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Corruption’

CFDA: 7 companies are investigated because of purchase and sale of drugs which are recycled illegally

January 27th, 2016 | by

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FDA) published an announcement on 26th January that there are serious illegal acts in 7 companies. The illegal acts are purchase and sale of drugs which are recycled illegally, offering invoices to companies which buy and sell illegally recycled drugs. The local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has ordered relative enterprises to stop the business and withdrawn the certificates. Relative drugs are arrested and companies are ordered to trace drugs which were sold. CFDA will start a specific project soon and move a step further for the examination. (Source: XinhuaNet)

食药监总局:7家企业购销非法回收药品被查处

来源:新华网 2016-01-27

核心提示: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26日发布通告称,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存在购销非法回收药品或为购销非法回收药品企业违法提供发票等严重违法行为。对此,有关地方食品药品监管局已分别责令相关企业停止经营,并撤销了其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相关涉事药品已被分别扣押或责令企业追回售出的药品。食药监总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加大检查力度。

[hide for= “!logged”]

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26日发布通告称,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存在购销非法回收药品或为购销非法回收药品企业违法提供发票等严重违法行为。对此,食药监总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加大检查力度。

通告指出,这7家企业分别是: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河南省华方通医药有限公司、湖北明达药业有限公司、西安藻露堂药业集团利尔欣医药有限公司、四川宏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药品分公司、四川蓝怡药业有限公司、河北益民医药有限公司。

其中,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直接从非法人员手中大量购进不明来源阿卡波糖片,并销往陕西和甘肃等地药品批发和零售企业。电子监管流向数据显示,以上药品之前曾销往天津地区医疗机构,表明这些药品系由非法渠道购入的回收药品。河南省华方通医药有限公司在未实际销售商品的情况下,为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开具125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总额1348.9505万元,为对方销售非法购进的药品提供掩护,致使不明来源药品进入药品流通渠道。

据悉,涉事企业的行为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有关地方食品药品监管局已分别责令相关企业停止经营,并撤销了其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相关涉事药品已被分别扣押或责令企业追回售出的药品。

食药监总局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并继续加大对药品经营企业的飞行检查力度,及时向社会通告检查情况和后续查处结果。广大群众发现非法回收药品等问题线索,可向12331电话或网站举报。

[/hide]

One more leader in the system of pharmaceutical administration got culled

January 5th, 2016 | by

On 12th October,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of Legal Daily, Huang Jijiang – the previous head of discipline of Ningxi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 was sentenced 13 years in jail because of a bribe-taking of more than 7.15 million yuan. (Source:  Chinamsr)

药监又一领导

来源:中国医药联盟 2015-10-13

核心提示:10月12日,据《法制日报》报道,宁夏食药监局原纪检组长黄继红因受贿715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13年。

[hide for= “!logged”]

10月12日,据《法制日报》报道,宁夏食药监局原纪检组长黄继红因受贿715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据了解,今年6月29日起,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黄继红受贿一案。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应受刑事处罚,由于案情重大,案件将择期宣判。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5月至2011年1月期间,被告人黄继红利用担任宁夏西吉县县长的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贿赂现金632万元和一辆价值33.54万元的轿车,为他人谋取利益;

2012年春节期间,黄继红利用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的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收受他人存有现金50万元的银行卡一张,许诺为他人谋取利益。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继红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指控罪名成立。判处被告人黄继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黄继红受贿所得715.54万元的赃款赃物,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药监反腐风波,是从2007年国家食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因涉嫌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执行死刑开始。当时这个事件可谓轰动了国内外。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面对最高的刑罚的前车之鉴,各级药监部门领导贪赃枉法的案件却仍然层出不穷。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已有多个药监系统领导被立案调查,有部分已经因为受贿罪而被判有期徒刑和罚款。

2015年6月,佛山市食药监局原局长戚耀方被关一年多后受审,被指控收受承包商、药商、下属贿赂共约150万元。

2015年8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机关服务中心原副主任胡中文,在单位干部竞聘和工程项目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胡中文有期徒刑5年6个月。

2014年11月,梧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吴福因受贿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30000元。

2014年12月,莆田秀屿药监局原局长许清远受贿147万,被判11年。

2014年5月,常州食药监局原副局长夏国强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

2014年9月,云南玉溪食药监局原局长业应楷被指控受贿23万。于今年2月21日被刑事拘留,3月6日被依法逮捕。

[/hide]

Tianjin Pharmaceutical has an “earthquake” – two executives are under investigation

September 3rd, 2015 | by

According to the information on the website of Tianjin Discipline Inspection Commission, approved by Tianjin Municipal Party Committee, two employees are suspected of violating the law and discipline gravely.  They are the committee member of Tianjin Municipal Party Committee, the chairman and the secretary of the party committee of Tianjin Pharmaceutical Holdings Ltd., Mr. ZHANG Jianjin, and the vice president and chief accountant of Tianjin Pharmaceutical Group, Mr. MA Guizhong. Currently they are under investigation (Source: Chinamsr)

天津医药「地震」,两高管被查

来源:中国医药联盟 2015-08-24

核心提示:据天津纪委网站消息,经天津市委批准,天津市市委委员、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天津市医药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马贵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hide for= “!logged”]

天津医药的前身是天津市医药管理局,1996年转制为天津市医药总公司。1997年3月24日,经天津市市委、市政府批准,天津市医药总公司改组为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2001年,天津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根据天津市政府要求分为2个公司,即天津医药和金耀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医药由天津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截至2009年9月末,注册资本8亿元。经过多年发展,天津医药已发展成为集科工贸于一体的大型医药企业集团。截至2008年底,公司控股参股企业81家。公司主要的控股公司按照经营类型划分为医药生产类企业、医药流通类企业和专业科研机构等。

资料显示,天津市医药集团下属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分别为天药股份、中新药业。两家公司纷纷发布公告披露了上述事项,但是都表示,两人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该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张建津,男,1956年10月出生,高级经济师,研究生学历。曾任天津市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天津市医药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天津中药集团总经理,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天津药材集团总经理,天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天津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

马贵中,男,1955年9月出生,金融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经济学硕士,高级会计师,1983年9月毕业于天津财经学院会计学专业。历任天津市医药管理局财务处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总会计师、总法律顾问。

[/hide]

One prime and two vice directors of price supervision of NDRC department are probed

October 3rd, 2014 | by

The journalist verified from multiple sources in the evening of 28th September that after Changqing Cao, the ex-director of Price Supervision of NDRC Department, and Jianying Guo, the associate counsel being probed, three officials of Price Supervision of NDRC Department were probed on 27th September, which included Zhenqiu Liu – the new director after Changqing Cao – Wangjun Zhou and Caihua Li, two vice directors of Price Supervision of NDRC Department. (Source: Caixin Online)

发改委价格司官员再落马 一正两副司长被带走

来源:财新网

核心提示:记者9月28日晚从多个渠道证实,继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被查之后,27日晚,发改委价格司又有三名司级官员被带走,其中包括刚刚接替曹长庆担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

[hide for= “!logged”]

曾被谐称为“天下第一司”的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近来已经超越山西省委办公大楼,成为最密集的贪官落马地。记者9月28日晚从多个渠道证实,继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副巡视员郭剑英被查之后,27日晚,发改委价格司又有三名司级官员被带走,其中包括刚刚接替曹长庆担任司长的刘振秋,以及两位副司长周望军和李才华。

消息人士透露,今天国家发改委已经内部通报了上述情况,称三人被有关部门带走审查。截至发稿时,记者无法拨通周望军的电话。另一名独立信源称,三人是被检察机关执行强制措施的。

“一个多月里,发改委价格司进去了5名正副司长,现在司里只剩下两个副司级的,一个是一年前从价监局调去的,一个是管成本核算的。”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称。

上述5名落马的司级官员,在发改委价格司分管不同领域。刘振秋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是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分管医药、电价等,今年5月原司长曹长庆退休后,刘振秋刚刚升任司长。副司长周望军1966年出生,湖南湘潭人,1987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经济与管理系,长期分管医药,约一周前被查的郭剑英也曾担任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2013年担任价格司副巡视员。

另一名副司长李才华,则曾担任发改委价格司电力价格处处长,约2010年升任副司长。

价格司是国家发改委最重要的职能部门之一,负责对包括电价、水价等在内的多种垄断商品和公共服务的价格进行审核和监管,组织拟订重要价格收费政策,制定或调整由中央政府管理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及收费标准等,过去也对油价和药品医疗服务等进行管制。价格司下设综合处、政策法规处、监测分析处、成本处、农产品和水资源价格处、石油和工业品价格处、电力价格处、运输通信价格处、医药价格处、收费管理处、服务价格处等11个处。

8月27日财新网独家报道上一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落马消息时,一位电力业内人士表示,听到曹被调查的消息“一点也不奇怪”。在他看来,发改委价格司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审批权力太大,“是权力最大的国家发改委内最有权力的部门之一”。据财新记者了解的情况,曹长庆是8月24日前后,外出回京时在机场被带走的。

发改委价格司也曾对药品价格下达过多次降价令,但效果很差,被舆论批评为药价越降越高。财新团队曾采写封面报道《药价之谜》揭开背后真相,概因降价令违背市场规律,导致药品一经降价就从主流药品经销渠道消失,企业将之改头换面后通过发改委价格司单独定价审批,又在市场上推出。

在价格司司长这个危险的位置上,曹长庆坐了7年时间,接替曹长庆的刘振秋则只坐了4个月时间。今年5月初,发改委对4位副秘书长和7名司局长进行了人事调整,曹长庆在这轮调整中退休,刘振秋升任。在发改委价格司网页上,还有刘振秋刚刚发表的领导致辞——“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推进价格改革,不断提高政府价格监管的科学性、规范性和透明度,努力稳定价格总水平,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发展。”

[/hide]

GSK China is punished with three billion

September 20th, 2014 | by

On 19th September, Changsha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held a private trial to Glaxosmithkline (China) investment co., LTD (GSKCI) and Ruike Ma, et al. about the bribery of non-national officials and pronounced judgment on the same day. GSKCI is punished with three billion RMB, which is the biggest ever fine levied. (Source: MENET)

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被罚30亿元

来源:米内网

核心提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19日依法对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GSKCI)和马克锐等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当日宣判。GSKCI被判罚金人民币3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开出最大罚单,马克锐等被告被判有期徒刑二到四年。

[hide for= “!logged”]

葛兰素史克19日通过其官方网站,就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GSKCI)涉嫌行贿事件发布调查结果,正式向中国政府道歉。

葛兰素史克表示,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违法行为明显违反了葛兰素史克的管理程序。

[/hide]

Drug Bidding Organizer under Investigation of Bribery

June 16th, 2014 | by

 It’s exposed that Shangdong Dancheng government has committed bribery during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that won the bid have to give the government certain percentage of profit as a “Development funding”, according to the agreement they signed together.

 

政府与药企合同曝光 药品回扣变身卫生发展基金

来源:医药卫生网

基层医药市场日益成为医药企业争夺的焦点,而该领域的暗箱操作,违规行为也日益引起各方关注。

近 日,山东郯城传出消息,该县医院医药配送招标被政府刻意设置门槛,招标过程存在着暗箱交易行为,并且该县人民政府还与某医药集团签订了“郯城县药品及医用 耗材配送保障平台合作框架协议书”和“郯城县药品及医用耗材配送保障平台合作框架协补充议书”,协议内容被指涉嫌医药回扣被当地政府“合法化”。

在 该县政府与某医药集团签订的协议中,第七条关于设立政府卫生发展基金的内容为:“设立郯城县政府卫生发展基金,基金由乙方(某医药公司)按销售额的一定比 例提供,由县卫生局、财政局共同监督管理。具体按照县卫生局、县第一人民医院、县计划生育妇幼保健服务中心等与乙方签订合同规定的总额提取比例进行返还, 用于医疗机构、县第一人民医院和县计划生育妇幼保健服务中心发展,提升医疗服务水平。”那么内容中指出的医药公司按销售额的一定比例返还地方财政的措施是 否可行,这是否是将医药回扣“合法化”呢?

据从有关部门了解,该医药公司除与郯城县政府签订协议外,还与当地卫生局及第一人民医院签订了配送协议及配送补充协议。其中,协议及补充协议内容几乎都涉及到按销售额一定比例返还为政府卫生发展基金。

记 者在郯城县政府就此问题得到答复是:相关招标工作都是按照省厅的要求来做的,此次协议的签订也是为了更好的落实医改。有了这个协议的履行,可以更好的做到 药品零差价和避免药品回扣及相关腐败问题的滋生。同时,对药品公司配送过程中的税收做到严格执行,也能解决地方的劳动力和带动地方的经济。

记者追问该措施的实行是否有上级相关的法律政策做支持时,该县分管文教卫生的李副县长表示没有,但是和市卫生局、药监局相关领导汇报过,称该项政策尚且在探索之中。对于该项政策的实施是否经过县政府领导班子研究通过,李县长表示没有,只是在他们这个医药招标领导小组通过。

对 于有举报刻意设置招标门槛的问题,李县长表示,也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医药配送和增加地方财政税收,利用返还这一块资金进一步完善医药配送平台,更好的服务民 生,政府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私心。至于政策是否存在瑕疵,县里也是高度重视,继续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并且近期也将准备搞第二次招标,争取多引进几家医药企 业,避免一家做大搞垄断的嫌疑。

那么,针对“按销售额一定比例返还政府卫生基金”的问题,该县财政局也明确表示未收到医药公司一分钱,因为合同履行中出现问题,所以医药公司没有支付这笔钱,也就等同于该项内容终止。

Pharmaceutical Firm Chairman Commits Suicide

May 27th, 2014 | by

THE chairman of Harbin Pharma Group Sanjing Pharmaceutical Shareholding Co committed suicide while under investigation on suspicion of taking bribes, the company said yesterday. Sanjing Pharma is a unit of state-controlled Harbin Pharmaceutical Group Co. The parent company didn’t respond to requests for comment. (Source: Shanghai Daliy)

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被查后跳楼身亡

来源:新京报

核心提示:5月19日晚,哈药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同时发布公告,证实了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被立案侦查并自杀身亡的传闻。

5月19日晚,哈药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同时发布公告,证实了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被立案侦查并自杀身亡的传闻。

未透露被立案侦查原因

昨日下午,有医药界人士爆料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调查,其间跳楼自杀,生死未卜。

三精制药昨天发布的公告称,“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先生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公告还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5月18日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先生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该公告未透露刘占滨因何种原因被立案侦查。

去年广告费为净利66倍

4月2日,三精制药公布了2013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三精制药业绩出现剧跌。2013年,三精制药实现营业收入31.77亿元,同比降低 21.91%;净利润646万元,同比降低98.23%.同期上市公司广告费支出了4.31亿元,约为净利的66倍。年报披露后,“4亿广告费换来利润 600万”曾遭业界质疑。

三精制药过往的年报数据显示其广告费长期居高。2012年,三精制药支出广告费为5.06亿元,同期实现利润为3.63亿;2011年,广告费支出 5.10亿元,同期利润3.98亿;2010年,广告费4.61亿元,实现利润3.33亿;2009年,广告费用4亿,利润2.78亿。

除广告营销之外,三精制药的会议开支也成为舆论质疑的焦点。有业内人士称,会议营销历来是三精制药的一大“特色”。

2013年年报出炉之后,三精制药与复星医药、华润双鹤、东北医药等其他七家公司一道,以“会议费用过亿”,成为国内医药上市公司中会议费支出前八名的公司。2010年至2013年,公司的会务费从6849万元上升至1.01亿元,高达2013年净利润的15倍。

刘占滨上任之时,业界人士曾分析认为,为三精制药带来“新的营销管理模式”将成为其上任后的改革重点之一。在此之前,三精制药的营销模式依赖广告,公司广告支出已成负担,“刘占滨被寄予期待改变这种状况”。

研发投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与高额的广告和会议费用支出相比,三精制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明显“吝啬”。

据数据显示,三精制药2010年至2012年的研发投入为1850万元、2927万元、2856万元,而2013年该值为2716万元,比上一年有所下 滑。据此前媒体报道称,三精制药的研发投入水平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据统计,2013年,上市药企的平均研发费用约为6836万元。

医药业界人士表示,三精近年来业绩出现的颓势,正是过度依赖广告和会议营销,忽视产品研发所造成的。

刘占滨微博简介“做好事业做好人”

2009年7月23日,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刘占滨履新哈药旗下上市公司三精制药董事长。

对于刘占滨当时的履新,外界普遍分析认为,刘占滨的到来是为应对三精制药此前经营业绩下滑,“肩负着改善三精业绩颓势的使命”。

三精制药200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上半年的业绩指标中,除净利润外,都出现了负增长。此外,公司存货价值为3.70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达30.62%,这一指标在2008年底仅占比17.52%.

资料显示,1963年出生的刘占滨1987年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药学专业,2003年毕业于沈阳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研究生学历。

此前,刘占滨曾任哈药集团中药二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中药三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中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等职务。

刘占滨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是2013年8月,公司内部新闻显示,刘占滨“组织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座谈会”。刘占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最后一条微博来自去年9月份,其微博个人简介是“做好事业,做好人”。

China Resource Postponed Restructuring Plan Due to Corruption Investigation

May 13th, 2014 | by

China Resources (CR), China’s large state-owned conglomerate in a wide variety of businesses, recently postponed its own reforms due to a probe taken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postponement came one month after China’s anti-corruption agency said it was investigating CR’s former chairman, Song Lin. Song is being probed for “suspected disciplinary violations,” after domestic media reported the state-owned company deliberately overpaid for coal assets. (Source: FinanceAsia)

华润医药内部整合添变数或夭折

来源:医药卫生网

华润双鹤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根据近期内外部情况发生的变化,正在研究资产重组计划,预计短期内不能确定资产重组方案。经审慎考虑,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宜。根据有关规定,控股股东承诺3个月内不再筹划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分享到:

 

华润双鹤的一纸公告,令不少投资者翘首以盼的华润系医药版图大整合愿望落空。
6日,华润双鹤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根据近期内外部情况发生的变化,正在研究资产重组计划,预计短期内不能确定资产重组方案。经审慎考虑,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宜。根据有关规定,控股股东承诺3个月内不再筹划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随后,华润三九也发公告确认了这一消息。华润三九董秘周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关停止重组的具体细节还需咨询华润医药集团。华润医药集团相关人士 则回应称,以公告为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终止资产重组是否与前董事长宋林等华润集团高层人士变动有关时,该人士不予置评。
华润三九、华润双鹤股票将复牌。
曾计划赴港整体上市
4月8日一早,华润三九、华润双鹤双双临时停牌,并在晚间公告称,控股股东华润集团正筹划重大事项。
一周过后,双方再度披露,控股方华润医药集团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
华润医药 “双子星”的同步停牌、同步公告,引发市场对华润医药资产整合的新一轮猜想。按照此前华润系产业链逻辑的理想规划,华润三九作为OTC(非处方药)及中药处方药整合平台,华润双鹤作为化学药整合平台。
市场较为认可的观点是,华润紫竹将进入华润三九,华润赛科将进入华润双鹤。待整合完成后,华润医药资产将整体赴港上市。也有猜测认为,华润三九、华润双鹤将实现合并。
记者了解到,2010年,华润集团与北京市国资委等共同签署 《北京医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华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重组协议》之后,华润医药集团计划将其资产整体打包赴港上市。
当时的说法是,“十二五”期间,华润北药提出要在港股整体上市、打造超千亿元企业集团的发展目标,并在医药多个细分领域取得龙头地位。而目前“华润北药”这一名称已经不再使用,相关资产均已经在华润医药集团旗下。
华润集团总会计师魏斌今年对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华润医药板块营业额和总资产均超1000亿元,净利润为50亿~60亿元。
宋林案或为重组添变数
然而,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的离开为这场资产整合大戏增添了变数。
记者留意到,去年6月~8月,华润三九拟吸收合并华润医药集团下属资产紫竹药业。而在去年7月17日,宋林首度被举报称,其在华润收购山西金业资产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不久后,华润三九的重组计划以失败告终。
巧合的是,9个月之后,当华润三九二度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之际,宋林再遭实名举报。4月17日晚间,中纪委确认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
一位接近华润三九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华润三九内部就有人担心这一变化有可能使重组重蹈覆辙。这种看法很快在行业内流传开来,不少业内人士表现出悲 观态度。华润三九却在4月23日午间公告澄清,涉及公司重组的各方目前正在按计划论证重组方案,且已启动相关尽职调查、审计、评估工作,宋林一案不会影响 到公司重组。
如今,对于终止资产重组的原因——“内外部情况变化”,华润系三缄其口,多位受访的华润医药系人士不予正面回答。但从华润系两家上市公司的表述看来,宋林或许正是此次重组失败的关键原因,而原本预期在2015年打包赴港上市的华润资产整合之路也由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http://www.yywsb.com)
编辑:阿勇

Prescription Monitoring System Prevents Kickbacks

April 24th, 2014 | by

302 Military Hospital has recently adopted a prescription monitoring system with alarm function as a method to crackdown kick-backs.

302医院系统对非法统方将实时“报警”

来源:北京日报

核心提示:“统方”原意是指医院对医生用药信息量进行定期统计。但近年来,这个常用术语却因医生、药商相互勾结、利欲熏心变了味儿。近日,302医院正式启动防止“统方”系统,如果药商非法“统方”,该系统将实时报警。

“统方”原意是指医院对医生用药信息量进行定期统计。但近年来,这个常用术语却因医生、药商相互勾结、利欲熏心变了味儿。近日,302医院正式启动防止“统方”系统,如果药商非法“统方”,该系统将实时报警。

过去医药代表给医生开药提成主要靠“打通”医院信息关键渠道,通过定期检索、统计相关医生开具处方及用药品种、数量情况“论功行赏”。

302医院防止“统方”系统直接连接信息中心核心交换机,具有及时报警“统方”行为、实时监控“统方”信息等功能。只要发觉可疑“统方”行为,该系统会以 短信、邮件、电脑弹出提示框的方式,第一时间向302医院纪检部门报告,并详细显示何人、何时、在何地哪台电脑上,统计哪种药品的详细使用信息。该系统每 天都会评估可疑“统方”级别,为查办案件提供原始证据。该系统还能实时监控批量提取患者姓名、诊断结果、联系方式等隐私信息的违法行为,不仅为医生开处方 安装“报警器”,同时也为患者信息安全配备“电子锁”。

Song Lin Investigation Hits China Resources Affiliates

April 24th, 2014 | by

News of a corruption investigation against the chairman of a Chinese state-owned holding company hit the share prices of its Hong Kong-listed affiliates in trading Tuesday morning.

Song Lin, chairman of China Resources Holdings Co. was stripped of his position as the firm’s Communist Party chief, state news agency Xinhua reported on Saturday. Earlier last week, the Communist Party’s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nounced that Mr. Song was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suspected serious violations of discipline and law.” That followed online allegations by a Xinhua-affiliated reporter that the value of mining assets China Resources bought in Shanxi province had been inflated. (Sourc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华润董事长宋林被免职显示反腐行动扩大

华尔街日报
国共产党免去了中国最大国有企业之一的一位高管职位,表明其反腐行动正蔓延到新的领域。这场反腐行动已经撼动了国家领导层的高层。

上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简称:中纪委)宣布华润集团(China Resources)董事长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国当局通常用这种说法指代腐败行为。中共上周六说,宋林已被免职。在此之前,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下属报纸的一名记者举报宋林在公司交易中滥用权力,例如从一个煤矿收购交易中谋取私利。

在被免职前,宋林上周发表声明为自己的声誉辩护,说那位记者的指控纯属捏造和恶意诽谤。宋林下落不明,但据信他被党内调查人员控制,党内调查人员经常在没有正式提起指控的情况下扣留嫌疑人,且不让他们会见律师。

据华润集团信息显示,该公司是总部位于香港的一家贸易集团,去年营业额为645亿美元。华润集团是中国中央政府直属的113家企业集团之一。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次人事地震显示出中国庞大的国有企业成了商业和政治的交集。分析人士怀疑,宋林的渎职行为并不能完全解释他为何被中共免职,中国主要国企的负责人由中共全权任命。
Bloomberg News
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因涉嫌违纪违法被免去职务。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赵晓称,这不仅关乎反腐,还涉及到权力斗争。赵晓曾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国资委)下属一个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国资委负责管理华润集团和其他112家企业集团。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宋林被免职可能代表习近平的反腐行动进入了新的一章,预计其他现任或退休高层官员将会受到此次洗牌的影响。

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中国国有企业问题专家李系称,一名官员落马意味着整个派系将受到影响。

直到最近,中共调查人员似乎一直专注于中国的石油行业,拘捕了多名涉嫌腐败的石油企业高管和与石油行业有关的企业巨头。在一些案件中,被拘者与前石油业高层周永康有关。2012年,周永康卸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些调查并未提到周永康的名字,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置评。

赵晓表示,华润集团领导层的调整显示出反腐行动正在扩大到国有企业。他还说,任何高层人事变动都有着复杂的政治背景。

过去,中国党派政治引发的清洗对大型企业集团的运作损害微乎其微。分析人士表示,尽管像宋林这样的企业高层影响力很大,但通常很容易被替换。

李系表示,国企运行有一套机制,并不只是由一个人掌控。李系说,国企负责人由中共任免,其任务是贯彻国家领导人的指示,维护国有资产,而不是使企业利润最大化。

华润集团任命了一位临时董事长,他表示,集团正面临非常严峻的时刻。周二香港股市在长假后恢复交易,受上周四宋林遭调查消息影响,华润系股票下跌,其中华润创业(China Resources Enterprise Ltd. HK:0291 +1.37% )收盘下挫约4%。

在中国的机制下,国有企业往往成为一个试验场,国企高管有时能够步入政坛担任高级职务。目前七名政治局常委中就有两位来自国企。

目前主管反腐败工作的王岐山就是提拔自银行业高管岗位。另一位常委张高丽曾在石油行业工作。

相 比之下,宋林一直就职于华润集团,这是一家在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就已成立的企业集团。华润集团成立于1938年,前身是香港联和行(Liow & Co),当初为抗日根据地筹集资金购买军需物资。今天,华润集团已拥有员工42万人,业务范围遍及房地产、电力、零售、医药和啤酒等各个领域。

英文名叫Charley的宋林1985年从大学毕业获得机械工程学学位后加盟华润集团。他在这个以国内业务为主的庞大企业中不断升迁,工作过的部门包括资产管理、石化、电力和零售等。

宋 林当年的老领导是现任中国国有粮食贸易公司中粮集团(COFCO Corporation)董事长、知名企业管理人士宁高宁。宋林信奉市场经济学──“若商业决策失当,负责人必须承担责任,接受解聘”,他还获聘其他一些 企业的董事及荣誉职位,包括担任香港反腐机构的道德委员会负责人。宋林大概从5年前开始担任华润集团董事长一职。

2012年底中国政府换届期间,许多央企的领导也纷纷换人。军工企业中国保利集团公司(China Poly Group co.)、建筑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 简称:中国铁建 CN:601186 -0.68% )、能源企业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和冶金企业中钢集团公司(Sinosteel Corp.)的领导班子均出现了新面孔。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统计,2012年至2013年间,中国113家央企中有15%更换了一把手,共涉及17家集团公司。

不过,美国企业更换首席执行长的频率可能更高。管理咨询公司史宾沙(Spencer Stuart (BIV) Ltd.)的统计数据显示,同样是在2012年至2013年间,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中有90家更换了CEO,比例为17%。

RBS Markets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北京专家高路易(Louis Kuijs)称,中国央企高管是由中共一手安排的,这可能有助于政府协调行业政策,但从西方观点来看,这种做法并不正常。

在 中国国企近期的高层人事调整中,一家铁路设备制造企业的负责人被调任一家光伏企业的负责人;一家冶金企业的领导人被调任一家旅游公司的领导人,不过16个 月后此人被降职。在过去的人事调整中,航空公司和电信公司的领导人曾经出现过对调;三年前,中国三大石油巨头的高管被大挪移,部分职位互换,其中一人还被 调任某省担任省委副书记。

James T. Areddy / Laurie Bur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