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E-Commerce Platform’

General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published the instruction about accelerating and regulating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July 9th, 2016 | by

Signed by Li Keqiang, the Prime Minister,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recently published the instruction about accelerating and regulating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The instruction deploys 14 important tasks and projects from four aspects:  strengthening the application basis; deepening the application comprehensively; regulating and promoting the service of “Internet + Healthcare”; and enhancing to build up the security system. The important tasks and projects include: setting up a unified and interconnecting health information platform; promoting the share of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resources; researching and promoting digitized healthcare smart devices; developing the smart healthcare service; setting up the application system of telehealth comprehensively; strengthening the healthcare data safety guarantee. (Source: The Xinhua News Agency)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

来源: 新华社 2016-06-24

核心提示: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从夯实应用基础、全面深化应用、规范和推动“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加强保障体系建设等四个方面部署了14项重点任务和重大工程。主要包括:建 设统一权威、互联互通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资源共享开放;研究推广数字化健康医疗智能设备;发展智慧健康医疗便民惠民服务;全面建立远程医疗应用体系;加强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保障。

[hide for= “!logged”]

新华社北京6月24日电 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署通过“互联网+健康医疗”探索服务新模式、培育发展新业态,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医疗卫生事业,为打造健康中国提供有力支撑。

《意见》指出,要坚持以人为本、创新驱动,规范有序、安全可控,开放融合、共建共享的原则,以保障全体人民健康为出发点,大力推动政府健康医疗信息系统和公众健康医疗数据互联融合、开放共享,积极营造促进健康医疗大数据安全规范、创新应用的发展环境。到2017年底,实现国家和省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以及全国各级药品招标采购业务应用平台互联互通,基本形成跨部门健康医疗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到2020年,建成国家医疗卫生信息分级开放应用平台,依托现有资源建成100个区域临床医学数据示范中心,基本实现城乡居民拥有规范化的电子健康档案和功能完备的健康卡,适应国情的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模式基本建立,健康医疗大数据产业体系初步形成,人民群众得到更多实惠。

《意见》从夯实应用基础、全面深化应用、规范和推动“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加强保障体系建设等四个方面部署了14项重点任务和重大工程。主要包括:建设统一权威、互联互通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资源共享开放;推进健康医疗行业治理、临床和科研以及公共卫生的大数据应用;培育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新业态;研究推广数字化健康医疗智能设备;发展智慧健康医疗便民惠民服务;全面建立远程医疗应用体系;推动健康医疗教育培训应用;推进网络可信体系建设;加强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保障;加强法规和标准体系以及健康医疗信息化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等。

《意见》强调,要建立党委政府领导、多方参与、资源共享、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要从人民群众迫切需求的领域入手,重点推进网上预约分诊、远程医疗和检查检验结果共享互认等便民惠民应用;支持发展医疗智能设备、智能可穿戴设备,加强疑难疾病等重点方面的研究;加快推进基本医保全国联网和异地就医结算;选择一批基础条件好、工作积极性高、隐私安全防范有保障的地区和领域开展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试点。要研究从财税、投资、创新等方面制定政府支持政策,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基础工程、应用开发和运营服务。要加快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体系建设,加强对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安全、患者隐私、商业秘密等重要信息的保护。

[/hide]

Tmall, 800Pharm and yhd.com announced the pause of the pharmaceutical businesses – all third party platforms of online drug selling pilots are called for a halt

June 6th, 2016 | by

Recently, Tmal Pharmacy, 800Pharm, and yhd.com announced the pause of the pharmaceutical businesses respectively. The third party platforms of online drug selling pilots are entirely called for a halt. These three pilots are at the moment the only platforms which got the pilot qualification of “Internet third party platforms of online drug selling”. Yhd.come announced that CFDA asks to stop the online drug selling pilots of third party platforms and that they got the announcement which was forwarded by Shanghai FDA. With respect to the reason of the pause, the officer from CFDA told the journalist from Caixin that there are problems of missing the supervision links for selling drugs online. CFDA are discussing about the solution. (Source: Sohu Health)

天猫医药馆、八百方、1号店分别宣布暂停药品业务 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被全面叫停

来源:搜狐健康 2016-06-06

核心提示:日前,天猫医药馆、八百方、1号店分别宣布暂停药品业务,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被全面叫停。这三家是目前唯一获得“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资格的三家平台。1号店在停止售药的说明中称:“1号店收到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转达的通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要求停止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至于暂停的原因,国家食药总局人士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网上售药面临监管环节缺失的问题,国家食药总局正在商讨解决方案。

[hide for= “!logged”]

日前,天猫医药馆、八百方、1号店分别宣布暂停药品业务,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被全面叫停。

缘何被叫停?

这三家是目前唯一获得“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资格的三家平台。公开资料显示,95095平台隶属于中信21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其大股东是中信集团。八百方则是得到了广东省药监部门及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指导,1号店则是源于1号店位居上海,得到位居改革前列、前卫开放的上海食药局的支持。

1号店在停止售药的说明中称:“1号店收到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转达的通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要求停止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

这些第三方平台停止卖药似乎是国家局主动叫停,但是,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国家食药监总局向北京青年报表示,目前总局没有发叫停通知,这是各省局的行为。

至于暂停的原因,国家食药总局人士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网上售药面临监管环节缺失的问题,国家食药总局正在商讨解决方案。

医药电商受挫

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被全部叫停后,意味着这些企业仅拥有《信息证》,对药品只能展示,不能销售,目前尚不能判断第三方平台今后能否再给持牌B2C网上药店引流。

对于不少B2C医药电商药企来说,天猫、1号店等既是展示的平台,其庞大点击量也是不少网上药店客流的重要来源。此次,这些医药电商公司虽然未受影响,但是,其平台本身客流量不大,所以,此次暂停销售对医药电商影响较大。上市公司太安堂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谈及天猫医药馆暂停药品销售对公司康爱多网上商城会有一定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天猫医药馆2012年正式上线,为拥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C类许可证)的药房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同时向在线大药房商家收取最高为成交额3%的佣金。

天猫医药馆是阿里巴巴经营业务中增长最快的类目之一。2015财年,天猫医药馆的总商品交易额为47.4亿元人民币,占整个在线医药零售市场过半的份额。目前已有约258家大药房旗舰店入驻,而国内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B2C牌照的企业约为450家。

受流通行业大整治波及?

2014年5月,国家食药总局发布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开放处方药网上销售等政策,被认为医药电商一大政策。

两年多时间过去,网售处方药政策至今仍未有落地。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医药电商遇冷。

分析人士对赛柏蓝表示,目前医药电商存在不少问题,个别网上药品经营者未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资质,非法从事药品销售;部分药品经营者通过网上非法发布药品信息,夸大宣传、夸大疗效;销售假药;个别合法网站违规售药,销售不该销售的药品,如处方药等问题。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这些问题大多出现在不具备医药电商资质的经营,具备医药电商资质企业一般合规经营。虽然如此,面对网上售药的问题,监管部门显得“有心无力”。目前,在国家对药品流通、销售渠道进行的大整治,作为药品销售渠道之一,如何加强对此渠道的监管也是国家局的重要挑战。

目前,国家局出台此政策,显示了国家局对药品流通全渠道加强监管和治理的决心,医药电商暂时也因此遇冷。

而从长远角度来讲,政策放开仍是大势所趋,八百方创始人张小兵曾在接受动脉网采访时表示:CFDA一直在积极推进医药电商行业的发展。

附:1号店说明全文

1号店关于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医药网上零售试点停止的说明

2016年 6月 1日,1 号店收到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转达的通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要求停止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在接到该正式通知后,1号店立即 开展与第三方商家的沟通工作,最快在一周左右停止相关药品的销售,其他健康类的业务继续正常运营。

2014年 9月,1号店获得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资格。近一年半的试点工作中,我们在各级食药监局的指导下落实试点政策,为广大顾客创造了安全可靠、便 捷快速的药品零售服务环境,也帮助企业搭建起了更直接有效的药品销售渠道,实现了在医药流通零售领域的有益探索。

对于此次的政策性调 整,1号店会严格按照国家食药监总局下达的要求,认真贯彻政策思想,仔细落实后续工作。与此同时,1号店将以顾客为先,随时关注政策的新进展,在合法合规 的前提下继续探索新型的业务模式,尽可能满足顾客所需,为顾客带来更优质的网购体验。

[/hide]

“Pharmacy + clinic” is realized in Wuzhen – era of pharmacy 4.0

April 7th, 2016 | by

On 6th April clinical receptions of more than 100 online hospitals are implemented in Wuzhen. Based on the strong support of online medication service of Internet hospitals in Wuzhen and a long-distance group consultation service platform, cooperative pharmacies become “pharmacy + clinic”, which starts the era of pharmacy 4.0. Through this cooperation, the functions of making appointment, online consultant and electronic prescriptions go to pharmacies, connecting the links of hospitals and pharmacies. (Source: Netease)

乌镇“药店+诊所“落地 开启药店4.0时代

来源:网易 2016-04-07

核心提示:4月6号,首批百余家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接诊点正式落地。这标志着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在线医疗服务和远程会诊服务平台的强大依托下,合作药店正式升级为”药店+诊所”,开启药店4.0时代。本次药店合作计划的产品版本是V1.0,实现了乌镇互联网医院精确预约、在线问诊、电子处方等能力下沉到药店,打通了医药环节。

[hide for= “!logged”]

4月6号,首批百余家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接诊点正式落地。这标志着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在线医疗服务和远程会诊服务平台的强大依托下,合作药店正式升级为”药店+诊所”,开启药店4.0时代。
升级”药店+诊所”收益多
微医集团副总裁、乌镇互联网医院药事负责人芦子贵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合作计划从宣布到落地执行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但进展非常迅速。这主要得益于众多药店对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合作计划的高度认可和积极支持。而本次合作计划的落地对于整个医药零售行业也可谓意义重大。
首先,通过合作计划落地,乌镇互联网医院将线上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药店,将药店从传统的药店零售,升级为预约挂号中心、电子处方中心、检查检验中心和远程会诊中心。这极大方便了基层百姓的就医用药需求,缓解了看病就医难题。有转诊、会诊、线下就诊等需求的患者,可以直接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便捷得享受到乌镇互联网医院优质的在线诊疗服务。

其次,合作计划助力药店拥抱”互联网 “,对接优质医疗服务资源。在升级过程中,药店可以深化会员体系,增加或增强慢病管理能力,扩大客流,优化品类,提升销售规模。
“药店+诊所”将成药店4.0时代主模式

众所周知,在政策、产业等多方面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医药零售行业的生存压力日益增大,药店如何借助”互联网 医疗”实现新的转型升级已迫在眉睫。
“辅助医疗和健康服务将是药店未来五大发展方向之一,是药店改造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赵飚认为,药店能够涉及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远程体检、远程问诊、术后康复等,这部分如果能够做好,未来的药店将有非常巨大的提升空间。而且,这方面与药品经营本身会有非常强的互动,还会让顾客形成更强的黏性,这也注定了互联网医院在药店未来发展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甘肃众友健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张福祥看来,药店1.0时代是连锁模式、开架陈列、更现代的零售业管理技术;药店2.0时代是平价模式的发展,更便宜的价格,贴牌商品的毛利支撑;药店3.0时代是多元化的探索时代,日用、个护、眼睛、奶粉等更丰富的品类扩充;而药店4.0时代则是大健康产业和互联网时代的结合,其涉及医药、医疗、保健品、健康管理、健康护理、健康相关产业等。

国药控股(湖北)汉口大药房总经理宋燕燕认为,乌镇互联网医院药店接诊点改变了药店4.0时代所期盼而无法逾越的服务功能–诊疗,使得复诊患者、基础诊疗患者、预约就诊患者实现”一站式”便捷服务,药店服务第一次正式面对患者而不仅仅是消费者,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升级。

实现”一站式”闭环服务
3月3日,乌镇互联网医院发布了”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之后,便正式开启了平台模式,将电子处方对接给药店,同时将电子病历与药店慢病服务贯通,把病人从就医到康复管理及慢病管理形成了闭环,将传统就医场景升级为”线上 线下”结合场景,在此过程中,各自发挥优势,为用户提供了优质的体验和服务。

[/hide]

First national service platform which integrates resources of the whole supply chai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goes online

April 1st, 2016 | by

On 26th March, as an important result of the integration of resourc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al industry, digital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 public service platform goes online in Tianjin. It is the first national professional public service platform which integrates resources of the whole supply chain of the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industry. It is based on the entity market in Anguo, and unites three core services with other service systems, such as information service, standardized service, warehouse logistics service, financial service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 The three core services are electronic trading of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the third-party testing of Chinese medicinal materials and comprehensive tracing. (Source: Medicine Economic News)

国内首家整合中药材全产业链资源的服务平台正式运营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6-04-01

核心提示:3月26日,作为中医药产业资源整合的重要成果——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在天津宣布正式上线运营,这是国内首家整合中药材行业全产业链资源的专业公共服务平台。其旨在以安国数字中药都实体交易市场为依托,将中药材电子交易、中药材第三方检测和全程追溯三大核心服务融合信息服务、标准化服务、仓储物流服务、金融服务、国际贸易服务等服务体系。

[hide for= “!logged”]

3月26日,作为中医药产业资源整合的重要成果——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在天津宣布正式上线运营,这是国内首家整合中药材行业全产业链资源的专业公共服务平台。

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旨在以安国数字中药都实体交易市场为依托,将中药材电子交易、中药材第三方检测和全程追溯三大核心服务融合信息服务、标准化服务、仓储物流服务、金融服务、国际贸易服务等服务体系,从中药产业链的源点,实现基地种植、药材收储、质量检测、金融服务等复合功能的融合贯通,构建大健康数字生态圈。

数字本草是什么?

我国中药材流通的历史源远流长,历经2000多年,上个世纪中叶,在全国形成了安徽亳州、河北安国、河南百泉、禹州和江西樟树等五大药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中药材市场不断发展增多,经过多次整顿,最后保留17家国家认定的中药材专业市场。其中,河北安国是中国北方最大的中药材专业市场,也是国家认定的17家中药材专业市场之一。

“中药的质量标准不断提升、电子商务等的冲击,正在倒逼中药材的流通也必须改变。”与会专家表示,随着现代中药产业的规模化发展,在产业链的上游遇到了发展的“瓶颈”,中药材已经成为制约现代中药产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数字本草正是在这种状况下应运而生。它以安国数字中药都实体交易市场为依托向产地和消费地市场延伸,秉“中药之道”创“三网合一”新模式,三生万物,将中药材电子交易、中药材第三方检测和全程追溯三大核心服务融合信息服务、标准化服务、仓储物流服务、金融服务、国际贸易服务等服务体系,从中药产业链的源点,实现基地种植、药材收储、质量检测、全程追溯和金融服务等复合功能的融合贯通实现基地种植、药材收储、质量检测、标准化加工、金融服务等复合功能的融合贯通。

“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通过线上线下服务推动标准化运营、诚信经营和跨境交易,使药商、药农、药企以及终端消费者都可以足不出户,即可完成药材交易的互惠互利的双赢平台。”天士力集团董事会主席闫希军说。

三网合一,全程可追溯

“我们不仅仅是实现中药材的电子交易,更重要是的通过对中药材的第三方检测和全程可追溯,为各方提供高质量的中药材。”闫希军说。其中,“三网合一”中的电子商务平台,是由国内外知名解决方案专家组成的国际数字创新团队携手素有”德国战车之称”的顶级软件方案提供商SAP协同创新,通过线上线下服务推动标准化运营和诚信经营,使药商、药农、药企以及终端消费者都可以足不出户,即可完成药材交易。数字本草交易平台全面打通中药材国际贸易通道,真正做到“足不出户买天下卖天下”。“三网合一”的第三方检测是由中国中医科学院、河北省药检院和天士力控股集团共同组建国家级第三方质检中心——数字本草检验中心。数字本草检验中心依托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药科大学等技术支撑,建立完善的技术体系。在天津建立了技术标准研究中心,在河北安国、甘肃陇西、云南文山等地建立检测中心,搭建从种子种苗到仓储物流交易等全产业链的质量检测体系,构建涵盖中药材全产业链的第三方检验公共服务平台。

“通过研究植物DNA测定等技术给中药材上身份证,解决“是否是真药材”,通过先进科学的检测项目,解决“药材是否安全”“中药材质量高低,中药材品质是否好的问题。”与会专家表示。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郭云沛先生对数字本草促进药材质量的把控和提升表示赞赏。

“三网合一”中的数字本草追溯从建立道地药材检验基础数据库开始,构建全程质量追溯体系及所需的一切配套基础数据库和标准,利用物联网等技术构建追溯体系,最终达到“来源可查、去向可追、责任可究”,实现中药产业链上游的数字化质量管理。

同时,为了使中药能够种的好、储的好、供的好,货有源头货有价值,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将在全国构建庄园式样板化的种植基地,能够做到种源培育、苗圃供应、技术服务输出、药材种植计划辅导。“以合伙人合作,合作社联动,以公司 农家基地 科技 互联网的一站式服务模式,从源头做到种植收储交易,有助于逐步达到差价补偿、利益互补、合作共赢的效果”,中药材种植养殖专业委员会王卫权理事长对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对中药材种养殖的探索价值高度认可。

此外,“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还将建立专业的中药材行业信息搜集、分析团队,通过线下渠道与线上服务相结合,为行业及消费者提供产业链各个环节行情、趋势分析与动态度多纬度预测。同时将着力匹配、连接供需方诉求,为跨境寻源和产地直连提供数字化产品推广和整合营销方案。

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实现多方共赢

在河北省政府和国家中医药局联合推动下,天士力控股集团与河北省保定市、安国市政府联手合作,按照“省部共建、企业实施、依靠科技创新、市场化运作”的要求,开始建设“安国数字中药都”公共服务平台。

项目从2015年3月10日开工建设,经过各方共同努力,安国数字中药都成为河北省重点项目、省部共建重点工程、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工程,并得到了各级领导鼎力支持。安国数字中药都致力于打造成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促进中药材产业结构升级调整,合力将安国建设成为药材产业的超级航母与领军巨擘,重塑安国“天下第一药市”的行业风向标地位。目前,一期一阶段工程进入建设收尾、启动运营的新阶段。

如何抓住首都经济圈建设的机遇,有效加强京津冀三省市中医药产业沟通合作,最终实现协同发展,不仅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课题,也是国家中医药发展战略着力推进的一件大事。安国市市委副书记杨跃峰说。河北拥有丰富的中医药资源,北京和天津具有较强的科研实力和技术水平,充分发挥各自优势,整合资源,实现优势互补。河北省安国“千年药都”在中药的传承与发展历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河北、天津、北京三地联手打造“安国数字中药都”公共服务平台,也是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

据介绍,在京津冀三地政府和行业管理部门联合推动、战略规划下,发展以安国数字中药都药材商业为核心,北京技术研发和行业政策话语权为动力、辐射京津冀中药工业,带动河北药材种植农业、河北中医药养生文化旅游,发挥天津现代物流智能仓储和自贸区政策优势的京津冀大中药产业格局,延伸产业链条,以天津自贸区改革创新为契机,开展互联网金融和商品交易所的尝试,真正实现“京津冀联动,省部共建、企业实施、依靠科技、市场化运作”,做尖京津冀大中药商贸业、做大做强中药工业,做优做精中药农业,推进京津冀中药产业结构优化。

“不仅实现中药材产业的转型升级,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而且有力支撑中药工业、中医药服务业,联动国内,走向世界。”相关负责人说。通过数字本草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带动药材种植基地的标准化、规范化、规模化发展;引领一部分粮农经过培训,向药农有序转移,调整行业利益分配机制,让农民更多分享现代中药产业发展的成果;促进中药第三产业(仓储、物流、物业、金融等)、第四产业(中药信息化、数字化和互联网 产业)、第五产业(中药文化、健康服务产业)的联动发展;借助数字本草公共服务体系,使全国东西南北中道地药材实现区域协同,汇聚到“三网合一”的价值平台上来,形成拉动药材技术升级和质量升级的能力;为区域经济的产业转型提供示范,为政府监管用药安全、整治行业市场秩序,提供技术支持,为执法监管提供抓手;打造中国数字本草的价格指数、质量标准、信息指南,重塑安国“天下第一药市”的行业风向标地位;推动中药材行业的标准化,数字化,迈向国际化,促进中药材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hide]

Prescribed drugs sold on Jingdong: Three highlights in the cooperation

March 28th, 2016 | by

On 27th March, Xinhua Pharmacy has signed a strategy cooperation agreement of “Healthy City” with Zibo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and Jingdong Shanyuan (Qingdao) electronic business Co. Ltd. The relationship of strategy cooperation has been built and will focus on an information platform of medical prescription circulations in Zibo and an electronic business project for prescribed drugs. Pilot public hospitals in Zibo are encouraged to sign connection management agreements with Jingdong and Xinhua Pharmacy and contribute prescriptions to the information platform. Users are allowed to buy drugs at Xinhua Pharmacy through the electronic prescription platform. (Source: Mic366)

京东网售处方药 合作呈现三大亮点

来源:赛柏蓝 2016-03-28

核心提示:3月27日,新华制药全资子公司淄博新华大药店连锁有限公司3月25日与淄博市卫计委、京东善元(青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健康城市”战略合作协议》,建立三方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落地淄博市医疗处方流转信息平台及处方药电子商务项目。鼓励淄博市公立试点医院与京东、新华大药店签订处方流转平台对接管理协议并向处方流转信息平台流转处方,允许用户使用电子处方平台便捷方式向新华大药店的药房购药。

[hide for= “!logged”]

3月27日,新华制药全资子公司淄博新华大药店连锁有限公司3月25日与淄博市卫计委、京东善元(青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京东”)共同签署《“健康城市”战略合作协议》,建立三方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落地淄博市医疗处方流转信息平台及处方药电子商务项目。

鼓励淄博市公立试点医院与京东、新华大药店签订处方流转平台对接管理协议并向处方流转信息平台流转处方,允许用户使用电子处方平台便捷方式向新华大药店的药房购药。

要为全国医改提供经验

笔者特意搜索了3月25日,关于此事的新闻稿,在新闻稿中,这样描述:

此协议的签署,标志着全国第一个由政府主导的以全市公立医院为目标的“处方院外流转”项目、全国第一个由政府批准的“处方药电子商务”项目的正式启动。此外,此项目还将在“慢性病长处方”、“医保支付”、“远程医疗”、“网络医院”等领域探索出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创新途径,为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实践经验。

可见,此次医院处方外流是政府主导,而且签订合同的还有淄博卫计委,和以往不同,政府主导,无卫计委参与的话,是否推进看卫计委和医院的心情,现在政府力推加上卫计委,推进的力度会比较大。而且,这是淄博市政府的工程,未来全市都要推广,范围会更大。

而“为国家医改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实践经验”的说法来看,这个改革的胃口不止局限于淄博一市甚至山东一省,其经验瞄准了要推广到全国。

合作三大亮点

本次合作还有三大亮点值得关注。

一个是网售处方药试点再多一地。网售处方药在国家层面虽然没有放开,但是,在不少地方在紧锣密鼓地试点。

2015年12月,乌镇医院开出首张互联网医院的在线处方,不久九州通发布公告,获批可开网售处方药试点,而这只是最近发生一些案例。虽然网售处方药国家层面仍持谨慎态度,但是随着试点地方增多,监管经验积累,未来完全可能成为现实。

其次,是处方外流。在大健康方面,互联网巨头一直虎视眈眈,谋求全面进入。阿里健康、腾讯、百度、京东都在医疗领域频频试水。

京东在医药行业涉足较早,早在2011年就注册了医药城域名,同年7月与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合作,后双方分手,但2015年年初,京东就拿到了互联网售药的A证。2015年联姻上海医药,达成处方药电商销售的独家合作,并上线了B2B医药业务。京东到家也联合诸多药店,打造送药O2O平台,现在京东到家还与同仁堂、云南白药、康美药业等展开合作,直接对接医药工业企业,未来还将对接更多医药工业。

几大互联网巨头试水的核心举措之一是构建在线医疗平台和医药电商平台生态圈,搭建其医药产业版图。但是,医院处方外流始终是个难以跨越的坎,医院也是靠卖药盈利,双方利益如何分配始终是个大问题。

京东此次合作显然是对此早有准备,至于三方在卖药上如何达成利益分配,目前虽未见到公开信息,但双方应该已经达成共识。其所谓成为全国医改标杆的信心恐怕也会来源于此。

再次,医保参与。在网售处方方药放开中,医保缺席是网售药品市场规模无法大规模扩大重要制约因素,而这次医保支付明确出现,显然此次医保并未缺席。

从上面三点可以看出,京东此次出手,是在总结了种种经验,真正是做好不打无准备之仗,预备好了充足的弹药,也获得了当地政府最大限度的支持。

处方真的要外流了?!

如果上述三点真的实现:网售处方药渠道打通,医保可以支付,处方真的外流的话,那么,这对于医药分开来说可说前进了一大步。如果京东、新华制药和淄博市政府的合作项目真正获得成功的话,全国第一个政府主导、政府批准,要为全国医改的提供经验的改革,其意义更大,发展的潜力也更大。

医药分开是新医改的目的之一,但是一直推进缓慢。现在李克强总理力推互联网 概念,或许会给医药分开带来实质性的变革。

当然这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此次项目也与淄博市政府支持分不开。我们也看到现在看到不少地方政府开始提医药分开,提处方外流。

北京市最近发布北京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方案中,就明确不限制处方外流,探索患者自主选择医院药房买药还是药店买药的有效途径。而在各地网售处方药的试点中,一个明显的利好就是,这些平台也是处方可以外流的平台。

在医药分开改革多年,一直未见实质性的缺口的情况下,在互联网冲击下,医药分开或将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一旦处方外流,将给行业带来什么?

1,还要招标干什么?现在医院的用药都需要通过招标才能进入,现在医生开药都要求开通用名,而不再处方商品名,所以一旦处方外流,药品集中采购会的重要性将大大降低。

2,招标之后,谁将掌握药企的命脉?在国外都是医保和药企进行价格谈判确定价格,然后患者去药店自己取。未来,是京东、药店还是医保?目前前景尚不明确。

3,慢性病将是大突破口。此次特意提了慢性病长处方、远程医疗等,预计在慢性病方面处方外流和网售处方药将会率先取得破局。我们猜想在淄博,慢性病可以通过远程医疗或者网络医院进行诊治,这部分电子处方可以外流,患者可以通过网上药店拿药,而这部分费用可以医保支付。若此,整个互联网医疗将真正获得生机。

[/hide]

Wechat “Moment” becomes a new pathway to sell fake drugs

March 22nd, 2016 | by

On 21st March, Beijing Chaoyang people’s procuratorate reports to the public that 59 cases about producing and selling fake drugs are investigated by them from 2013 to January 2016. Among those, fake drugs are sold online in 75% of all the cases. The scope of “online” is turning from conventional internet electronic business platforms to we-media, such as Weibo, Baidu Tieba and Wechat Moment. Beauty product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Source: Beijing Times)

微信“朋友圈”成销售假药新途径

来源:京华时报 2016-03-22

核心提示:3月21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外通报,该院自2013年至2016年1月,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59件。其中,通过网络售卖假药的数量约占到总案件数的75%,且“网络”的范畴已经从常规的网络电商平台,向“微博”“百度贴吧”“微信朋友圈”等各种自媒体平台转移,美容类药品则是假药犯罪重灾区。

[hide for= “!logged”]

昨天,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外通报,该院自2013年至2016年1月,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59件。其中,通过网络售卖假药的数量约占到总案件数的75%,且“网络”的范畴已经从常规的网络电商平台,向“微博”“百度贴吧”“微信朋友圈”等各种自媒体平台转移,美容类药品则是假药犯罪重灾区。

案例

9天培训速成女子开店打针

张某是在校大学生,她打过“瘦脸针”后觉得发现了商机,便利用暑假时间,从网上报名了一个9天的“微整形”培训班,“学成”后,她在朝阳租下了一间屋子做场地,开了一个美容店,给顾客打瘦脸针。据了解,张某通过“厂家微信号”购买的瘦脸针,即“保妥适”品牌的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

据张某供述,去年7月22日她在朝阳租下一个店铺。7月底,店铺开业后没几天,随后一男一女来到店里,这位女顾客在网上看到张某发的广告,说到店里专程打“瘦脸针”。

据该女顾客男友介绍,他在网上看到张某发的所用药品,“保妥适”牌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的宣传图片,猜测她用的药品是假药,但女朋友执意要到店里打针。无法阻拦女友的他,在来店前报了警。当二人前脚赶到张某店里,民警后脚也来了。

事发后,民警将店里的药品拿到专业机构鉴定,确定张某所使用的“保妥适”品牌的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药品为假药,随后张某被警方抓获。

张某供述,她只上了9天的“微整形”培训班,在班上老师教了怎么注射“瘦脸针”,学员们互相往脸上注射生理盐水练习。张某称,店内的药品是通过她所上培训班向她提供的“厂家微信号”上购买而来。张某说,她的店开张后只出售过一支“瘦脸针”,并称不知道自己买到的是假药。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A型肉毒毒素不允许个人之间的买卖。国家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联合下发《关于将A型肉毒毒素列入毒性药品管理的通知》,将A型肉毒毒素及其制剂列入毒性药品管理,并规定,药品批发企业只能将A型肉毒毒素制剂销售给医疗机构。

昨天,记者从朝阳检察院获悉,张某以销售假药罪被提起公诉,获刑4个月。

特点

社交网络成销售假药新途径

昨天,朝阳检察院通报,自2013年至2016年1月,该院共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59件。综合案件情况发现,此类案件中通过网络售卖假药的数量约占总案件数的75%,该类案件中约77.9%涉及美容类假药,非法销售境外药品的案件约占37.2%。

朝阳检察院审查起诉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59件案件中,通过网络售卖假药的数量约占总案件数的75%。综合案件情况了解到,随着社交网络逐渐成为人们网络生活的主要内容,除常规的“淘宝网”“58同城网”等网络电商平台,利用“微博”“百度贴吧”及“微信朋友圈”等各种自媒体平台销售假药的案件日益增多。

据检察官黄成介绍,传统的网络销售模式也逐渐出现了异化,多采取“商品替拍”等方式躲避监管。因为淘宝网上不允许销售药品,犯罪人员便以瘦身用品名义售卖,在买家问询时,再告知系减肥药品,有的案件中,犯罪人员还让买家通过其他商品的页面拍下商品,发的货却是药品。

此外,利用此类通讯平台进行交易通常会使用诸如支付宝、微信转账等网络支付功能来收受赃款,由于网络交易证据具有较强隐蔽性且存在保存时间,从而给侦查取证带来了困难。

[/hide]

CFDA investigates 14 cases on criminals which use the Internet to produce and sell fake drugs

February 7th, 2016 | by

Recently,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in Shenzhen, Guangdong follows the deployment of 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FDA), carrying out a specific project to crack fake drugs on the Internet. According to the clues which are obtained from Internet, criminal gangs are found. The police has uncovered 14 cases of producing and selling fake drugs online. 15 dens of producing fake drugs are destroyed. 17 suspects are caught. More than 40 kinds of fake drugs are captured, which refer to more than 30 million yuan. (Source: CFDA)

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查处14起利用互联网制售假药案件

来源:CFDA 2016-02-07

核心提示:近日,广东省和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统一部署,积极开展打击利用互联网制售假药专项行动。根据分析排查获得的网上违法线索,深挖隐藏在背后的违法犯罪团伙,配合公安机关成功破获14起网络制售假药案件,捣毁制售假药窝点1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缴获“雪域藏宝”、“美国摩根”等各类假药40余种,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hide for= “!logged”]

近日,广东省和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统一部署,积极开展打击利用互联网制售假药专项行动,根据分析排查获得的网上违法线索,深挖隐藏在背后的违法犯罪团伙,配合公安机关成功破获14起网络制售假药案件,捣毁制售假药窝点1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缴获“雪域藏宝”、“美国摩根”等各类假药40余种,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假药标示的生产企业和产品名称分别是:标示为西藏唐古拉巨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雪域藏宝;标示为香港巨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美国摩根;标示为美国高科生物研究所生产的Vigour(800mg、760mg);无标示生产企业的Vigour 800(蓝色瓶装);标示为香港三牛生物药业(国际)集团公司生产的X-MAN、金刚狼、终极伟哥;标示为贵州六盘水市兴达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黑金刚(盒装);标示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欧化大药厂生产的美国黑金;标示为Made in USA(美国制造)的Vigara;标示为香港龙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黑金刚(瓶装);标示为香港九龙草药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鹿血片;标示为西藏尼玛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产的双效硬得快;标示为香港威信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老中医补肾丸;标示为广东深圳益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肾石排石茶、舒胆溶石茶;标示为香港天龙生物科技(国际)集团公司生产的早泄克星、性欲魔王、中华牛鞭、蚁力大补丸、速硬100、华佗生精丸、伟哥100、乐翻天、FERANCET253、好汉哥、活力金刚丸、大地勇士、五夜神、硬到底、神力金枪丸、第六代一粒神、德国黑蚂蚁生精片、天下第1棒、宫廷圣宝、壮根精华素、速勃延时999、雪域神狼、持久战神等。

上述涉案假药使用枸橼酸西地那非化工原料与植物粉末,在不具有合法生产资质的黑窝点加工生产。不法分子通过伪造、编造生产企业名称,以壮阳、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为名,利用互联网宣传,通过网名为“依琪依舍”、“艾购2014”、“时尚购物18032”、“福如意饰品”、“男人本色519”、“快活林情趣用品”等网店大肆销售。这些产品为追求所谓效果,加入远超正常剂量的枸橼酸西地那非,对人体健康会造成严重危害。

总局要求,各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加强对网上违法信息的收集、整理、分析,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制售假药违法犯罪行为;加大对药品经营企业的监督检查力度,对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的企业,要依法严肃查处,直至吊销其《药品经营许可证》;涉嫌犯罪的,一律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各互联网经营企业要切实履行责任,进一步强化对入网商家的资质审查和管理工作,发现违法线索,要及时向当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报告。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提醒消费者,在互联网上购买药品时,应在医生或者药师的指导下,选择具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质的网站购买。消费者可登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查询相关资质信息和药品信息。如发现可疑药品,可向当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拨打12331投诉举报。

[/hide]

New App with which people can comment on hospitals is going to be online in February

January 30th, 2016 | by

At the end of February, the first App product which is based on patients’ records and feelings – “Dian Dian Ping Yi” is going online. At the moment it is under the last test period. In “Dian Dian Ping Yi”, patients can grade hospitals’ outpatient service and hospitalization in more than 10 criteria. There are 11 criteria to grade outpatient service: approach for registration, ambient conditions, waiting time, interrogation time, report-waiting time, procedure of outpatient service, overall rating and etc. regarding to hospitalization, there are 10 criteria: days of hospitalization, service of nurse, ambient of wards, meals, total fee, symptom descriptions, overall experience and etc. Patients can write their comments within 120 words. (Source: CN-healthcare.com)

2月底即将上线的医疗版的大众点评,评价指标有何特色?

来源:健康界 2016-01-30

核心提示:2016年2月底,中国首款完全基于患者记录和心得的APP产品“点点评医”将宣布上线。目前,产品正在进行最后的测试阶段。在“点点评医”中,患者总共可以通过数十个维度对门诊和住院进行打分。其中门诊点评的维度有11项,包括:挂号途径、环境条件、候诊时间、医生看病时间、报告等待时间、门诊流程、整体评分等;对住院评价则有10项,包括:住院天数、护士服务、病房环境、饭菜可口、住院总费用、症状描述、整体感受等。在这两方面的评价当中,患者都可以像在大众点评网上对饭菜吐槽那样,写出120字以内的文字评价。

[hide for= “!logged”]

哪家饭馆的推荐菜最好吃、哪个理发店的小哥人帅手艺好?在消费之前,打开大众点评网看一下此前人们留下的评价,这已成为很多人的习惯。无论看到的是赞美,还是一段充满血泪的辛酸经历,都会成为自己消费的参考依据。但时至今日,中国为何还没有一个像样儿的针对医院和医生的大众点评网呢?

2016年2月底,中国首款完全基于患者记录和心得的APP产品“点点评医”将宣布上线。近期健康界独家揭开了这款产品的神秘面纱,发现数十个维度支撑起了整个评价体系。目前,产品正在进行最后的测试阶段。不过,在随后的采访中,部分医疗从业者却对这款产品却持否定态度。

患者如何给医院和医生打分?

在一个完善的卫生体系里,病人理应有权对卫生服务进行评价。在“点点评医”中,患者总共可以通过数十个维度对门诊和住院进行打分。其中门诊点评的维度有11项,包括:挂号途径、环境条件、候诊时间、医生看病时间、报告等待时间、门诊流程、整体评分等;对住院评价则有10项,包括:住院天数、护士服务、病房环境、饭菜可口、住院总费用、症状描述、整体感受等。在这两方面的评价当中,患者都可以像在大众点评网上对饭菜吐槽那样,写出120字以内的文字评价。

大多数患者在诊室中落座之后,总会有意无意地看一下医生的胸牌。因此,“点点评医”也专门设计了患者针对医生的评价体系,包括:在门诊期间候诊、就诊帮助、报告讲解、问诊耐心、服药指导;以及在住院期间自感效果、医生查房、治疗指导、后续康复指导、整体评分等。

“我希望这个平台能让患者在最适宜的区域找到做适合的医院和科室,也能让医院主管部门及时发现问题,成为基于互联网的‘院长信箱’。”开发“点点评医”的北京会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郝亚泓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表示,这款APP在测试阶段已经接入500余家医院,其中包括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并且在患者点评和搜索上,不会将公立和民营区别对待,只要就诊人数多,且患者评价高的医院和医生,就会排名靠前。根据设想,系统未来还会与民营医院的挂号系统对接。

老外是这样让患者点评医生的

事实上,由患者点评医生的体系在国外早就不是新鲜产物。2007年由Mitch Rothschild创建的Vitals公司,就提供一整套信息和分析工具来帮助消费者、服务提供商和健康计划来更好地追踪医疗保健服务的价格和质量。患者可以在Vitals上发表对医生的评价,无论是不是在这个医生这里看过病;同时可以搜索其他患者对医生的评价,以寻找合适的医生。有研究显示,10个患者里有6个会在选择医生前查阅网上对医生的评价。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人员2014年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显示,2000名受访者中,少部分人会在线发表评论,大约25%的受访者会在线查询医生评分网站,其中超过1/3的人会基于这些评分而选择去看某位医生或避开某位医生。

此前有报道称,每个月,Vitals的900万用户在Vitals.com网站上进行25万次的搜索,查找有关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相关信息。用户可以浏览600万条关于100多万名医生的用户评价。

患者满意度能否反应医疗质量?

有业内人士认为,患者的主观感受难以反映客观的临床操作。比如一台手术,病人很难知道医生在自己身上操作的具体过程如何,其所感受到的只有疼痛是否得到了有效管理,医生和护士的态度等。

但有此前有一项针对全美3000多家医院的研究证实,扣除了医院本身规模,等级等因素的影响,一所医院的病人评分越高,手术的风险调整(risk-adjusted)死亡率,再入院率越低,手术过程的指南依从性(guideline compliance)越高。同时,医院的病人满意度与该医院肺炎、心梗和心衰死亡率和再入院率都有关。因此即使扣除了医院本身实力的影响,病人满意度也可以反应医疗质量。

点点评医先让大家评

编辑日前在朋友圈发起一场关于“患者能否客观医生”的讨论,众人发出不少针锋相对的观点。

公立医院医生:患者怎么会知道医生真实的诊疗水平?

医疗集团CEO:无法做到客观,因为医疗不是消费。

媒体人:这款产品不错,但是如何规避医院刷信用需要好好设计。

北京市卫计委工作人员:评价最终一定会被水军淹没。

民营医院副院长:总体认为有意义。我们在医院内部就在做这样的调查,目的是促进内部服务改进。但从医生为出发点,就会觉得治好病,技术好比什么都重要。

公立医院宣传干事:这个系统我两年前就想在医院内部做,不仅要做患者对医生的打分系统,医务人员还要针对行政后勤人员进行打分,成绩计入绩效考核。可惜一直没做起来。

社区医院院长:这个产品会遭到医务工作者的排斥,因为他们不希望患者对他们进行评价,又有多少患者有工夫去评价?

“砖家”:点评的动力在哪里?奖励什么?是下次挂号不用排队,还是送点常用药?这些又谁来买单?看病不是吃饭,不会天天使用的,口碑效应要多长时间才能变现?

另一位“砖家”:评价是有效的,但方法要合理,只要行政垄断存在,类似的评价体系就很难生存,也难以避免作弊。

技术大咖:打分项太多太专业,不看好。

一位正在住院的患者:能挂号上就不错,还管什么评价不评价。

老总如是说

蜂拥而至的讨论让这款患者评医的软件收到了几乎两极分化的声音。郝亚泓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健康界将一些问题进行整理,提给了郝亚泓。

如何让患者的评价反应出医生的真实水平?

郝亚泓:医生的诊疗水平差距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差距在于服务、态度和沟通方式上,这些都可以记录。

患者在点点评医中按区域、病种和科室进行搜索,如何避免使产品成为另一个竞价排名

郝亚泓:不是哪家医院给钱就推哪家医院,而是放在推广位的医院必须满足一定的患者评分和评价条数,这也是这款产品未来的盈利方式。

如何引导患者主动评价?

郝亚泓:认真评价医院和医生的患者我们会支付现金红包,红包中一部分可以自由支取,另一部分让患者用来在系统中购买虚拟鲜花和锦旗,送给相关医生和科室,形成虚拟锦旗墙。

是否介意产品推出后会招致个别医生的反感?

郝亚泓:不介意,因为这是早晚的事。

[/hide]

New service of “One click to call doctors” from Ali Health

January 13th, 2016 | by

On 15th October, together with Didi Travel and Mingyizhudao, Ali Health announced that on 18th and 19th October, free service of „One click to call doctors“ will be released in Beijing, Shanghai, Hangzhou and Nanjing. After customers send requests in the App of Didi Travel, they will get the call from doctors to get to know their basic information. As long as the door-to-door service is confirmed to be necessary, doctors will take a car with a special sign of “Didi Doctor” to offer the door-to-door service. (Source: ZhiyaoNet)

“一键呼叫医生”服务实行,阿里健康能否玩转移动医疗新玩法

来源:中国制药网 2015-10-17

核心提示:10月15日,阿里健康和滴滴出行、名医主刀共同宣布,将在10月18、19日两天,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四个城市推出“一键呼叫医生,随车上门咨询”的免费服务。用户在滴滴出行APP中发出请求后,会接到医生的电话沟通了解用户的基本信息,待确认需要上门服务后,医生即刻搭乘带有“滴滴医生”车贴的滴滴专车上门服务。

[hide for= “!logged”]

10月15日,阿里健康和滴滴出行、名医主刀共同宣布,将在10月18、19日两天,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四个城市推出“一键呼叫医生,随车上门咨询”的免费服务。

即,打开滴滴出行APP后,就能在顺风车、快车右侧看见“叫医生”的选项。当用户处在上门医生的服务范围时,即能看到滴滴医生专车信息。用户发出请求后,会接到医生的电话沟通了解用户的基本信息,待确认需要上门服务后,医生即刻搭乘带有“滴滴医生”车贴的滴滴专车上门服务。

“阿里自身的天猫医馆以及B2B业务布局,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所以在我们的模式中,阿里健康提供了强大的C端患者对接的平台,滴滴提供的是出行的载体,我们提供的是名医,三方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最终将效果做到最佳。”名医主刀创始人苏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而医生集团的接入,亦是阿里健康切入医疗领域的又一次探索。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告诉记者,阿里健康就是围绕药品、医疗、保险来打造生态平台。而盘点近几个月阿里健康的动向,牵手太平洋保险、接手天猫医馆、打造云医院之后,阿里健康的生态平台版图已经初现雏形。

探索医生上门

因为处于前期试验阶段,此次滴滴医生服务在四个城市各安排三辆专车,由三名固定的专车司机负责接送。而四个城市目前参与的科室医生也不尽相同,杭州为心血管内科、全科两个科室、南京为神经科、康复科、普外科三个科室、北京为骨科等四个科室,上海为小儿泌尿外科等五个科室。

除了四个城市提供送医生上门的服务外,滴滴出行和阿里健康还在青岛、济南、苏州等8个城市的近两百辆滴滴专车上配备了2000个药箱,药箱中备有感冒退烧、肠胃消化等应急药品,供乘客按需取用。

倪剑文向记者透露:“这次的合作是阿里健康在医疗领域的新尝试,我们还有很多产品在打造之中,接下来会陆陆续续的上线,继续探索切入医疗的好方式。”

对于此次合作的初衷,苏舒向记者表示:“模式的创新和如何更好的服务于患者,一直是我们公司的宗旨。在我们搭建服务于医生、患者的平台里面,出行是个必不可缺的环节,涉及患者的出行,也涉及医生的出行,跟滴滴的合作就可以把这个环节做得更加流畅。”

记者了解到,名医主刀作为国内最大的移动医疗手术平台,为有不同需求的医院、医生、患者三方提供对接和服务,且不与三方发生利益联系。其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借助互联网的方式,以患者的手术需求作为切入口,打造一个移动医疗手术O2O的平台。

苏舒坦言,作为一个共享经济的平台,跟滴滴打车之前的运营模式肯定有共同之处。但是医疗特有的严谨、专业等特性,需要有专业的平台跟专业的医生与滴滴这一渠道进行对接,满足患者需求。“滴滴早期不仅没有盈利,而且因为补贴还要烧钱。我们现在不需要补贴,但是流量做起来之后,跟第三方的合作或者跟合作方的深入合作会有更大的空间。不过还是会以患者的利益为前提。”他说。

截至今年7月份,名医主刀已经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数千名三甲医院主任级别的专家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而在此次与阿里健康、滴滴的合作中,名医主刀邀请了北京的和睦家医院、上海仁济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知名医院、医生参与。

名医主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是首次尝试,我们这次邀请的是乐于参加本次活动的专家。接下来要根据效果跟滴滴谈具体的战略合作。”

倪剑文也进一步表示:“未来医生上门会成为阿里健康的重要业务而长期存在。我们合作方也不仅仅是名医主刀一家,我们可以为各种公立的、民营的机构和医生集团都提供这样的服务。”

医疗生态雏形初现

阿里健康早已通过搭建云医院探索、布局医疗市场。倪剑文向记者表示:“之前阿里云医院跟医院、医生合作,更多的服务于医疗机构,现在推出的滴滴医生模式则是贴合医生和患者的需求,两者并不冲突的。”

苏舒也告诉记者:“医疗的蛋糕非常大,我们专注于医生,阿里健康的优势在于药品、电商,它也擅长搭建平台。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是长期的,未来在增值服务方面,包括药品、医疗器械,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不过,阿里健康在医疗领域的布局不仅仅在于连接医生、患者资源。今年8月19日,阿里健康通过牵手锐珂医疗积累医疗大数据。双方将在阿里云医院平台上搭建影像诊断平台,推动医疗机构和患者的电子健康档案(EHR)存储在云端,并通过互联网技术、大数据分析等,建立连接医生、患者、药房和第三方医疗服务供应商的生态服务平台。

而在药品、保险领域,近来阿里健康亦是动作频频。在药品方面,阿里健康已经启动接手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医药馆。一旦交易完成,天猫医药馆将注入阿里健康。而在九月中旬,天猫医药馆更是拿到了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A证,意味着阿里健康正式涉足医药流通领域的B2B业务。

在保险方面,阿里健康也在7月份宣布与中国太平洋保险旗下太保安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除了将把太保安联现有的健康险产品实现线上投保、理赔申请、审核、直付等在线流程,还将针对互联网的需求和场景开发新产品,其中包括为在阿里健康云医院就医的患者设计产品。

艾媒咨询CEO张毅分析指出:“BAT三巨头未来会弱化他们在产品端的角色。阿里健康其实也是以资本的角色参与医疗市场,它绝对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平台。他们现有的渠道和资金,也足够支撑他们扮演投资人的角色,以资本的杠杆来调节各个医疗板块的业务。”

倪剑文也坦言:“我们会结合阿里的特色进行平台化的运作,也跟医生、患者对接,但是直接的医疗服务,是通过平台上的机构、医生、第三方组织去提供。现在还不好说平台未来的走向,但是我们会一直朝着平台化去提供互联网+医疗的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到底是什么,大家也都在摸索。”

[/hide]

Public service platform of “looking for drugs” turns online by Ali Health

January 13th, 2016 | by

On 13th January, Ali Health and Guoyao Health Online announced together that a new free search engine for drugs will be open to public. This platform will help patients and their family to look for drugs which are in shortage through a clear and reliable and channel. This platform is also the first one non-profit public platform to help finding drugs. (Source: Bioon)

阿里健康联合国药上线公益寻药平台

来源:生物谷 2016-01-13

核心提示:1月13日,阿里健康与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共同宣布,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寻药平台,以帮助病患及其家属在透明可靠的渠道上寻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紧缺药品,这也是首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共寻药平台。

[hide for= “!logged”]

1月13日,阿里健康与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在线”)共同宣布,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寻药平台,以帮助病患及其家属在透明可靠的渠道上寻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紧缺药品,这也是首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共寻药平台。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国家工信部联合卫计委、中国药学会、药品招标平台统计出64种药品为短缺品种,包括凝血酶、去甲肾上腺素、肝素等救命药。记者打开阿里健康APP,点击首页的”寻药平台”进入寻药主页面,挑选了一种工信部列出的短缺药品的通用名 “重酒石酸去甲肾上腺素”在搜索框输入,随即出现该药品所在各地的医疗机构以及药品剂量等信息,用户还可根据所在区域筛选得到更加精确地按城市排列的所需药品的详细信息。

此外,公众寻药平台还有另外一个入口,登陆阿里健康app后在主页的搜索框中输入药品通用名,如果附近药店和网上药店两个搜索结果中都显示没有这种药品,那么也可看到建议使用”阿里寻药”功能的提示。点击”点击尝试”后即进入”寻药平台”主页。截至目前,这个入口在安卓版本已经上线,IOS版本因为发版流程的缘故将在一周后上线。

据国药在线寻药平台项目负责人刘志强介绍,目前,国药控股供药范围涵盖了国内医院总数的75%,其中,三级医院覆盖率更是高达94%,同时还向超过15万家医药分销商、零售药店提供药品供应,拥有绝大部分市面上的药品流向信息。阿里健康高级产品总监张亮表示,和国药在线一起打造的寻药平台,可以寻找到市面上大部分的药品,基本上可以满足患者及其家属的寻药需求。他提醒用户,在第一版寻药平台还需要在搜索框输入药品通用名的全称,之后的阿里健康app新版本将支持用户的药品名模糊搜索。如果查询用户在系统中无法查到药品信息,还可以打电话给”寻药平台”页面上显示的客服电话咨询,客服会给予更多帮助。

去年8月,杭州一个出生不到8个月的婴儿患上痉挛症,急需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但是周边的医院药房没有这种药品库存,焦急的父母将求药信息发到了朋友圈,这则信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阿里健康的一位热心员工找到了促皮质素的去向并告诉了孩子父母,孩子才得以获得治疗。

急需的药品四处寻觅却怎么样买不到,病患的亲朋好友在微博、朋友圈、论坛发文求助,这样的场景在2015年屡屡出现,需找稀缺药品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性难题。寻药难的现象促使了阿里健康萌生创建公益性寻药平台的想法。

市面上”一药难觅”有两种可能的原因:一是药品生产受原材料等因素制约,产量有限;二是药品流通信息不对称,患者无法有效获得药品流向。对于第一种,需要统计用户搜索记录,与相关厂家进行沟通协调,过程十分漫长。而寻药服务可以立竿见影地解决第二个原因导致的药品稀缺现象,因此,阿里健康便与信息资源丰富的国药在线合作,开发寻药平台产品。

张亮表示,这次阿里健康和国药在线合作,国药在线在政策许可和信息安全的范围内,为”寻药平台”提供药品数据信息,阿里健康则提供技术平台支持,共同建立一个便捷快速的公益寻药系统。根据后期用户反馈的状况,不排除考虑二期在阿里健康开设寻药网友互助平台,使更多有心人可以参与到这件事中,让急需寻找救命药的患者有更多的信息渠道。

刘志强则透露,用户通常需通过寻药平台查询的药品,是不易在药店买到的常见药,而是以医院处方药、稀缺药、进口药、孤儿药等为主。国药的配送服务覆盖国内94%的三级医院,正好满足用户的查询需求。这次寻药平台是初步解决买药难的尝试,将来与阿里健康的合作可能还会进一步拓展服务范围,在用户查询到何处有药品后,可以在线预定、在线挂号等,还会配置相应的用药咨询等服务。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