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Industry Association’

The growth of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slows down; six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cooperate

May 26th, 2016 | by

Recently, six national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 Shanghai Pharma, Baiyunshan PH, Nanjing Medical, HPGC, Tianjin Pharmaceuticals and CQP – signed a memorandum of cooperation about building up a joint medical platform. They plan to invest 500 million in total to establish a purchase platform company, so that the attracting capacity and bargaining power of six companies can be improved, while the purchase and operation cost of enterprises could decrease through the cooperation. (Source: Economic Daily)

医药行业增速放缓 六大药企“抱团”发展

来源:经济日报 2016-05-26

核心提示:近日,国内六大医药企业上海医药、广药白云山、南京医药、哈药股份、天津医药、重庆医药联合签署《筹建联合医药平台合作备忘录》,拟共同出资5亿元,建立采购平台公司,通过合作互通、降低自有品种的准入门槛,提升六方产品引进能力和议价能力,降低企业采购、运营成本。

[hide for= “!logged”]近日,国内六大医药企业上海医药、广药白云山、南京医药、哈药股份、天津医药、重庆医药联合签署《筹建联合医药平台合作备忘录》,建立采购平台公司。在业界看来,如此高起点、高规格的医药企业“牵手”在行业内尚属首次。
六大药企拟出资5亿元设立联合采购平台公司——
医药行业从竞争走向竞合
近日,国内六大医药企业上海医药、广药白云山、南京医药、哈药股份、天津医药、重庆医药联合签署《筹建联合医药平台合作备忘录》,拟共同出资5亿元,建立采购平台公司,通过合作互通、降低自有品种的准入门槛,提升六方产品引进能力和议价能力,降低企业采购、运营成本。
《合作备忘录》指出,六方采购平台主要定位于实现三方面共享服务功能,一是战略品种、代理品种的采购平台,将为各成员企业引进代理和战略产品,降低采购成本;二是作为自有工业产品的共享平台,通过有效机制,促使六方在各自优势区域内相互支持自有工业产品的市场准入和渠道销售工作,降低运营成本;三是作为原辅材料采购的整合信息平台,六方将以工业原辅材料集中采购为合作点,减少原辅材料价格波动对企业影响,实现生产成本的降低。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六方组建的联合采购平台公司重要的业务就是战略品种和代理品种的采购,并将依托南沙自贸区的跨境贸易优势,有望成为全球采购平台。
据记者了解,本次合作的六大医药企业均为行业龙头,拥有药品批文近万个,销售收入合计近3000亿元,销售网络覆盖华南、华北、华东、华西、东北等医药市场。
在业界看来,如此高起点、高规格的医药企业“牵手”在行业内尚属首次。如果六方合作顺利达成,不仅会提升企业在商品、原材料采购谈判中的地位和影响力,统一谈判、统一采购形成的规模优势也将有助于提升产品引进能力和议价能力,同时通过合作互通,有效降低自有品种在各企业的准入门槛,最终实现采购和运营成本降低。
六大药企之所以“抱团”发展,主要源于医药行业增速放缓。近年来,药品生产销售收入增速放缓趋势明显,自2011年起,医药行业增速从20%、18%、13%降到9%左右。医药行业急需转型,“抱团”发展无疑是医药企业突围的有效路径。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平台的搭建顺应了医药行业发展趋势及国家医改政策。一方面,通过放大区域资源优势,加强企业间工、商业网络合作与互通,提升自有品种的渠道销售能力;另一方面,通过商品、原材料的统一采购形成规模优势,加强了产品引进能力和专业服务能力。这也意味着医药行业开启了从竞争走向竞合、互补发展的新模式,不仅有利于促进行业规范标准的建立,对我国医药行业也将带来积极而深远的影响。[/hide]

Public service platform of “looking for drugs” turns online by Ali Health

January 13th, 2016 | by

On 13th January, Ali Health and Guoyao Health Online announced together that a new free search engine for drugs will be open to public. This platform will help patients and their family to look for drugs which are in shortage through a clear and reliable and channel. This platform is also the first one non-profit public platform to help finding drugs. (Source: Bioon)

阿里健康联合国药上线公益寻药平台

来源:生物谷 2016-01-13

核心提示:1月13日,阿里健康与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共同宣布,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寻药平台,以帮助病患及其家属在透明可靠的渠道上寻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紧缺药品,这也是首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共寻药平台。

[hide for= “!logged”]

1月13日,阿里健康与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在线”)共同宣布,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寻药平台,以帮助病患及其家属在透明可靠的渠道上寻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紧缺药品,这也是首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共寻药平台。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国家工信部联合卫计委、中国药学会、药品招标平台统计出64种药品为短缺品种,包括凝血酶、去甲肾上腺素、肝素等救命药。记者打开阿里健康APP,点击首页的”寻药平台”进入寻药主页面,挑选了一种工信部列出的短缺药品的通用名 “重酒石酸去甲肾上腺素”在搜索框输入,随即出现该药品所在各地的医疗机构以及药品剂量等信息,用户还可根据所在区域筛选得到更加精确地按城市排列的所需药品的详细信息。

此外,公众寻药平台还有另外一个入口,登陆阿里健康app后在主页的搜索框中输入药品通用名,如果附近药店和网上药店两个搜索结果中都显示没有这种药品,那么也可看到建议使用”阿里寻药”功能的提示。点击”点击尝试”后即进入”寻药平台”主页。截至目前,这个入口在安卓版本已经上线,IOS版本因为发版流程的缘故将在一周后上线。

据国药在线寻药平台项目负责人刘志强介绍,目前,国药控股供药范围涵盖了国内医院总数的75%,其中,三级医院覆盖率更是高达94%,同时还向超过15万家医药分销商、零售药店提供药品供应,拥有绝大部分市面上的药品流向信息。阿里健康高级产品总监张亮表示,和国药在线一起打造的寻药平台,可以寻找到市面上大部分的药品,基本上可以满足患者及其家属的寻药需求。他提醒用户,在第一版寻药平台还需要在搜索框输入药品通用名的全称,之后的阿里健康app新版本将支持用户的药品名模糊搜索。如果查询用户在系统中无法查到药品信息,还可以打电话给”寻药平台”页面上显示的客服电话咨询,客服会给予更多帮助。

去年8月,杭州一个出生不到8个月的婴儿患上痉挛症,急需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但是周边的医院药房没有这种药品库存,焦急的父母将求药信息发到了朋友圈,这则信息牵动了无数人的心。阿里健康的一位热心员工找到了促皮质素的去向并告诉了孩子父母,孩子才得以获得治疗。

急需的药品四处寻觅却怎么样买不到,病患的亲朋好友在微博、朋友圈、论坛发文求助,这样的场景在2015年屡屡出现,需找稀缺药品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性难题。寻药难的现象促使了阿里健康萌生创建公益性寻药平台的想法。

市面上”一药难觅”有两种可能的原因:一是药品生产受原材料等因素制约,产量有限;二是药品流通信息不对称,患者无法有效获得药品流向。对于第一种,需要统计用户搜索记录,与相关厂家进行沟通协调,过程十分漫长。而寻药服务可以立竿见影地解决第二个原因导致的药品稀缺现象,因此,阿里健康便与信息资源丰富的国药在线合作,开发寻药平台产品。

张亮表示,这次阿里健康和国药在线合作,国药在线在政策许可和信息安全的范围内,为”寻药平台”提供药品数据信息,阿里健康则提供技术平台支持,共同建立一个便捷快速的公益寻药系统。根据后期用户反馈的状况,不排除考虑二期在阿里健康开设寻药网友互助平台,使更多有心人可以参与到这件事中,让急需寻找救命药的患者有更多的信息渠道。

刘志强则透露,用户通常需通过寻药平台查询的药品,是不易在药店买到的常见药,而是以医院处方药、稀缺药、进口药、孤儿药等为主。国药的配送服务覆盖国内94%的三级医院,正好满足用户的查询需求。这次寻药平台是初步解决买药难的尝试,将来与阿里健康的合作可能还会进一步拓展服务范围,在用户查询到何处有药品后,可以在线预定、在线挂号等,还会配置相应的用药咨询等服务。

[/hide]

The specialized committee of Internet mobile medical treatment has set up

December 9th, 2015 | by

Few days ago, the specialized committee of Internet mobile medical treatment of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ealth Industry and Enterprise Management (NAHIEM) has set up in Beijing. It is said that the committee consists of authoritative academic experts in this domain, medical institutions and companies for production and management. The aim is to communicate about the study, research and production of Internet mobile medical treatment. (Source: China Youth News)

互联网移动医疗专业委员会成立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5-12-09

核心提示:日前,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互联网移动医疗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据介绍,该委员会由该领域权威学术专家,医疗机构及生产经营等单位共同组成,以搭建互联网移动医疗健康产学研交流为宗旨。

[hide for= “!logged”]

日前,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互联网移动医疗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

成立大会上通过了《互联网移动医疗专业委员会管理规程》,并表决通过了《互联网移动医疗专业委员会理事会成员名单》。据介绍,该委员会由互联网移动医疗健康领域权威学术专家,医疗机构,互联网移动医疗健康产业的生产经营、科研开发、互联网移动医疗健康管理、信息服务和教育培训单位共同组成,是以搭建互联网移动医疗健康产学研交流为宗旨的重要平台。大会上还启动了懿家乐互联网移动医疗服务平台。

[/hide]

50 health alliances will be built in Beijing to relieve difficulties of visiting doctors by classification treatment

August 13th, 2015 | by

Health alliance means one large-scale tertiary hospital – as the core hospital – unites other tertiary or second-class hospitals and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institutions in a specific area to build an alliance. The press secretary of Beijing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Gao Xiaojun said at an interview, that around 50 health alliances will be built in Beijing until the end of 2016. It will become a key point to set up the model of classification treatment, to cover all area residents and relieve difficulties of visiting doctors. (Source: Xinhua Health)

北京将建50个区域医联体 通过分级诊疗缓解看病难

来源:新华健康 2015-07-22

核心提示:医联体是指在一个区域内,由一家大型三级医院为核心医院,联合多家三级、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作为合作医院,组建成一个“大手拉小手”的联合体。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将建设50个左右的医联体,作为构建分级诊疗模式重要抓手,实现医联体服务辖区居民全覆盖,从而缓解居民看病难问题。

[hide for= “!logged”]

近日,“北京市区域医联体试点全面启动”荣膺2014《中国卫生》年度“推进医改,服务百姓健康”十大新举措。

“患者不仅存在看病难问题,有的还存在看病远问题。”北京市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将建设50个左右的医联体,作为构建分级诊疗模式重要抓手,实现医联体服务辖区居民全覆盖,从而缓解居民看病难问题。”

到大医院就诊可走“绿色通道”

医联体是指在一个区域内,由一家大型三级医院为核心医院,跨部门,跨隶属关系,联合多家三级、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作为合作医院,通过签约,组建成一个“大手拉小手”的联合体,实现“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康复回社区”的有序就医格局。

高小俊指出,医联体是一项开创性的制度安排,也是紧紧围绕国家“建机制,强基层,保基本”的医改目标和要求推出的。从2013年至今,北京市共成立38个区域医联体,其中包括38家核心医院,涵盖382家医疗机构,实现了优势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通过分级诊疗的模式,有效缓解北京市居民‘看病难’、看专家难的问题,使社区居民在家门口就可以看上大医院的专家。

“北京市2014年常住人口2151.6万人,而去年全市医疗机构完成门急诊诊疗人次近2.3亿,这好比说北京市每一名常住人口平均每年要到医院看11次病。当然,这2.3亿的诊疗人次,其中有部分外地患者。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到三级医院看病的患者中,有2/3都是常见病、一般性疾病或慢性病患者,如果这些病能够在基层医院或者一般的医院解决,就可以大大缓解百姓‘挂号难,看病难’问题。”高小俊说。

据悉,2013年底北京市卫计委同市发改委、市人力社保局等部门联合制定下发了《北京市区域医疗联合体系建设试点指导意见》。《意见》一经下发,北京市平谷区、海淀区、朝阳区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率先实现了区域医联体对辖区居民全覆盖的要求。高小俊说:“比如北京朝阳医院医联体联合13家医疗机构,按照‘分级诊疗、急慢分治、双向转诊’的要求,为疑难病、危重症患者开通了绿色通道,而将康复治疗或延续治疗的患者下转到了基层医院。同时,在医联体内部搭建了统一的医学影像信息系统平台,实现了医联体内的远程会诊。这些措施不仅方便了基层的患者,让百姓就近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卫生资源,也缓解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的现象。”

然而,京版医联体创建虽然秉承了‘医者先行’的理念,但在实际推进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对此,高小俊认为,在“倒逼”机制的影响下,北京市人大、市政协及各有部门深入调研,积极完善与医联体相关的工作机制和政策配套措施,初步建立了医联体推进的支撑体系,比如在医保支付、患者康复、医师晋升、待遇、财政等方面,都在结合医联体推进需要进行相应调整或正在调整当中。

合作办医缓解外地患者赴京就医难题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研究统计和抽样测算,2014年北京市内三级医院外来就诊患者达3036万人次,外来就医流动人口日均70万左右,北京俨然成了“全国看病中心”。

究其原因,高小俊认为,医疗资源布局不均衡,医疗秩序不够合理,分级诊疗、预约门诊都未实现。比如京津冀地区,一方面,北京、河北医疗资源差距较大,导致不少河北病人到北京就医;另一方面,由于医疗体系不够完善,医疗资源紧张与资源浪费现象并存。“所以,推进北京医疗卫生事业与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合作共建,将有助于合理配置医疗资源,从而缓解外地患者赴京‘就医难’问题。”

高小俊举例说:“比如我们已经开展了北京朝阳医院、天坛医院和肿瘤医院与河北燕达医院的合作,燕达医院的门诊量有较大提高,方便了当地患者就诊;再比如,北京儿童医院与河北保定儿童医院托管式的共建,就是通过派执行院长参与医院管理,主任医师到医院进行诊治、带教、培训等多种方式,帮扶合作医院提高医疗能力和管理水平,从而更好地实现京津冀地区医疗资源协同发展的要求。”

[/hide]

Electronic businesses of the big health industry get together at Xihu;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fight for the throne

April 28th, 2015 | by

On 13th April, Electronic Business of The Big Health Industry Forum 2015, as well as six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branch of chain drugstore of China Medical Pharmaceutical Material Association, inaugurated at Hangzhou. The government, media and representations of enterprises discussed the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medical pharmaceutical electronic business. With a huge market and potential profits, the big health industry becomes an important battleground of Internet. Experts think that if e-business wants to develop further, there are three barriers to break – political barrier, customer barrier and channel barrier. The real demands of patients are needed to be deeply understood to activate the vitality of medical pharmaceutical e-business. (Source: Life Times)

大健康电商西湖论道,药企逐鹿3万亿蛋糕

来源: 生命时报

核心提示: 4月13日,2015大健康产业电子商务(西湖)论坛暨第六届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分会年会”在杭州开幕。政府、媒体、企业代表共论医药电商发展方向。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潜在的巨大利益, 大健康产业成为互联网的重要战场。专家们指出,医药电商想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必须打破三大壁垒-政治壁垒、消费者壁垒和渠道壁垒。要激发医药电商的活力,必须深度理解患者用户的真正需求。

[hide for= “!logged”]

4月13日,2015大健康产业电子商务(西湖)论坛暨第六届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分会年会”在杭州开幕。政府、媒体、企业代表共论医药电商发展方向。

媒体的第一个身份是做合理用药、科学买药的倡导者,帮医药企业讲药,帮消费者懂药。第二和第三是做健康服务平台的推动者和践行者,让经营者增加营销的手段,让消费者减少防病治病的误区。媒体和医药行业开展亲密无间地合作,与各种资源实现跨界、整合和共赢,才能让电商承载起生命的温度,共同开创产业的发展与未来。

在电子商务席卷整个大健康产业的当下,医药企业在新时代新机遇下的发展模式,已成为社会各界瞩目的焦点。4月12—15日,中国医药物资协会主办的“2015大健康产业电子商务(西湖)论坛暨第六届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分会年会” 以“聚势.领变革”为主题,在杭州启动,政府主管部门代表、中医国医大师、业内专家学者、医药工商零售业负责人、医药电子商务行业代表齐聚一堂,共论电商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未来走向。

  大健康产业成为互联网的重要战场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郭亚洲表示,自国家食药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已明确指向开放处方药网上销售,政策放开让3万亿规模的大健康电商市场扑面而来。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潜在的巨大利益,让大健康电商引发产业资本蜂拥而至。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A股涉足医药电商乃至布局互联网医疗的上市公司已达到超过40家。其中既有传统医药企业,也有互联网公司,而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更是不断加码,从而加速我国大健康电商进入模式喷发、数量爆发阶段。

在本次西湖论坛上,主办方着重发布了《2014年中国医药电商数据报告》,对中国医药电商2014年进行全面、系统的梳理,为医药电商的发展提供了数据支持。

 产业发展需要打破三大壁垒

虽然中国医药电商迎来了全新的时代,然而,郭亚洲也指出,在大健康产业电商蓬勃发展的路上,阻挡着大健康产业电商发展的各类问题也渐次显露,资金成本、人才储备、运营模式、物流体系等等方面,均存在风险和矛盾。

为探讨新政下大健康电商企业的应对与前景,推动大健康电商产业有序发展,本届西湖论坛邀请了数十位政界高层、学界名家、企业领袖和国内一线互联网顶级专家,共同探讨电商发展之道,以期让传统的医药企业真正来一次与互联网的思想碰撞、一起分享有效的解决办法。

专家们指出,医药电商想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必须打破三大壁垒。首先是政策壁垒,尤其是处方药和医保两座大山,尚需要时间来解决;其次是消费者壁垒,如何解决其网络购药的信任感;最后,渠道壁垒,如何在保证医院利益、医生利益的前提下铺开网络渠道。

 把服务做到极致才能激发产业新活力

作为此次论坛的战略合作媒体,《生命时报》近年来依托于传统纸媒,也一直在探索着以不同的媒介形态、传播样式去搭建高品质、立体化的健康信息传播和服务平台。“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传统产业亟需变革的迫切感。”吴天红社长深有感触地说:“这种转型升级无论在哪个领域都是共通的,创新是所有传统业发展的灵魂。”

生命时报社吴天红社长在开幕式上代表媒体致辞

此外,“要激发医药电商的活力,必须深度理解患者用户的真正需求。”也是此次论坛与会者的共同观点。紧紧围绕患者的真实刚性需求,做到极致的服务体验,才能真正激发出医药电商的新活力,实现最终盈利。

鉴于此,吴天红社长呼吁将媒体的三重身份进行到底。第一个身份是做合理用药、科学买药的倡导者,帮医药企业讲药,帮消费者懂药。第二和第三是做健康服务平台的推动者和践行者,让经营者增加营销的手段,让消费者减少防病治病的误区。“媒体和医药行业开展亲密无间地合作,与各种资源实现跨界、整合和共赢,才能让电商承载起生命的温度,共同开创产业的发展与未来。”

[/hide]

Kuaidi Taxi cooperates with Ali Health, delivering medicine by shuttle transfer

February 5th, 2015 | by

A few days ago, two stores of Eqianfang pharmacy launched the activity of delivering medicine by shuttle transfer. It’s known that the service of shuttle transfer was provided by Kuaidi Taxi, while the cost of the shuttle transfer was also paid by Kuaidi Taxi. (Source: ZhiyaoNet)

快的联合阿里 开始玩专车送药

来源:中国制药网

核心提示:日前,时代千方大药房望京店、中关村店已经推出了“你买药、阿里健康专车免费送回家”活动。经了解,这个专车指的就是快的打车,并且专车配送的费用是由快的方面负责的。

[hide for= “!logged”]

早就听说阿里健康APP会选用“快的打车”模式卖药,并且快的打车一月中旬完成的新一轮总额6亿美元的融资就有阿里参与投资。而最近,快的竟又和阿里联合,开始玩专车送药。

日前,时代千方大药房望京店、中关村店已经推出了“你买药、阿里健康专车免费送回家”活动。经了解,这个专车指的就是快的打车,并且专车配送的费用是由快的方面负责的。

一直以来,快的打车模式都不太为医药电商同行们看好,原因是打车和购药的场景不同。其中一点就是配送,阿里健康的合作药店自开通以来都是药店专门派人送药,对于药店来说要时刻抽出配送的人员是个难题,并且配送人员也不能够保证其专业程度,记者亲身体验了一次,单说送药这块,阿里健康的用户体验就明显不如其它同类送药产品。

拿快方送药来说,从下单到送达全程大概25分钟左右,并且有专门的配送人员、配送药箱,全程跟踪位置、温度、湿度。而阿里健康,从下单到配送用了一个多小时,当然,由于地域原因可能造成配送时间差异,这样单纯的比较并不客观,但就配送专业程度来说,从下单比价速度、到配送途中对药品状况的把控,阿里健康明显逊色、业余了许多。

而现在,如果加上快的打车作为专车配送的话,可能就大不一样了。目前此业务只在局部地区开通,用户体验具体如何还不好说。问题是,如此一来,配送流程的具体操作过程到底能不能将购药和打车的优点结合起来?快的司机也不是专业的配送人员,配送的专业程度怎么保证?出钱又出力,快的打车究竟还能坚持多久?

据悉,快的所获得的新一轮融资,是国际知名投资机构软银集团领投的,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老虎环球基地也参与了投资。而此次快的联合阿里健康,提供专车送药服务,则是以宣传为主要目的,如果一直这样“费力不讨好”,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最终到底能不能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还得看双方下一步的发展。

[/hide]

Alibaba health group releases health cloud platform which will provide the data service about medical treatment

October 16th, 2014 | by

Alibaba Health Group held the conference of medical data and released the Ali Health Cloud Platform – Data Service, which can provide the production and service of market evaluation and decision, optimizing of selling network, management and tracking of channel, and convenient management of the supply chain for the enterprises. (Source: Xinhuanet)

阿里健康发布健康云平台 将提供医疗数据服务

来源:新华网

核心提示:阿里健康14日举办了主题为“大数据时代医药行业的变革与机遇”医药数据会议,并在会上发布了“阿里健康云平台——数据服务”,以及与平台相应的医药大数据战略。

[hide for= “!logged”]

今年年初,阿里巴巴集团联手云锋基金对中信集团旗下中信二十一世纪有限公司进行总额1.7亿美元的战略投资。阿里入主后,中信二十一世纪有限公司更名阿里健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此次会议,是阿里健康的首次公开亮相。

据了解,阿里健康将提供数据资源和技术能力帮助客户和合作伙伴运营。阿里健康及其合作伙伴嘉华汇诚已与华润双鹤、嘉和家事等多家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关系,通过阿里健康云平台存储、计算、数据的支撑,为企业提供市场评估与决策、销售网络优化、渠道治理与跟踪、供应链便捷管理等产品与服务。此外,阿里健康合作伙伴英克科技也通过平台接口开发出面向单体零售药店、医疗诊所的进销存系统。

[/hide]

Zhuhai Hospitals Delay 290 Million Yuan to Pharmaceutical Firms

July 1st, 2014 | by

According to Medicine Circulating Trade Association in Zhuhai city, the amount of delayed payment from local public hospitals to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has reached 290 million Yuan, which brings many pharmaceutical firms, especially those small-, and middle-sized firms to a very difficult situation. Some of them have to borrow money with high interest rate to keep their operation running. The trade association is considering organizing a court claim to ask the payments from the hospitals.

珠海公立医院被曝拖欠药企货款2.9亿

来源:羊城晚报
核心提示:“企业快要被拖垮了!”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会长苏韦锟向记者表示,因被公立医院严重拖欠货款,不少企业已举步维艰,“我们协会中被拖欠得最 厉害的一家企业,共被拖欠了9000多万元,现在该企业只能到处找银行抵押贷款,甚至去借高利贷才能维持运转。”

记者近日采访珠海市医药流通协会获悉,珠海市几大公立医院拖欠13家医药企业货款共计2.9亿元,已有药企靠高利贷才能运转。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拟组织药企,将欠款的公立医院告上法庭,追讨欠款。

被拖欠2.9亿元

13家药企叫苦

“企业快要被拖垮了!”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会长苏韦锟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因被公立医院严重拖欠货款,不少企业已举步维艰,“我们协会中被拖欠得最厉害的一家企业,共被拖欠了9000多万元,现在该企业只能到处找银行抵押贷款,甚至去借高利贷才能维持运转。”

苏韦锟说,以已上报数据的会员企业来统计,13家珠海本土药企被公立医院拖欠货款达2.9亿元。据称,珠海市各大公立医院均存在严重拖欠款问题,该市最大 的一家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达81036330元,另一家公立医院平均欠款时间为12.7个月,欠款金额为68124684元,珠海四大公立医院中,欠款 最少的医院欠款数也达到43779274元,平均欠款时间最短的也达到了7.3个月。除四大公立医院之外,其他医疗机构平均欠款时间约为3个月,欠款总金 额为46417347元。

苏韦锟指出,根据广东省相关规定,“医疗机构须严格按照购销合同约定的时间及时与经销商结算货款,自收到药品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60日。”

卫计局称属实

问题未见解决

因药企被公立医院欠款严重,今年4月1日,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通过珠海市政府信访办,以行业协会文件的形式,致函珠海市分管医疗卫生的副市长龙广艳, 反映以上情况。苏韦锟向羊城晚报记者出示了珠海市卫计局对此事的复函(复函时间为4月28日),珠海市卫计局在复函中称“来信反映情况基本属实”,并表示 “收到来信后,我局领导高度重视,近期将针对存在问题,召集各相关医院负责人共同研究处理意见,制定措施,推动各医院尽快偿还医药货款。”苏韦锟说,卫计 局相关负责人告知他们,当时卫计局专门组织涉事医院相关负责人开会,对此进行协商与督促。

“但至今两个月快过去了,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联系药企商量对策、药企也没有较明显回款。”苏韦锟说。

明知医院撒谎

弱势药企哑忍

在珠海市医药行业打拼20余载的苏韦锟说,一般像广药等掌握了大量救命药、独家药的企业,公立医院不太会拖欠他们的货款,而珠海一些本土中小型企业,通过招标与各大公立医院达成合作的,医院会因各种原因拖欠货款。

“最常见的理由是医保欠医院钱、医院搞建设没钱之类。”苏韦锟说,少数药企因被拖欠,忍痛“壮士断腕”不再给公立医院供货,但大部分药企却进退两难,“你不继续供货,你之前没拿回来的货款还想不想要了?”

令这些药企无法舍弃公立医院的理由是,“你不上,别人就上了”。苏韦锟说,需要招标的药品竞争比较激烈,你不给公立医院供药,还有其他的企业等着上呢,“公立医院处于一个很强势的地位,没办法”。

医保是否会欠医院钱呢?记者从各大医院了解到,在珠海,常规医保基本当月就结给医院。珠海医保方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当月结清外,医保方面还会提前给予医院一个月的周转金,“医保绝对不会欠款导致医院资金难以周转!”

行业协会出头

组药企打官司

记者获悉,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近期拟组织药企,将拖欠药企货款的公立医院告上法庭,共同追讨欠款。

苏韦锟说:“行业协会来组织企业打官司,这在医药行业是开全国先河的,影响应该很大,只能这样破釜沉舟了。”

不过,不少被欠款的药企仍然犹豫,他们认为赢了官司很可能拿不到钱。据悉,去年11月,珠海市同创医药有限公司状告珠海市三灶医院的官司有了判决,法院判定珠海市三灶医院清还拖欠的40万元货款,但半年过去,三灶医院仅象征性地归还了8万元左右,仅占全部欠款的20%。

“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受害的不只是药企本身。”苏韦锟说,货款被拖欠,引起备货不足,最终或会导致民众用药少、用药难。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阳光采购 平台”规定“急救药品必须在4小时内送到,普通药品必须在24小时内送到”,但由于这边医疗机构欠款严重,那边医药公司与生产厂家以“款到发货”“先款后 货”等方式结算,医药公司的资金周转已出现严重问题,备货不足成为普遍现象。

“珠海的医药产业是支柱产业之一,企业生存环境正在因此恶化。”苏韦锟说。

医院回应

有的承认有的拒访

珠海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情况是否真如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所反映的那样?为此,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涉及此事的几大公立医院。有医院承认确有此事,但 不清楚以上数据是否准确,并称曾经参与卫计局为此召开的会议;也有公立医院不否认此事,但明确拒绝记者采访,称“怕把握不好”;有公立医院则称对此不清 楚。

究竟“公立医院拖欠药企2.9亿元”内情如何,公立医院是否有苦衷,拖欠货款顽结何时能解开?羊城晚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CMS to Publicly Release Medicare Physician Payment Data

April 7th, 2014 | by

On Wednesday,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announced that it will release Medicare physician payment data on April 9, 2014 to the public for the first time,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s . Specifically, the data will include Physicians’ names and addresses, Summaries of the services provided, and the amount providers were paid for the services. The data won’t include any patient information.

In total, the data will list details of more than $77 billion in Medicare payments to more than 880,000 providers for about 6,000 different procedures and services. (Source: New York Times)

 

美国将公布880,000名医生医保支付记录 医生炸开锅

来源:健康界 作者:医药卫生网

尽管美国医生反对了近30年,民众仍将在下周三看到美国医疗保险支付给880,000名医生的详细信息。这些数据可能会将一些医生可疑的收费记录公布于众。

CMS公布数据:旨在提高透明度,遏制医疗腐败
根据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中心(Center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CMS)4月3日官方网站公布的消息称,价值77亿美元的2012年医疗保险B部分的支付费用明细将于下周三(4月9日)公布。CMS副 署长乔纳森?布鲁姆称,公布的信息将包括医生的供应商信息,医生的收费,医生的病人数量以及医疗保险支付给医生的信息。
布卢姆透露,这些数据可以让公众比较多种不同类型的医疗服务和程序,并且允许公共数据分析师计算出收费和服务量的异常值。
布鲁姆在4月2日给美国医疗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的信中写道。”公布支付给医生的费用信息,将会增加医保支付医生服务费用的透明度,遏制医疗浪费和滥用,此举对于公众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
AMA强烈抗议:严重侵犯医生个人隐私
对此,AMA在4月2日(周二)晚间发表声明,表示会密切关注CMS大范围地公布涉及医生的医保支付数据。该声明称公布数据会误导公众做出不合理甚至有 危害的诊疗决定,同时还会使公众对医生产生不必要的偏见,更严重的是可能会毁掉一些医生的职业生涯。该协会要求CMS允许医生在数据发布之前检查和纠正自 己的信息。
1979年,出于对医生隐私的保护,AMA与佛罗里达州医学会成功地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说服了一位联邦法官,从而永久性地废止了医疗数据的公开。AMA强烈抗议公开涉及医生个人的医疗保险支付的数据,他们认为这将违反医师的个人隐私权。
美国公众:对医疗保险的透明度要求逐渐提高
从永久性地废止医疗保险支付数据公开以后,发生了很多改变。布鲁姆说,公众对于提高医疗保险透明度的要求越来越迫切,布鲁姆借用了几则华尔街发表的的消 息,这些消息中包含的数据和CMS即将公布的数据相似,只是数据量小了很多,但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窥探医保支付给医生过程中的浪费、欺诈和滥用。代表患者利 益的人认为,这些数据还将有助于让消费者和保险公司知道哪些医生有足够的病人数量,拥有足够数量病人的医生被认为是安全的从业人员。
佛罗里达州的不允许公布医保支付数据的禁令,被华尔街日报的母公司道琼斯公司起诉后推翻,后来这一禁令在去年被另一位来自杰克逊维尔的法官取消了。这也为CMS公布信息扫清了道路上的障碍。
最初的信息发布只能根据信息自由法案,经过特别设计的要求后才能发布。但经过多家媒体的强烈要求,CMS透露,现在必须遵循联邦法案,公布一些被媒体经常要求公开的信息。
“大鱼”出现:303个医生每年人均拿走420万美元
卫生和人类服务(HealthandHumanServices,HHS)总监办公室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有303个高收入的医生,每人拿回家420万 美元,这是一个超出平均收入水平非常多的数字,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审查当中。这303个医生当中的3个,已经被吊销了医师执照,另有两人被起诉。分析 报告称,剩余的880,000左右的医生平均每年约挣78,000美元。
(http://www.yywsb.com)

Fake Medical Institute Earns $1.6m

February 22nd, 2014 | by

CCTV has exposed an illegal medical organization that makes money by selling fake awards, the Beijing Times reported.

The Chinese Hospital Management Association, which claims to be a subordinate of the country’s health authority, had invited numerous hospitals and medical enterprises to its annual award ceremony. All attendees receive awards as long as they pay fees. Furthermore, they said that the former officials from the NHFPC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will be in attendance. However, the official of NHFPC made a public statement few days later that he had never attended any activity of the association.(Source: ChinaDaily)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公开卖奖牌

来源:新华社

 

核心提示:就在今年1月11日,一个名叫“医院管理学会”的组织在北京召开了名为“2013中国医院管理学术年会暨颁奖典礼”,这里颁出的奖项全是明码标价,很多与会者就是为了一块牌子,愿意花高价前来“购买”。

走进一些机构,常常会看到一些牌子上面写满了荣誉,光彩夺目。有些牌子当然是靠诚实劳动、热情服务换来的,但是有些其实是投机取巧、花钱买来的,而让人不 安的是,这样的乱象甚至还发生在医疗卫生行业里。就在今年1月11日,一个名叫“医院管理学会”的组织在北京召开了名为“2013中国医院管理学术年会暨 颁奖典礼”,这里颁出的奖项全是明码标价,很多与会者就是为了一块牌子,愿意花高价前来“购买”。

300与会者来了就有奖

今年1月11日,一个名为“医院管理学会”的组织,在北京某家五星级酒店召开了名为“2013中国医院管理学术年会暨颁奖典礼”的活动,该年会的重点是为与会者颁发奖项,年会的主办方称,此次评选是本着“客观公平公正”的原则,并表示将开启中国医疗事业一个全新的时代。

据了解,有众多医学界机构和个人参加此次颁奖,如医疗机构、医药企业、医药物流和医疗器械公司等多领域单位,评选活动所颁发的奖项听上去不仅权威,而且也都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全国十大百姓满意放心医院”、“十大百姓用药放心药企”、“百姓放心示范药店”等几十种专业领域的奖项。

在颁奖仪式上,来自全国各地获奖的机构和个人有将近300个,而且只要来了,奖项就都有份。与会的机构和个人少的拿了一个奖,多的拿了好几个,在记者采访中,一单位拿了4个奖。

然而,在如此专业性强的颁奖仪式上,还出现了和医学领域完全不搭界的行业,一名与会者表示自己来自餐饮企业,“我也纳闷,我们餐饮怎么也来了。进来都没找 到地方,后来一打听,医院学术讨论会。”该与会者还称,自己却还在评选中拿到了“最具品牌餐饮100强”的奖项。每个奖项都名码标价

该学会一工作人员称,每个奖项要价多少也是有明码标价的,如“百姓满意放心医院”、“文明示范医院”、“优质服务示范医院”等每项两万二,“全国十大百姓 满意放心医院”、“十大文明服务示范医院”、“十大诚信品牌医院”、“十大百姓放心示范医院”等是每项两万八,“优秀院长”、“中国医院优秀院长”、“最 具惠民精神优秀医院院长”、“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优秀管理者”等每项一万八。

记者注意到,在活动中所评的奖项大多是和百姓挂钩的奖项,但活动自始至终并没有提到相关统计数据。对此,主办方负责人表示,获奖并不需要老百姓评选,“差不多就行了,说你先进你就先进,说优秀就是优秀,我们代表我们自己,认为他是优秀不就完了吗,盖上章完事了。”

领导嘉宾吸引与会者

从记者的调查结果来看,这个名叫“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组织,主办的全国百姓满意放心医院的评选活动,实际上是一个不正规的组织举办的营利活动。主办方通过高额邀请相关专家和领导,在学会中担任名誉领导,让与会者“闻风”参加。

主办方负责人称,“请领导都需要费用的。哪个领导出席,到时候给人点儿(钱)。”正是因为这些重量级人物的加入,让不少机构和个人慕名而来。主办方虽然花 了小钱,但是却赚了大钱。记者在主办方所发的《光荣榜》上统计,奖牌一共发放了321块,按照会务组工作人员的报价,这次主办方收了将近1000万元。同 时,成本却只在租会场、制图章、弄匾等低价花费。如此挣钱的买卖,与会者不禁感慨起来,“1000万元,一个中等企业一年的利润啊”。

而这样挣钱的评比活动,已经办得有年头了。活动主办方负责人表示,明年开完了两会,在落会之前,还将在海南博鳌组织一次会议。

花钱买个牌就为装门面

面对这样一个荒唐的评比,来领奖的人其实也都是心知肚明,一些与会者也对此次颁奖表示怀疑,认为有敛财的嫌疑。但这些与会的机构和个人依然来捧场,其实他 们也都怀揣着自己的目的。首先,参加这样的活动,可以和曾在主管部门担任领导职务的重量级人物合影留念。其次,这样的奖项拿回去,还是有很多作用的。一些 企业负责人表示,这对招标等项目上还是有用的。“花钱买个牌,装门面,回去以后挂着糊弄老百姓呗。”

甚至还有与会者称,拿到奖后回去多仿做些,再倒卖给集团的其他医院,2000元一个。“上回4万块钱,就买了这么大一个牌。不过那个我也没亏,回去我又做了30个。卖30个,一个卖3000元,卖了9万块钱,还挣了5万。”
(责任编辑:肖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