMA in Clinical Trial Data Sharing Agreement

August 15th, 2013 | by

The European Federation of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and Associations (EFPIA) and the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and Manufacturers of America (PhRMA) strengthened their long-standing commitment to enhancing public health by endorsing joint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Clinical Trial Data Sharing: Our Commitment to Patients and Researchers.” Implementation of the commitments begins on January 1, 2014. (Source: DRUGS.COM)

欧美制药行业宣称将公开更多数据

图片来源:ddw.net-genie.co.uk

近日,欧美制药行业表示愿意放开由公司掌握的大量研究数据。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两个世界领先的贸易机构表示将“大幅增加研究人员、患者和公众可获得的信息量”。但是获取更多临床试验数据运动的倡导者和研究人员纷纷表示该举措只是小规模的,并且为时已晚。

欧洲医药产业联盟(EFPIA)和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PhRMA)共同表示:他们将对研究人员开放病人级别的临床试验信息。他们还承诺提供详细的“临床研究报告”,而这正是一些科学家一再要求的。

目前,面对越来越多的医生和科学家直言不讳的要求,以更多途径获取药品公司试验数据,医学研究正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倡议者称,读取这些数据是至关重要的,这样可以防止制药业掩藏不利于自己产品的结果。

一些研究人员希望制药公司把所有的临床试验数据都进行公开,还有一些人认为,在经过独立委员会核查后,研究人员应该有权获得相关试验中的信息。

对于PhRMA和EFPIA的这一举动,相关人士指责该行业做得还不够。英国牛津大学循证 医学中心主任、推动临床试验更开放的AllTrials运动组织创始人Carl Heneghan说,这个行业公告被“警告所笼罩”,即如果公司认为公开信息不符合其利益,这可能允许公司拒绝信息请求而不去公开该信息。

无论如何,EFPIA主席和赛诺菲公司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Viehbacher表示:“将定期发布他们的临床研究、与学术研究者的合作等信息,并会在公共网站上分享他们的试验数据。”(杨济华)

《中国科学报》 (2013-07-29 第3版 国际)

Roche and AstraZeneca Team Up in Early-stage R&D

July 4th, 2013 | by

Early-stage drug development involves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tinkering with compounds; identifying chemical changes that could add significantly to the value of a drug–or destroy it. Now Roche and AstraZeneca have formed an unusual, precompetitive alliance designed to share vast stockpiles of compound data in order to improve their chances of success in early-stage R&D. And in a field noted for daunting levels of failure, some of their Big Pharma rivals are likely to accept an invitation to join the exclusive group. (Source Fierce Biotech)

By John Carroll

Early-stage drug development involves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tinkering with compounds; identifying chemical changes that could add significantly to the value of a drug–or destroy it. Now Roche and AstraZeneca have formed an unusual, precompetitive alliance designed to share vast stockpiles of compound data in order to improve their chances of success in early-stage R&D. And in a field noted for daunting levels of failure, some of their Big Pharma rivals are likely to accept an invitation to join the exclusive group.

Neither company is actually turning over all of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on new drugs. Instead, they’ll be contributing data on fragments of compounds and how their structure influence’s a drug’s efficacy and safety. A company called MedChemica, which specializes in the field, will act as a third-party curator of the data.

“It’s a tool for the optimization of compounds in early discovery,” Mike Snowden, head of discovery science at AstraZeneca, tells FierceBiotech.

Scientists at AstraZeneca have developed software that would allow them to find matched molecular pairs so they could compare them and see how small differences could have an effect on a number of biological readouts. A pair of AstraZeneca scientists left the company with the pharma giant’s blessing to set up MedChemica, says Snowden. And they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Roche’s R&D group, which quickly saw the venture’s potential.

Initially AstraZeneca plans to use the program to help focus on drug safety, says Snowden, who suspects other Big Pharma companies will see the possibilities here and jump in with their own datasets, creating an enormous cache of data to explore. But there are plenty of ways to use the information.

Just as an example, says Luca Santarelli, head of neuroscience and small-molecule research, particular elements in a compound will confer stability on a drug so that it’s metabolized more slowly. “That’s a good thing,” he tells FierceBiotech. “Once we learn the particular constituent that confers that property, we can apply it to other compounds. We don’t need to know the rest of the molecule.”
Luca Santarelli

There’s real value in sharing this kind of information precompetitively, says Santarelli. “It makes the drug discovery process more efficient. The benefit of doing that is well known.”

The collaboration is the latest of several industry partnerships aimed at trying to make the R&D business more efficient. The big 10 pharma companies collectively spend around $70 billion a year on research. But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there’s been a general recognition that most haven’t had a very good return on their investment. As a result, the old standalone approach to R&D has been replaced by a more open environment, with more interaction between industry players–large and small–as well as academia. Efforts like TransCelerate have come along to try and make the clinical trial process more efficient, for example, standardizing various aspects of the process.

Collaborating on research is one way to benefit from all the money spent by everyone in the industry. And in this case AstraZeneca and Roche were also able to keep their most important IP secrets under lock and key, while helping each other out on their discovery work.

The prospect of an early-stage, precompetitive alliance like this was enough to bolster AstraZeneca’s shares by two percent, even though it’s the kind of pact that’s unlikely to bear new chemical entity fruit quickly for either company.

 

Public Hospitals Share Resources with Private Hospitals

April 13th, 2013 | by

Five public hospitals in Wenzhou (Zhejiang Province) have jointly signed a collaboration contract with ten local private hospitals; patients registering in one of those ten private hospitals will also have a chance to see experts from the public hospitals. Besides registering, more medical services and facilities are expected to be shared among those hospitals.

 温州公立医院首批实践帮扶民营医院

来源:温州日报 作者:医药卫生网

导语:今后,到民营医院也能挂号看公立医院的专家门诊了。近期,温州市中心医院、温州市人民医院等5家公立医院,正着手与温州康宁医院、温州手足外科医院、温州建国医院等10余家民营医院,签订帮扶协作协议。

今后,到民营医院也能挂号看公立医院的专家门诊了。近期,温州市中心医院、温州市人民医院等5家公立医院,正着手与温州康宁医院、温州手足外科医院、温 州建国医院等10余家民营医院,签订帮扶协作协议。这是温州市公立医院“牵手”民营医院的首批“实践者”,旨在通过合作双方资源共享,缓解群众“看病 难”。
近年来,温州市社会资本办医虽然得到有序发展,但仍存在如规模普遍偏小、专科特色不明显、管理水平不高等问题。据统 计,2011年,温州市57家民营医院完成门(急)诊1459637人次,相当于同年市区8家省、市级医院门(急)诊8290631人次的17.6%,业 务收入为7.28亿元,占全市医院业务总收入的6.68%。
通过“牵手”机制,将有效发挥公立医院人才、学科、设备等优势,同 时利用民营医院闲置资源,实现资源共享。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郑云蒸说,鼓励公立医院优秀医护人员在休息日、业余时间,到民营医院坐诊、查房、指导。力争三 年内使民营医院在医院管理、诊疗规范、服务能力等方面有较明显提升,创建成一批窗口示范民营医院和等级医院,缓解“看病难”问题。
在合作方式上,每家市级公立医院至少与两家民营医院开展多层次多形式的帮扶协作,以连续性在岗或每周固定时间在岗的帮扶人员要确保3名以上。同时,鼓励帮扶协作医院建立双向转诊通道。
根据方案,帮扶协作医院间应实现大型设备等医疗资源共享,影像诊断中心、临检中心等资源向民营医院开放共享,推行检查检验结果互认;民营医院可发挥其病房等基础设施富余的优势,与公立医院合作开展康复护理等紧缺专科业务,以满足社会需求。
此次帮扶协作行动,鼓励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之间卫技人员合理流动。市直各公立医院还要制定针对性的人才培养方案,通过临床带教、免费接收人员进修、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等方式,帮助帮扶协作医院建立人才梯队。
卫生部门也提倡其余更多医院加入帮扶协作行动。合作周期原则上为三年。合作过程中,市卫生部门负责对帮扶协作医院的日常监管,定期对市级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开展帮扶工作的督查和考评。

Pharmacy Alliance in Beijing

October 10th, 2011 | by

The Beijing Pharmacies Alliance was established on Oct. 21.2010, all four biggest chain pharmacies in Beijing Area have joined the alliance. During an interview, the general director of Beijing pharmacies alliance, Mr. Zhou Li, is talking about its establishment and development of the alliance in the past one year.

All the members are competitors somehow, besides, some of them have state-owned background while others are private pharmacies, and all these have made the cooperation among them more difficult, especially in terms of resource sharing. Still, they believe that competitors can find a reason to cooperate and jointly face the challenges in the industry.

区域联盟应“合”而不同

——对话北京药店联盟理事长周立
【来源:药店经营周报】

本文共3页 当前为第1页
在合作中,只要不断地淡化企业的性质,公平对待每一家企业,找到共同的利益需求点并迅速市场化,最终总会找到合作、参与联盟的理由。

2010年10月21日,国内第七家省级药店联盟——北京药店联盟成立,周立担任联盟理事长。

对于此联盟,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委员会主任委员徐郁平如此评价,“北京‘四大家族’连锁药店均加入其中,我国省级药店联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然而,时至今日,成立将近一年的北京药店联盟看似寂静无声,外界纷纷揣测其是否“光有其表、空絮其中”、“大型连锁企业没有合作的诚意,不愿与其他企业分 享自身优质资源”……

在这一年中,北京药店联盟究竟是真如外界所揣测,还是蛰伏蓄势待发?目前,我国的区域联盟发展情况究竟怎样?为此,《药店经营周报》记者专访了北京药店联盟理事长周立。

1 磨合中,蓄势待发

记者:北京药店联盟目前的运行情况如何?

周立:北京药店联盟由北京嘉事堂连锁药店、北京金象大药房、北京颐寿百姓大药房、北京好得快医药有限公司等18家连锁药店发起成立,其中既有国有连锁药店,也有民营连锁药店,这与其他省级药店联盟不一样。

由于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在经营上存在较大的差异性,导致北京药店联盟发展较为缓慢,也给外界带来“北京药店联盟一直无所作为,貌似形同虚设”的印象。 但是,在这一年里,北京药店联盟各会员单位之间都在进行积极碰撞,研究、总结现有联盟发展的特点,探讨突破性的合作模式。经过近一年的磨合后,现在正在进 行重新整理,正以私营连锁为龙头的北京药店联盟,正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将会发力,以新的状态出现。

记者:那么,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是如何整合在一起?在整合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又如何解决的?

周立:北京药店联盟的成立,主要是为了形成药学服务的强大网络,为周边常住居民和流动人口提供长期的用药服务。同时,也促进药店之间的交流和共享,减 少药店之间的竞争内耗,使不同资源拥有者在真诚互信的氛围中建立起深层次、全方位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利于形成合力,以联盟的优势共同推动联盟单位和药 品零售市场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

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都是奔着这个初衷来的,同时也都处于相同的市场环境中,面对一样的市场压力。我们只要不断地淡化企业国有和私营的性质,公平对待每一家企业,找到共同的利益需求点,迅速市场化,最终总会找到合作的理由。

2 合作中,保留个性

记者:有人认为,不少加入联盟的大企业,不愿意分享已有的优质资源。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北京“四大家族”在这方面是如何做的?

周立:这个现象在不少联盟中的确存在。

“四大家族”是时代发展、体制变革赋予这四家药店称谓。目前,北京药店联盟中几家大的企业会抽出更多沟通时间,探讨联盟的发展及实质性合作内容。

对于资源共享这个问题,我认为,业界人士首先应该充分信任大企业能够率先垂范与盟友共同分享自己的优质资源,因为既然大家组成了联盟,走到了一起,互 相信任是至关重要的。牵头的大型连锁药店,既然发起这个活动,组建这样一个联盟,就必定怀着把联盟做强做大的志向。当然,也不排除个别的企业有这样的想 法。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虽然企业都愿意拿出资源来共享,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资源共享也需要有合情、合理的模式,特别是外部资源这一块如何做到位,更需要各加盟企业群策群力。

记者:有人认为,“省级药店联盟”由于同在一个区域,药店彼此之间存在竞争,很难走向真正的融合,您是如何看待?

周立:会员单位应当以发展、合作的眼光看问题,这样才会有助于联盟的发展。如果盟友能从“为联盟贡献什么”这个角度来参与,“联盟的力量”及“行业的力量”才会真正实现。

记者:业内还有一种看法:省级药店联盟可能导致同一区域产品同质化,无法形成差异性竞争,违背市场竞争原则,您如何看?

周立:同质化竞争产生的根源不在于联盟。我们说的“联盟”,并不是把所有的门店改造得一模一样。联盟是在大家共同的利益需求点上进行“联”,而不是将 连锁药店的独特特征完全消磨掉,连锁药店的独特个性在联盟后还将继续保留,因此联盟不会改变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另外,市场环境对于任何药店都是公平 的。

3 对接中,探寻模式

记者:北京药店联盟日后如何发展?

周立:目前,我们在寻找合适的人和时机,探寻一种可以实际运作的模式,区别于现在所有联盟的运作模式,发挥省级联盟做不到的效果。另外,北京医药零售市场有一定的地域及政策特点,需要结合起来研究发展之路。

记者:区域联盟究竟应该如何与工业对接?

周立:目前,业界普遍认为,药店以联盟的名义向厂家进行联采,可最大限度剔除中间环节,增强企业进货议价能力,使成员药店在竞争中更具有领先地位。厂 家也能因此绕过代理商获得零售药店渠道,而且在厂家难以触及的偏远市场,厂家可能会更依赖联盟。但实际上,目前诸多制药企业对联盟仍处于观望状态。像北京 药店联盟,嘉事堂作为理事长单位,很愿意把自己的资源奉献出来,但是上游合资、大的企业不是很支持。所以,在药店联盟与工业合作这一块,还需要找到双方的 利益结合点,只有共赢的合作模式才会让工商合作持久。

记者:您认为将来哪种形式的联盟是能适应市场发展的?

周立:尊重市场化、承担行业责任,盟友之间、工商之间建立合理、共赢的利益链,具有一定的战略高度的联盟在今后的市场化道路上能有较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