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Legislation’

The Chinese Medicine law is finally issued after brewing for 30 years

February 10th, 2017 | by

On 25th December, the Chinese Medicine law was issued. It is the first national law which aims at promoting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t offers powerful legal support to develop the healthcare of Chinese medicine. The Chinese Medicine law contains 9 chapters with 63 terms and will come into effect on 1st July, 2017. (Source: Xinhua News Agency)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酝酿30年终出台

来源:新华社 2016-12-26

核心提示:12月25日,我国首部为传统中医药振兴而制定的国家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诞生,为继承和弘扬中医药、促进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法律支撑。中医药法分为“中医药服务”“中药保护与发展”“中医药人才培养”“中医药科学研究”“中医药传承与文化传播”“保障措施”“法律责任”等9章,共63条,将于2017年7月1日起施行。

General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published the instruction about accelerating and regulating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July 9th, 2016 | by

Signed by Li Keqiang, the Prime Minister,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recently published the instruction about accelerating and regulating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The instruction deploys 14 important tasks and projects from four aspects:  strengthening the application basis; deepening the application comprehensively; regulating and promoting the service of “Internet + Healthcare”; and enhancing to build up the security system. The important tasks and projects include: setting up a unified and interconnecting health information platform; promoting the share of the healthcare big data resources; researching and promoting digitized healthcare smart devices; developing the smart healthcare service; setting up the application system of telehealth comprehensively; strengthening the healthcare data safety guarantee. (Source: The Xinhua News Agency)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

来源: 新华社 2016-06-24

核心提示: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从夯实应用基础、全面深化应用、规范和推动“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加强保障体系建设等四个方面部署了14项重点任务和重大工程。主要包括:建 设统一权威、互联互通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资源共享开放;研究推广数字化健康医疗智能设备;发展智慧健康医疗便民惠民服务;全面建立远程医疗应用体系;加强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保障。

[hide for= “!logged”]

新华社北京6月24日电 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署通过“互联网+健康医疗”探索服务新模式、培育发展新业态,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医疗卫生事业,为打造健康中国提供有力支撑。

《意见》指出,要坚持以人为本、创新驱动,规范有序、安全可控,开放融合、共建共享的原则,以保障全体人民健康为出发点,大力推动政府健康医疗信息系统和公众健康医疗数据互联融合、开放共享,积极营造促进健康医疗大数据安全规范、创新应用的发展环境。到2017年底,实现国家和省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以及全国各级药品招标采购业务应用平台互联互通,基本形成跨部门健康医疗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到2020年,建成国家医疗卫生信息分级开放应用平台,依托现有资源建成100个区域临床医学数据示范中心,基本实现城乡居民拥有规范化的电子健康档案和功能完备的健康卡,适应国情的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模式基本建立,健康医疗大数据产业体系初步形成,人民群众得到更多实惠。

《意见》从夯实应用基础、全面深化应用、规范和推动“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加强保障体系建设等四个方面部署了14项重点任务和重大工程。主要包括:建设统一权威、互联互通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资源共享开放;推进健康医疗行业治理、临床和科研以及公共卫生的大数据应用;培育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新业态;研究推广数字化健康医疗智能设备;发展智慧健康医疗便民惠民服务;全面建立远程医疗应用体系;推动健康医疗教育培训应用;推进网络可信体系建设;加强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保障;加强法规和标准体系以及健康医疗信息化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等。

《意见》强调,要建立党委政府领导、多方参与、资源共享、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要从人民群众迫切需求的领域入手,重点推进网上预约分诊、远程医疗和检查检验结果共享互认等便民惠民应用;支持发展医疗智能设备、智能可穿戴设备,加强疑难疾病等重点方面的研究;加快推进基本医保全国联网和异地就医结算;选择一批基础条件好、工作积极性高、隐私安全防范有保障的地区和领域开展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试点。要研究从财税、投资、创新等方面制定政府支持政策,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基础工程、应用开发和运营服务。要加快健康医疗数据安全体系建设,加强对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安全、患者隐私、商业秘密等重要信息的保护。

[/hide]

US court hands major victory to Obama on healthcare law

June 30th, 2015 | by

The US Supreme Court has upheld the nationwide availability of tax subsidies that are crucial to the implementation of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signature healthcare law, handing a major victory to the president. (Source: Al Jazeera)

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支持奥巴马医改法案

来源:新华网

核心提示:经过数月论辩,美国最高法院25日对总统奥巴马推出的医疗保险改革法案中有关补贴条款作出裁决,支持联邦政府向640万参保者继续发放医保补贴。

The biggest reform of medicine pricing in China has been settled

May 29th, 2015 | by

Accepted by the State Council,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united with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and Ministry of 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Security, announced the reforming idea about the price of medicine. From June 1st, 2015 the pricing of the vast majority of medicine by government will be canceled. The drug purchase system will be perfected. The medicare will play a role in pricing. The actual transaction price of drugs will be formed mainly by the market competition. (Source: CIConsulting)

中国药品定价历史最大规模改革已落定

来源:中国投资资讯网

核心提示: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hide for= “!logged”]

5月6日中国药品定价历史上最大规模改革终于尘埃落定。

5月5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 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朱恒鹏告诉新浪网,此次药价改革,并不会引起药价的明显变动,“不太可能出现药价大涨和大跌”。

药品政府定价始于1996年

《通知》规定,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仍暂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实行最高出厂价格和最高零售价格管理外,对其他药品政府定价均予以取消,不再实行最高零售限价管理,按照分类管理原则,通过不同的方式由市场形成价格。

公开资料显示,药品政府定价开始于1996年施行的《药品价格管理暂行办法》。

1996年下半年,针对药物价格上涨过快、过猛,流通秩序比较混乱等问题,国务院要求价格主管部门对药物价格秩序进行治理整顿,并着手改革药物价格管理体制。

当时,中国对药品实行三种定价形式: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报销目录的药品及少数生产经营具有垄断性的药品,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

其中,由财政购买免费向特定人群发放的药品,实行政府定价,目前约有100种,占已批准上市药品数量的0.8%;其他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具体形式为最高零售限价,约2600种,占22%左右。

实行了20年的药品定价机制也从此开启。十多年来,政府采取了多次降价行动,下发了30多个降价文件。

在初始阶段,采取略低于市场价格制定最高零售限价并逐步降低的办法,对遏制药价不合理上涨发挥了积极作用。

不过,部分药价得到控制的同时,也呈现出一些受限制的低价药短缺的现象,甚至一度出现政府限什么、市场上就没什么的怪象。还助长了医疗腐败,让民众不胜其烦,视条件相对成熟放开政府定价,由市场主体自由竞争,成为社会的普遍呼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而对医药市场来讲,让市场来决定药品的价格是改革的大方向。

这就表明,以政府主导价格的手段来管控药价,在当今时代已经不太能适应医药市场的发展要求了。

[/hide]

CFDA arranges the highest level of supervision in 2015

January 12th, 2015 | by

At the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upervision and administration of food and drug on 5th and 6th January 2015, 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FDA) said they will supervise the food and drug at the highest level, accelerate the progress of legislation, increase the quality of legislation and enhance the enforceability and operability. (Source: National Business Daily)

CFDA部署2015年最严监管 捋顺央地监管权责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核心提示:在1月5日-6日召开的全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上,国家食药监总局表示,2015年,将实现食品药品最严格监管,加快立法进程,提高立法质量,增强可执行性和可操作性。

[hide for= “!logged”]

2015年的食品药品监管布局,日前得以明晰。

在1月5日~6日召开的全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上,国家食药监总局表示,2015年,将实现食品药品最严格监管,加快立法进程,提高立法质量,增强可执行性和可操作性。

记者此前采访获悉,地方食药监机构的整合及改革进度,由于受多重因素影响,并未完全按照国务院当初的改革要求,全部如期组建地方食药监整合机构。下一步,国家食药监总局将着力打通中央和地方,形成权责统一。

将捋顺央地监管权责

会议提出,要尽快完成基层体制改革,形成上下贯通、权责明确、统一完善的机构体系,使监管触角延伸到位、把网底兜牢。将按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新思维、新要求,打造一个以监管为重心、体现服务功能,并引入引导和社会组织功能的主业突出、互相支撑、良性互动的完整的管理体系,深化内部机制建设,向管理要效率、要能力;探索创新更丰富的服务手段,在监管中实现服务、在服务中加强监管。要完善适应新体制、有效管用、覆盖要宽、约束要严的制度体系。

按照国务院职能调整和机构改革的要求,食药监管的职能部门应该打通,结束以往“九龙治水”的局面,从行政机构的形式上来看,应该尽快组建新的地方食药局机构,而且,市级食药监管机构必须独立设置。

不过,就全国层面来看,重庆、辽宁、吉林、上海、浙江及天津等省份实施的地方食药监改革,并没有完全遵循国务院的原有要求,而是采取了糅合工商、质监等市场监管部门合并成一个部门,借此统一市场监管。

对此,业内有观点认为,地方改革的实践操作,与中央思路产生了一定的背离,个别地方的改革并未做实。

针对上述问题,除了将捋顺中央地方食药监管权责利弊外,2015年,国家食药监总局还要“把事后查处、被动救火式的监管,转变为主动排查、预防为主的模式,继续强化风险监测、监督抽检等工作,健全现场检查、问题核查以及明查暗访等立体风险防控体系”。

立法建立最严格监管制度

2015年的食药监管工作,还将重点在立法范畴着墨努力。

记者获悉,2015年国家食药监管的目标,是“努力实现食品药品最严格监管”,将加快立法进程,提高立法质量,增强可执行性和可操作性,严格规范执法,建立健全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积极推进执法信息公开,规范执法具体操作流程。

在部门联动上,将对接司法,建立健全案情会商研判、信息交流共享、联合执法办案、线索移交移送、案件成果联合发布等机制,把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更加紧密地衔接起来,确保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追究到位。

具体至风险管控上,将把问题导向贯穿于食品药品监管的全过程和各项业务工作之中,建立健全风险评估研判、风险清单挂账销账、风险分级分类等机制。

未来还将强化应急处置,抓紧提升各类风险管控水平。建立跨区域、跨部门的应急管理合作机制,抓紧推进市、县两级的队伍和装备建设,督促指导食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做好隐患排查、事故防范、应急报告等工作。

此外,2015年还将推进国家食品药品安全应急平台建设,建立基层信息直报制度,实现全天候舆情监测、全方位搜集信息。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稽查局局长毛振宾曾表示,下一步,要通过立法建立最严格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制度。

为应对近些年食品药品案件呈现增多趋势,以及违法犯罪手段层出不穷,犯罪链条隐蔽等特点,具体部门将持续推动完善食品药品监管相关法律法规,通过立法建立最严格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制度。

同时,食药监部门将重点会同公安机关进一步完善行刑衔接机制,加强协同查处、联合督办等工作的有效衔接和对涉嫌犯罪案件的移送,充分发挥《刑法》在打击食品药品违法犯罪中的作用,对涉刑案件依法严惩。

[/hide]

The convergence mechanism of administrative law execution and criminal justice will be set up by CFDA at the level of central government

September 23rd, 2014 | by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convergence of administrative law execution and criminal justice and to make sure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food and drug case to be prosecuted in place, Chin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FDA) consults with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at present, planning to set up regulations about the convergence of administrative law execution and criminal justice. (Source: Legal Daily)

食药执法将建中央层面两法衔接机制

来源:法制日报

核心提示:为解决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简称两法衔接)问题,确保食药案件刑事责任追究到位等,目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正与公安部积极协商,拟联合出台关于两法衔接的具体规定。

[hide for= “!logged”]

这是国家食药监管总局稽查局局长毛振宾透露的。近日,在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宣传司、稽查局与法制日报社联合主办的“食品药品安全执法与案例研讨会”上,完善食药安全执法中的两法衔接机制话题,成为研讨的重点。

记者获悉,在打击食品药品违法犯罪的具体实践中,各地对完善两法衔接机制积极探索,积累了丰富经验。

广东明确案件移送标准

同国内大多数省份相比,广东省“两法衔接”工作起步得要更早一些。

据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局局长方洪添介绍,2011年,该局即与省公安厅成立打击制售假劣食品药品违法犯罪联合执法办公室,在全省范围建立公安、食药监联络员制度,要求全省公安机关、食药监部门指定专门机构、专门人员负责食品药品涉嫌犯罪案件的办理工作,目前已有11家联合执法办公室。

“从目前的情况看,成立了联合执法办公室的地区,两部门联系紧密,沟通畅顺,较好地弥补了未能设立专门的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机构的不足。”方洪添说。

在承接了食品监管的职能后,今年3月,广东省食药监管局又联合省公安厅、省检察院印发了《加强食品药品涉嫌犯罪案件移送和办理工作的意见》,进一步规范了移送和联合办案工作的程序、要求,明确了29类涉嫌犯罪食品药品案件的移送标准。

最近,该局还联合省公安厅等相关部门建立了公安机关提前介入涉嫌犯罪案件制度,进一步提高了案件移送成功率。

方洪添认为,随着各地区的贯彻落实,较好地规范了案件移送和联合办案工作,有效强化检察机关对食品药品犯罪案件的法律监督,也能较好地防止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有案不移、公安机关有案不立等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联合公安机关查办案件1171件,抓获犯罪嫌疑人2746人,涉案的假劣食品药品货值超过30亿元。

不过,方洪添同时也坦陈,目前的“两法衔接”工作还存在许多问题,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打击食品药品犯罪工作的深入开展。

“这说明,两法衔接的体制机制有待进一步建立完善,保障措施有待进一步健全,基层部门的能力水平也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方洪添说。

河南会签协作执法文件

河南人口众多,食品消费人口近1亿,食品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近万亿,保障食品安全意义重大。

据河南省检察院公诉一处杨飞介绍,河南省检察院通过广泛调研发现,食品安全监管具有流程长、领域广、环节多的特点,所涉及的行政执法机构和职能较为分散。

为了切实形成各部门间工作合力,今年年初,河南省检察院召集了与保障食品安全关联最密切的省高级法院、省政府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公安厅、司法厅、农业厅、工商行政管理局、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药品监管局、畜牧局等职能单位,共同研究制定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规范性文件。

今年6月,上述十家单位共同签署了《关于依法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的若干意见》,该《意见》为各职能部门合力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活动提供了有力制度依据。

《意见》通过明确职能定位、建立完善案件协商、应急处置、联查联动、案件协查等一系列工作机制,突出强调了“配合”;《意见》在危害食品安全罪名认定、法律适用原则、认定犯罪事实的依据等方面都进行了规范,突出强调了“依法”;通过避免以罚代刑、慎用非羁押措施、严格从轻情节的认定标准、严格慎用相对不起诉、严格适用缓免刑、严惩失职渎职犯罪、用足用好财产刑等方面的规定,突出强调了“从严”。

在维护食品安全整体工作大局中,检察机关处于刑事司法的中间环节,又处于“两法衔接”的关键节点。

据杨飞介绍,正基于此,河南省检察院并不局限于简单的执法办案,而是积极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通过机制建设和实践探索,推进该省在打击、惩治、预防危害食品安全犯罪形成一体化的工作格局。一方面,建立了每月信息通报制度。另一方面,结合司法实践,探索完善了重大活动、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联席会议制度。

“比如,河南方城县检察院通过召开联席会议,形成了行政执法、公安、检察、法院相互配合监督的长效机制。由检察机关公诉部门派员从危害食品安全犯罪案件的立案、移送、侦查、逮捕、公诉以及审判等各个环节全程介入,确保案件处理整个过程证据标准一致、强制措施一致、量刑意见一致,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杨飞说。

河北建立情报会商机制

“食药犯罪打击工作的两法衔接工作,只限于案件移送是远远不够的。”河北省公安厅食品药品安全保卫总队政委田广清认为,除了案件及时移送外,相关部门间还应当密切会商,以强化情报沟通拓展衔接边界。

田广清介绍,河北省于2012年启动了11个协作部门参与的省、市、县三级情报会商工作机制,内容包括线索通报、情报研判、案件定性等,有效扩大了衔接的范围。

此外,针对行业性、系统性的犯罪活动,河北省公安机关还联合相关行政部门开展联合性专项检查打击活动,对明显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直接处理,在联合行动中将工作积极前置,保证了案件的无缝移交。

“从现行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来看,食品药品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制度的框架已基本建立。”田广清说。但他同时也坦陈,在立法、执法和操作面上,仍然存在着不少问题。

“实事求是地讲,行政执法机关与刑事司法机关对接不畅,导致以罚代刑、有罪不究、有案不移、有案难移等问题在具体工作中还不同程度存在。”田广清说。

他建议,应尽快出台案件移送标准,解决认识不一致的问题。“在我国,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是两类不同的执法行为。在当前的两法衔接规定中,没有对移送标准的具体规定,行政机关对构成犯罪的认识,往往和刑事机关的认定产生‘错位’,制定中央层面的操作性强的移送标准十分必要。”

[/hide]

Medicine perhaps separated from treatment according to the new rules; magnified “cake” for e-commerce

September 18th, 2014 | by

It has been widely rumored that China Food and Drugs administration (CFDA) convened a meeting about rescinding the prohibition of selling prescription drug online, which might push separating medicine from treatment. Recently, the officer from CFDA said to the media that relative projects are under check pending. (Source: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医药或借新政分家 电商“蛋糕”增大

来源:南方都市报

核心提示:一直难分难离的“医”与“药”这次或将有望借助互联网逐步理清关系。继业内盛传国家食药监总局召开协调会,拟近期对处方药网上销售正式开禁后,近日,国家食药总局相关人士已向媒体表示,目前有关方案正待审批。

[hide for= “!logged”]

一直难分难离的“医”与“药”这次或将有望借助互联网逐步理清关系。

继业内盛传国家食药监总局召开协调会,拟近期对处方药网上销售正式开禁后,近日,国家食药总局相关人士已向媒体表示,目前有关方案正待审批。而来自国内第二家互联网药品销售的第三方试点平台单位八百方的消息更是直言:“今年5月制定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经过长达5个月征求意见,有望在10月落实,该办法欲推行的新政中即包括处方药可在网上销售。”一旦允许处方药网购,在乐见放开的药品B 2C药店看来,这将意味着医院卖药的巨额收入将被慢慢截留至医药B2C行业。近日,马云也预言:“下一个能超过我的人,一定出现在健康产业里。”不过,也有分析则建议各方不要过度看多处方药网售的影响,由于涉及医改主体医生、医院的切身利益,在处方药网售对医药分开的推进作用几何,尚待看接下来的配套政策能否处理好医生、医院的问题。

处方药网售或倒逼医药分离

监管部门目前正在研究开放的处方药网售的范围,依照业内的说法,处方药网售以负面清单的形式一旦开禁,对B2C药店来说很具想象力。

海王星辰相关负责人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温度等有特殊要求的药品预计将出现在负面清单当中,但这部分药品相对有限。预计新政出台后,慢性病、常见病方面的处方药网售将引发业内积极响应。

“对于医药零售市场来说,这将是一次历史性的里程碑。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报告,医药零售市场达到2558亿的规模,网上开放处方药销售意味着这2000多亿的市场向互联网开放。”八百方相关负责人如是向南都记者表示。

该负责人所说的里程碑,即处方药网售解禁。但其所指的2000多亿元放开的市场还未包括在不少B2C药店眼中更具含金量的的医院处方药市场。

据七乐康董事长石振洋介绍,2013年非官方的数据显示,内地以处方药销售为主的医疗终端药品销售规模已经高达9400多亿元,处方药网售放开后,预计B 2C药品零售业首期应该能拿到10%~30%的份额。

很显然,这是一个颇具想象力的改革红利。而在B2C药品零售行业受益的同时,对医疗终端的药品销售而言,则无疑意味着已有的“蛋糕”将面临倒逼式的切分。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的医疗体制当中,长期存在“以药(药品销售)补医(医疗机构)”的问题,截至目前非基本药物在公立医院销售依旧可以有15%的合法加成。

来自中国药品零售产业信息发布会蓝皮书的数据显示,城市等级医院、县域等级医院、城市基层医院、农村基层医院2013年的用药分别达到6291亿元、1928亿元、616亿元、615亿元,其中,处方药在上述医疗终端的用药规模占比又分别高达94 .0%、93.7%、85.6%、87.6%。

电商巨头竞相布局“试药”

今年5月28日,国家食药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由于明确指向开放处方药网上销售、准入第三方物流和单体药店也能获得网上牌照等重要内容,被业界普遍视为国家食药总局首次对外认可网销处方药品,并有意扶持医药电商。

也正因为此,经过一些列的筹备,继阿里巴巴云锋基金以13亿港元收购国内首家互联网药品销售第三方试点平台95095母公司中信二十一世纪公司后,八百方于今年7月拿到了第二张牌照,并随后在国内启动O 2O联盟战略,高调布局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市场。

阿里巴巴方面也在积极布局,其旗下电商品牌天猫现正在多家招聘网站招聘大量执业药师,有消息称,天猫在为网上药店销售处方药开禁做准备,更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阿里巴巴不再满足于平台角色,欲自建销售平台卖药。而阿里巴巴方面给到南都记者的回应,则是意在通过中信二十一世纪公司的药品监管码体系和阿里新开发的“医疗码”,让监管部门放心地借道互联网试点医药分开。

“我们预计未来处方药网售会放开。而随着药品网售的全面放开,药品与医院的关系会分开,药企需要自己去寻找包括互联网在内的零售渠道。”阿里巴巴一位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当然,一直在与阿里较劲的腾讯也没敢“闲着”,今年年初腾讯即以2.14亿美元入股京东商城,后者也正是在这个时间参与了国家发改委的医药分离试点计划,获准试点处方药销售。依照接近京东的人士的消息,京东规划中的处方药销售流程是,用户在医院、诊所看病后,根据医嘱处方、电子病历,直接通过京东线上平台下单,购得处方药,并由京东完成配送。

此外,1号店在上海方面的支持下,今年7月底也成为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企业。

药企将直接参与网售药品

依照目前的药品流通体制,药品从厂家到患者,往往需要经过多个流通环节,以最简单的“两票制”流通方式为例,即允许流通过程中经手两次,若非基本药物每次15%加成,即意味着30%的加价。而一但实现互联网“直销”,即意味着这些中间的加价环节,有望大幅被压缩。基于此,业内企业认为,电商渠道预计“会比传统渠道便宜20%到40%”。

此外,在业内分析看来,随着国家对申请药品B 2C资质主体的范围的扩大,单体药店一旦放开,将为制药工业企业直接参与网售药品打开方便之门,而工业的介入,势必会对整个医药行业带来影响与冲击。以以岭药业为例,其就已经于今年8月在北京宣布正式进军电商领域。而在此之前,国内拥有“互联网药品经营许可证”网上药店经营资格企业大多数为区域连锁药店。

不过,国药控股高级研究员干荣富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则认为,若电商渠道大幅降价,消费者能否因此真正受益还有赖监管的到位,众所周知,互联网电商一直存在“便宜没好货”的问题。

难点&疑点

1、处方药网售如何确保安全?

“我们现在获得的消息是,处方药网售可能会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开禁,但药品是特殊商品,如何确保安全还是一个问题。”一位医药行业资深专家如是向南都记者坦言,其并不看好网上销售处方药的试点。

广东省药品零售行业协会秘书长刘桂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协会此前曾公开建议相关部门应逐步放开处方药网售,不能超之过急。在刘桂春看来,包括此前有传将放开单体药店申请网上药店资质、大步子放开处方药网售的做法,将引来监管风险。

2、处方外配能否得到医院配合?

网售处方药首先涉及处方外配和处方电子化问题。处方的电子化并不难,处方外配,则涉及医生和医院动力问题,因为这意味着失去了自己的大部分收入。正因为此,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一位专家直言,网售处方药的前提必须处理好医生、医院的问题。

3、医保是否可以报销?

医保是否可以报销的问题,也将影响处方药网售的效果。以目前业内普遍期待的慢病用药放开为例,该类处方药的消费群体多位退休职工,对报销的需求强烈。也正基于此,干荣富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直言:“网上销售处方药若不能实现向线下一样的医保定点,你看会有多少人去购买?”。

4、第三方物流配送如何规范?

配送的问题,也是处方药网售放开过程中将面临的问题,依照国家食药监总局最新透露出来的消息,该局拟鼓励第三方平台与网上药店相结合,通过第三方物流做更加专业和规模化的配送,但截至目前,具体细则仍未敲定。

[/hide]

New Policy for Low-Price Drugs Procurement

June 7th, 2014 | by

The Chinese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has finally updated the policy regarding the procurement of low-price drugs. According to it, primary medical institutes, such as community clinics, still need to join the bidding process in order to buy low-price essential drugs, whereas the rest public hospitals can now have direct price negotiation with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The new policy is to prevent the low-price drugs disappearing from the market.

低价药采购方式确定 卫计委拟实施分类采购管理

来源: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

核心提示:千呼万唤的低价药采购方式终于揭开面纱。卫计委今日下发低价药采购管理工作通知,对低价药实施分类管理,基层医疗机构依旧实行集中采购,而其余公立医院则由医院直接与生产企业议价成交。

千呼万唤的低价药采购方式终于揭开面纱。卫计委今日下发低价药采购管理工作通知,对低价药实施分类管理,基层医疗机构依旧实行集中采购,而其余公立医院则由医院直接与生产企业议价成交。

该通知指出,常用低价药品供应涉及基本药物和非基本药物采购,要做好与现行采购政策的衔接。即基层医疗机构使用的常用低价药,由省级汇总采购需求,实行集中采购、集中支付;而公立医院使用的低价药则由医院直接与挂网企业议价成交。

然而,该通知仅仅是提出顶层设计,对于具体的低价药如何挂网还是没有明确态度,似乎将这一落地的问题抛给了地方。一个月前,发改委已如期公布低价药 品清单,化药3元以下、中药5元以下的500多个品种1000多个剂型纳入其中,这些品种将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然而,采购态度未明让整个招标速 度放缓,各省、各生产企业均在“观望”。

本月,部分省份亮明了其态度。陕西、安徽等省份就明确要求符合资质的生产企业均能直接挂网,而湖北省则直接规定要选取经济技术标得分高的三个生产企 业中标。各省态度不一,业界均在期待掌握采购权的卫计委来统一态度,然而该通知仅仅“点到为止”,在业内看来,并无实际落地意义。

另外,通知还规定,要增强医疗机构在采购中的参与度,发挥批量采购优势,优先采购通过新版GMP认证的生产企业的药品,并规定将常用低价药使用纳入医院绩效考核内容,配套完善短缺药预警机制,对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的药品试点国家定点生产。

Anhui Government Starts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for Medical Consumables

June 7th, 2014 | by

After the drug centralized procurement, Anhui government is taking a further step regarding the medical consumables procurement. According to the local health bureau, all public hospitals in Anhui province must join the centralized bidding for medical consumables procurement. The goal is to reduce hospital kickbacks in the process of medical consumables procurements.

安徽所有公立医院药品耗材设备集中采购

来源:中国新闻网
核心提示:“以药补医”是医院弊端,造成普通民众看病贵等诸多弊病。27日,安徽省卫生计生委主任于德志表示,继在全国率先全面实施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 改革等措施后,安徽再推破解“以药补医”弊病之举,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实施阳光招标采购药品、耗材和设备。

“以药补医”是医院弊端,造成普通民众看病贵等诸多弊病。27日,安徽省卫生计生委主任于德志表示,继在全国率先全面实施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等措施后,安徽再推破解“以药补医”弊病之举,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实施阳光招标采购药品、耗材和设备。

据悉,2009年以来,安徽在全国率先全面实施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率先开展基本药物省集中招标采购、率先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成效显 著。如今为彻底破除“以药补医”机制,今年安徽又将全省公立医疗机构药品、耗材和设备纳入集中招标采购范围,相继出台了《公立医疗机构基本用药集中招标采 购实施方案》、《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网上集中交易实施方案》等,建立完善公开、公平、公正的采购机制,规范采购,控制价格,减轻群众的看病费用负担。

于德志介绍,在药品集中采购方面,今年3月,安徽省卫生计生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适用于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和各类医保制度的安徽省基本用药目录,共包含1118种药物,将药品采购机构从基层医疗机构、县级公立医院扩大到城市公立医院,实现公立医疗机构全覆盖。

而在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方面,搭建集中交易平台,让医用耗材供应商和医院在平台上阳光操作,集中交易。政府负责制定规则和强化监管等,不再直接为医疗机构采 购医用耗材定价,强化医疗机构采购的参与度和自主权。此外,纳入网上交易范围的医用耗材,全部实行电子化、信息化交易,所选医用耗材品种、价格、生产厂家 等信息全部公开。

于德志介绍,过去医用设备由医院自行采购,一方面效率不高、价格偏高,另一方面由于采购不规范带来商业贿赂风险,此次将医用设备与药品、耗材等一样集中采 购,实行阳光操作,凡不属于保密的程序和内容一律向社会公开,主动引入社会和舆论监督,实行阳光采购,有效防范药品、耗材、设备购销领域的腐败行为。

于德志认为,在公立医疗机构全面实施药品、耗材和设备集中采购,是安徽省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的又一次重大探索。此举可有效推动政府在“缺位”的地方 “补位”、在“越位”的地方“退位”。而“以药补医”机制是导致药品价格高、检查费用高、群众负担重的主要原因,此次实行省集中采购,打破了生产经营企业 与医疗机构之间的价格“同盟”,有效切断了生产流通企业与医疗机构的利益链条,挤出药品、耗材、设备价格“虚高”的水分,真正达到降低价格、控制费用、减 轻群众负担的目的。

10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s for Fujian Province

May 27th, 2014 | by

Fujian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announced that they will choose 10 out of total 185 local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s to cover the supply of essential drugs for the whole province. The goal is to further consolidate the market. As a matter of fact, Beijing government started the same trial four years ago, but it failed at the end, for there were too much voice against this action.

福建省基本药物将由10家中选企业进行配送

来源:人民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5月19日传来消息,福建省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配送企业遴选工 作进入实质阶段,6月15日前后,将在全省现有的185家药品配送企业中遴选出10家经营规模大、配送能力强,企业药品质量管理与经营管理水平高的药品配 送企业,并由这10家企业承担全省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药物的供应保障工作。

据了解,药品流通体制改革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解决医药卫生诸多问题和矛盾的关键。为了从“源头”上加强监督管理,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不断强化“制度设计”,确保基本药物在各级公立医疗机构的全覆盖,并为群众提供可及的基本药物,

据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遴选工作将在全省现有的185家药品配送企业中遴选出10家经营规模大、配送能力强,企业药品质量管理与经营管理水平高的药品配送企业,并由这10家企业承担全省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药物的供应保障工作。

本着“鼓励竞争”的原则,福建省内现有的药品批发企业集团只能指定集团内的1家药品配送企业参与遴选。

为保证遴选的公平,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成立监督组、审核组和评分组,分别负责对遴选全过程的监督、对申报资料的审核和评分。10家企业 遴选出来之后,在即将开展的新一轮全省药品集中采购中,中标的基本药物除中标生产企业自行配送,均应委托给这10家企业向全省的公立医疗机构配送。

为了能够全面地衡量配送企业的综合实力,根据《评分标准》,此次遴选按照百分制,分别设定了企业资质、经营条件、经营规模、配送能力、药品质量 与经营管理水平、社会贡献等6大一级指标、16个考评要点和21项的考评细则的相应分值。各项分值累加后即为某申请企业的最后得分。

中选的企业将在中选公告发布后的7日内向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基本药物配送承诺书,保证委托配送的中标品种按相关规定全部配送到位,对 配送的药品质量、准确率和及时性负责。同时规定,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对中选企业加强监管,发现问题的将进行通报,直至取消配送企业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