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Procurement’

Opinions of the national basic medical system would be released

June 29th, 2019 | by

On September 19th, 2018, the State Council published “Guiding opinions on the improvement of the national basic medical system.” The “Guiding opinions” stipulate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wholesome drug use monitoring platform and monitoring network system.It persists in centralized drug procurement, implements drug classification and acquisition; encourages local areas to combine basic drug system with classified medical treatment, family doctor contracting services and chronic disease health management so as to reduce the financial burden of patients. It establishes a wholesome national shortage of drug monitoring and early warning system, by the way of a reasonable purchase price, fixed-point production and unified distribution to ensure drug supply.

国家基本医药制度意见出台

来源:中国制药网 2018.09.19

核心提示:9月1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完善国家基本医药制度的意见》。《意见》要求,建立健全的药品使用监测平台以及监测网络体系;坚持药品集中采购,落实药品分类采购;鼓励地方将基本药物制度与分级诊疗、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慢性病健康管理结合,降低患者负担;建立健全的全国短缺药品监测预警系统,确定合理采购价格、定点生产、统一配送以保证药品供应。

Yiling Pharmaceutical invests 30 million to march towards the Internet platform of chronic disease management

September 16th, 2016 | by

Yiling Health Center Co., Ltd.invests 30 million to KangKangShengShi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 and gets 20% stock rights. After the investment, Yiling Pharmaceutical can share the sources of mobile dynamic sphygmomanometer and the Internet hospital of chronic diseases at KangKangShengShi. Furthermore, they will collaborate with each other, to realize the “Internet+” strategical layout of Yiling, to build up the new model of “Internet + smart hardware + hospitals + patients” f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and to breed new profit growth point for companies. (Source: Hebei.com)

以岭药业投资3000万进军慢病管理互联网平台

来源:长城网 2016-09-12

核心提示:近日,以岭健康城科技有限公司将投资3000万元给北京康康盛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取得该公司20%的股权。本次投资后,以岭药业除了能共享到康康盛世的随身动态血压计、慢病互联网医院等资源外,还将进一步加强双方的合作,实现以岭药业在“互联网+”战略上的布局,打造药企的“互联网+智能硬件+医院+患者”新模式,培育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hide for= “!logged”]

近日,以岭药业子公司以岭健康城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康康盛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战略投资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以岭健康城科技有限公司将投资3000万元给北京康康盛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取得该公司20%的股权。

据介绍,北京康康盛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高血压等慢病管理的先行者,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公司通过自主研发的全球首款随身动态血压计为起点,以智能硬件作为高血压慢病管理的连接器,打通新媒体宣教预防、检测大数据分析、医药疗效评估、慢病互联网医院、高血压慢病管理全流程,摸索出一套有中国特色的高血压管理模式,基于互联网的慢病二次诊疗业务为特色,能够进行现场/远程的专业诊疗及多方会诊,对患者健康进行全面筛查并进行持续有效的健康管理。

以岭药业是一家以造福人类健康为已任的医药企业,多年来始终关注着国人的慢病管理与防治。本次投资后,以岭药业除了能共享到康康盛世的随身动态血压计、慢病互联网医院等资源外,还将进一步加强双方在诊疗和学术研究领域的合作,基于中医理论基础加可穿戴设备监测大数据结合的慢病管理诊疗模式,共同建立心血管等慢病研究机构,整合公司现有的产品线,实现以岭药业在“互联网+”战略上的布局,打造药企的“互联网+智能硬件+医院+患者”新模式,培育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hide]

China’s Fosun to Buy India’s Gland Pharma

August 4th, 2016 | by

A unit of China’s Fosun Group has agreed to buy a controlling stake (86.08%) in Indian pharmaceutical company Gland Pharma Ltd. from shareholders including KKR & Co. for up to $1.26 billion. (Sourc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复星84亿收购印度药企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6-08-01

核心提示:近日,复星医药公告称,拟通过控股子公司出资不超过12.6137亿美元(约合84亿元人民币)收购印度药企Gland Pharma Limited约86.08%的股权。这起并购的达成不仅是今年以来印度最大宗外来收购交易,同时也刷新了中国药企出海并购的纪录。

[hide for= “!logged”]

中国药企正在扎堆进行海外并购。近日,复星医药公告称,拟通过控股子公司出资不超过12.6137亿美元(约合84亿元人民币)收购印度药企Gland Pharma Limited(以下简称“Gland Pharma”)约86.08%的股权。这起并购的达成不仅是今年以来印度最大宗外来收购交易,同时也刷新了中国药企出海并购的纪录。

对于复星医药来说,这场收购为集团进军国际仿制药市场提供了一定的助推力。一直以来,印度药企在仿制药领域的国际化进程要比中国药企领先多个身位。资料显示,Gland Pharma成立于1978年,主要从事注射剂药品的生产制造业务,是印度第一家获得美国FDA批准的注射剂药品生产制造企业,并获得全球各大市场的GMP认证,公司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美国和欧洲。作为少数专业从事生产制造注射剂药品的公司之一,Gland Pharma在印度市场同类公司中处于领先地位。

对于此次收购,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在近日的电话会议中指出,复星医药近年来一直寻求通过并购的方式迅速切入全球仿制药市场。在复星的仿制药业务中,注射剂业务发展良好,而Gland Pharma则一直专注于注射剂的仿制药市场,对注射剂仿制药的全球注册体系非常熟悉,产品通过多个市场体系验证,收购将有助于提升双方在注射剂市场的总体份额。同时,复星医药有机会通过Gland Pharma平台,将研发能力输出至全球,“包括利用Gland Pharma已经具备的全球注册能力及全球质量管理能力,帮助复星国内的产品通过在全球其他国家的认证,使得复星国内研发的产品通过Gland Pharma进入全球市场”。

实际上,不只复星医药,今年以来,中国药企在出海“扫货”上频频发力,且出手皆为“大手笔”,并购金额纪录刷新频率之快前所未有。今年初,三诺生物宣布对日本医疗器械公司尼普洛旗下诊断业务公司NIPRO的收购,交易2.73亿美元;随后,3月29日,人福医药宣布以5.5亿美元收购两家美国公司;在复星医药创造了中国 药企出海并购纪录的同一时间段,绿叶制药斥资约18亿元人民币收购瑞士药企Acino旗下的透皮释药物业务。此外,有消息称,由华润集团牵头的一个财团近 日正准备收购澳大利亚癌症医疗提供商Genesis Care的一部分股权,这部分股权据称值17亿澳元(约合13亿美元)。仅7月,公开了并购金额的药企海外并购就已经达到四起,且均规模可观。

CVSource 投中数据也印证了今年以来高频率的中国药企海外扫货潮。过去十年里,中国医药海外投资的平均增幅只有30%,而过去半年里却出现突然爆发现象。数据显 示,2016年一季度中国海外并购市场交易金额较2015年四季度增长3倍,达到1155亿美元,不仅超过2015年全年交易规模,而且占2016年一季 度全球跨境并购量的近1/2。

对此,医药行业专家岳锋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中国药企进行海外扫货,很大程度上与国内低迷的股市以及经济增速 放缓有关。此外,国内能上市的医药企业都已经上市,能并购的标的也都已经被并购,几轮之后,优秀的并购标的日趋减少,这也促使国内资金流充足的药企纷纷开 拓海外市场。

同时,岳锋也指出,目前进行海外并购的中国药企多数都拥有较强的资金实力,但在进行并购时,对于海外标的的选择仍需要“擦亮眼 睛”。未来,还会有很多药企选择海外并购,但首先需要药企熟悉海外资本市场、拥有海外孵化器资源,同时兼备清晰的并购战略,这样才有利于收购成功后对标的 进行整合管理,进而实现利益最大化。

[/hide]

Pharmaceutical centralized purchasing in public hospitals – fewer main categories for bidding

July 9th, 2015 | by

Recently,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issued the announcement of implementation of integration of pharmaceutical centralized purchasing in public hospitals, which elaborates measures of the scope of pharmaceutical purchasing, the mode of classification order, pharmaceutical delivery and etc. A pharmaceutical centralized purchasing in public hospitals is required to be implemented nationally from this November. (Source: Medicine Economic News)

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 招标品种分类细化

来源:医药经济报

核心提示:近日,国家卫计委印发《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下称《通知》),对药品采购的范围、分类采购的方式、药品配送等多方面提出了详尽的措施,并要求从今年11月起在全国统一开展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

[hide for= “!logged”]

国家卫计委药政司司长郑宏表示,药品集中采购是近年来药品招标改革中的一个“创新提法”。过去各省招标启动时间不一样,为了营造全国统一市场,促进企业理智投标,把开标时间面向全国统一,以确定更合理的价格。

招标品种分类细化

我国实行由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已近15年,这项制度的设计初衷是通过市场竞争,选购质优价廉的药品,但在实际执行中却产生了诸多偏差。随后药品集中采购招标由地方试点逐步推向全国,但由于这些政策在不同地域出现了不同的水土不服表现,这一政策也反复在各地试点,最终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善和规范化的政策制度。

国家卫计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药物使用管理处处长戚畅表示,药品的特殊性和药品管理的复杂性,使得与药品相关的改革历来在医改任务中处于重要位置。如果说今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最大的亮点是提出公立医院试点实行分类采购,那么,本次出台的文件不仅仅是以上文件的延续,更是针对以上文件中的采购内容提出了更细化的措施。

本次出台的《通知》将招标品种的分类更加细化,首先在保障公立医院常用药和低价药供应方面,明确医院按照不低于上年度药品实际使用量的80%制定采购计划,而药品采购预算一般不高于医院业务支出的25%~30%。

对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实行谈判采购,今年将启动国家谈判试点,一时不能纳入谈判的药品,继续探索以省为单位的集中采购路径和方式,并实行零差率销售。直接挂网采购的药品,包括妇儿专科及抢购药品,基础输液、常用低价药品以及暂不列入招标采购的药品。

此外,《通知》要求医院从药品交货验收合格到付款的时间不得超过30天,鼓励医院公开招标选择开户银行,由银行提供相应的药品周转金服务。同时完善供应配送管理,兼顾基层供应,鼓励县乡村一体化配送。

招标周期需要限定

采访中,有专家表示,本次下发的《通知》预示着我国药品集采工作才刚刚开始,以往的公立医院药品采购采取的办法并没有做到真正集中采购,在招生产企业环节上,没有采取双信封制度,因此量价也不挂钩,使以往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平台出现价格虚高的现象。

中国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由于我国对药品招标频度没有具体要求,导致不少省份已经超过3年没有进行过新的药品采购招标,其中不乏北京、天津、江苏、浙江这样的经济发达省市,最长的省份已经有近5年未进行过新的药品采购招标。

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表示,招标周期的不规范导致我国有近1/3的新药在上市两年之后仍不能进入任何一个省份进行销售;而第一年则有超过半数的药物品种无法进入任何一个省份进行销售。这意味着大量创新药品不能及时为临床所用,新药变旧药。

丁列明建议,在公立医院药品招标的过程中,不仅要细化品种,还要对药品招标周期进行具体限定,让中国患者及时享受到科技进步带来的益处。他认为,药品招标应改为每年一次,在这期间上市的药品可随时备案采购,以保障临床用药需求。

另外,很多专家也指出,应该对创新药招标进行说明。建议国家1.1类新药无需经过招标环节即可进入市场销售。这一方面可以尽快让广大患者受惠,另一方面也是对创新药物价格的保护,确保企业资金回笼,激发企业持续创新的动力。

[/hide]

Second negotiation becomes normality;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face a final hit of pricing

April 28th, 2015 | by

Pilot cities of second negotiation in Zhejiang have been spread from Shaoxing, Ningbo to Leqing, Haining and Changxing, while the second negotiation in Bengbu, Anhui is also in progress. Second negotiation becomes a new normality, which will be a final hit of pricing for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Source: Great Wisdom News Agency)

二次议价各地蔓延渐成新常态,药企面临价格绝杀

来源: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

核心提示:大智慧通讯社从消息人士处获悉,浙江二次议价试点城市已从目前的绍兴、宁波蔓延到乐清、海宁以及长兴;而安徽蚌埠的二次议价也在进行中。本轮药品招标中,二次议价已渐成新常态,对于药企来说,其药价面临新一轮的“绝杀”。

[hide for= “!logged”]

药品二次议价,是指医疗机构在实际采购时,在省级招标确定的价格基础上,与供应商进行“二次谈判”,通过“二次议价”来压低实际采购价格。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已经明确,允许“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允许以市为单位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自行采购”,二次议价已获得政策允许,并渐渐成为业内的新常态。

上述消息人士称,浙江此前二次议价试点的绍兴是地级市,宁波是副省级城市,而现在要进行二次议价的乐清、海宁都是县级市,长兴是县,说明二次议价在逐步向下面的县级城市渗透,后续整个浙江全省都将二次议价。“乐清的二次议价据说是划线确定降幅,如排名前50的降10%等,但还没有最终确定。长兴、海宁的方案还没有明确,但在省级中标价的基础上再砍一刀是确定无疑的。”

除浙江外,其他省市的二次议价也在进行。安徽省蚌埠市在上周五发布了《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单品种带量采购询价公告》和《蚌埠市公立医疗机构临床用药带量采购项目(市区)》。在前者总金额为1个亿的单品种带量采购中,蚌埠市要求单品种让利幅度和金额不得低于25%;而后者则要求与省中标价相比,企业让利幅度要求不低于总金额的15%,成交供应商必须确保采购集团所属乡镇卫生院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配送,其让利幅度不低于5%执行。

据统计,此次涉及二次议价的单品种带量采购的品种,包括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华润三九(000999.SZ)旗下的参麦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附注射液,四环医药(00460.HK)旗下的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中恒集团(600252.SH)的折射用血栓通,丰原药业(000153.SZ)的果糖注射液,IPO新贵珍宝岛(603567.SH)旗下的舒血宁注射液,人福药业(600079.SH)的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红日药业(300026.SZ)的血必净注射液,哈药集团中药二厂的注射用丹参,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江苏奥赛康的注射用奥美拉唑钠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开始二次议价的地方不少,陕西宝鸡也已开始了第一批药品二次议价,降幅约为20%,同时参照安徽,浙江,天津,如果厂家弃标或不确定,停止该产品在宝鸡地区的销售。

[/hide]

Price Negotiation of Medicines is allowed for Hospitals in Hubei for the First Time

October 31st, 2014 | by

A new stipulation was released in Hubei, that Class II or higher rated medical institutions are allowed to negotiate with medicine enterprises for the purchase of medicine, while the purchase amount can be related to the price. This new stipulation makes it possible that on the base of intensive tendering procurement with the level of province, medical institutions negotiate with medicine enterprises directly about the variety, standard, amount and price of the purchase. (Source: Economic Information Dailiy)

湖北允许医院议价采购药品 二次议价破冰

来源:经济参考报

核心提示:湖北日前出台规定,允许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以带量采购方式与药品企业议价采购,实行量价挂钩,这意味着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可在省级集中招标采购的基础上,直接与药企就采购品种、规格、数量及价格谈判,这打破了长期以来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不得二次议价”的坚冰。

[hide for= “!logged”]

湖北日前出台规定,允许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以带量采购方式与药品企业议价采购,实行量价挂钩,这意味着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可在省级集中招标采购的基础上,直接与药企就采购品种、规格、数量及价格谈判,这打破了长期以来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不得二次议价”的坚冰。

专家认为,新规从理论上有利于缓解药品价格虚高,但实际上,由于所议价格与招标价的价差不归医疗机构所有,医疗机构议价动力不足,实际效果有待观察。

新规:

允许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议价采购

湖北省卫生计生委日前出台《湖北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管理办法(试行)》,允许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探索以带量采购的方式与药品企业进行议价采购。据省卫计委介绍,这一办法的出台意味着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可以在省级集中招标采购的基础上,直接参与和药企的谈判,以明确采购的品种、规格、数量及价格等实行量价挂钩。采购的药品,可由生产企业直接配送,也可以委托药品经营企业配送,各地可结合实际,探索在本区域内实行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配送一体化方式,从而提高药品配送率。而在此前,和大多数省份一样,湖北医疗机构药品采购须执行“省级集中招标采购价”,即使供应商愿意降价也不行。

《办法》指出,全省各级各类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必须在全省药品采购平台或者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平台上集中采购药品,并优先配备基本药物和常用低价药品。医疗机构要建立药品价格公示制度,方便患者核对药价,并公布药品价格查询方法和省、本地的投诉举报电话,接受社会监督。

《办法》还要求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对不按规定参加或规避药品集中采购活动、在挂网药品目录范围之外进行采购、不执行价格主管部门公布的采购药品零售价格或违规加价销售药品、以单位(包括科室)和个人名义收取药品企业的各种“回扣”等7种行为视情节轻重追究其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

此外,办法对采购药品的配送不做硬性要求。可由生产企业直接配送,也可以委托药品经营企业配送,医疗机构应在交货验收合格之日起30天内回款。各地可结合实际,探索本区域内实行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配送一体化方式,提高药品配送率。

现实:

医疗机构普遍趋高购药

记者调研发现,当前药品实行“集中招标采购,不得二次议价,加价率管制”的政策,造成药商、招标平台、医院都希望药价高的“合谋”,客观上形成“药商趋高、销售利高”的局面,造成药价虚高、回扣盛行、过度医疗等一系列问题。

多地卫生部门负责人反映,一些品种价格虚高有让利空间,大家都看出来了,供应商也愿意让利,政策就是不允许。而一些低价中标药品,基层又不得不加价购进。虚高药价不能挤,不少地方政府却为医改取消加成后怎么补偿医院而犯愁,真不可思议。

目前,集中招标目录中不到20%的品规售价比市场价格高,但品规数量往往掩盖实际问题。高价是“回扣促销”的重灾区,销量惊人。有研究表明,公立医院约20%的品规是“高价药”,其销额售占总额的80%。

高价药价格水分不挤,低价药又不得不加价购进,形成基层只能趋高购药的怪圈。湖北当阳市人民医院药物目录有1045个品规,曾有92个品规不能供货,有二三十个品种只能加价让药商供货。湖北省枝江市人民医院也反映,地高辛,催产素等价格便宜的常用药,只能加价采购。

记者调研发现,集中招标采购在降低药品价格方面虽然发挥了一些作用,但却造成一些药品价格越招越高,因为只有高价药才有空间给予开单医生回扣,而低价药物却往往惨遭逆淘汰。

按常理,谁付款采购,谁就是招标人。现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主体,只确定药品进入公立医疗机构的品种、规格、价格等,却并不采购,是“你点菜,我买单”。集中招标招一次管几年,只要把招标的几个人搞定,就能全省通吃,必然导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集中腐败。

药品招标为什么价格越招越高?因为招标者不采购,销售还得靠医院和医生,在回扣竞争的情况下,价格低了没回扣医生不开,药品销不出去。要想销得好,必须走“高定价,大回扣”的路子。“高价是金标,低价死翘翘。”

一位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专家说,药企愿意把药卖贵点,利润高;医院也愿意卖贵药,收益多;医生愿意用贵药,回扣高,这样药品价格怎么低得下来?

集中统一招标看起来有监督制约,实际上大有文章可做。东部某省卫生厅负责人说,民营医院与企业谈都是压倒最低价,集中招标永远达不到最低价。几个人代表全省医院集中招投标,没有压价动力;缺乏专业知识,没有招标能力;面临各种腐败压力,很可能睁只眼闭只眼,最后吃亏的是群众。

集中招标采购只确定公立医疗机构采购药品的厂牌、品种、规格、剂型和价格,实质上是一种行政审批行为。业内人士认为,主管部门要决定5000多家药品生产企业的数万个产品,能否进入公立医疗机构市场并决定价格,是不该做也不可能做好的一件事情。

湖北省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位院领导说,集中招标采购实质上是供应商、招投标中介、评审专家玩得滚瓜烂熟一场“游戏”。涉药的各方是利益共同体,个个有权有利无责任,通过程序把不合法的“高价”合法化。要是医院自己采购二次议价,可挤掉1/2至2/3的水分。

忧虑:

新规恐难让患者受益

新规让一些基层卫生计生部门负责人高兴。鄂东某县一位卫生计生局长说,一般而言,在省级招标价格的基础上,二次议价可以让药品供应价格下调8%以上,这对患者是个福音。

但他也坦言,医疗机构只能以药品进价作为零售价的基准,如以集中招标价作为零售价基准属于明令禁止的“明扣”。但以所议价格做基价,因无论是零差率销售,还是加价15%销售,对医疗机构都没有好处。相反,顺价加价的药品,由于基准价“议低”了,还对医院收益有影响,医疗机构议价积极性恐怕不高。

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二次议价”客观上让供应商有了压力,让医疗机构有了底气。“即使没有议价,供应商知道医疗机构‘留了情’,今后会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补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但大多数人对这种做法并不看好。他们认为,医疗机构知道议价没什么好处,议价动力不足,价高虚高仍将持续,回扣促销,大处方问题仍难以缓解。

当前,药价虚高,回扣盛行,商业贿赂已渗透到几乎从事这个行业的所有人,不被涉及者凤毛麟角,这是当前医疗行业的顽疾。武汉同济医院党委书记陈安民认为,这是体制性的问题。药品和耗材价格虚高,不仅仅加重医药费用负担,还导致过度医疗,严重危害医疗安全,加重医患矛盾。

江苏省镇江市医保结算中心负责人认为,医疗机构才应是招标主体,应只规定零售价,招多少价让医院自己定,差价由医院得。按现在的政策,要么价格招上去,要么价格招低了,药品消失了。如这一点不做改变,其他任何改革都难以取得实质效果。

[/hide]

A suspect voluntarily surrendered back to China because of overseas procurement service for OTC

October 23rd, 2014 | by

Wang has settled down in Japan and operates his online shop on Taobao, traveling to and fro between Japan and Qingdao. After happening to buy OTC drugs from Japan and transporting to China for relatives and friends, he started the business of overseas procurement service for OTC, which broke the Chinese law. A few days ago, after getting the relative clues, the police went to Japan and successfully admonished the suspect Wang to go back to China to surrender voluntarily. (Source: Peninsula City News)

海外代购假药,嫌犯回国自首

来源:半岛都市报

核心提示:日本定居的王某某开了一家淘宝店,由于生意原因经常往返于日本和青岛,偶尔帮助亲戚朋友带点日本的非处方药品,随后就做起了海外药品代购生意,却没想到触犯了我国法律。日前,市南警方掌握了相关线索后,前往日本成功规劝涉嫌销售假药嫌疑人王某某回国自首。

[hide for= “!logged”]

“原本我的淘宝店只是卖一些咖啡和矫正带 ,”10月10日,记者在云南路派出所见到了涉嫌销售假药的嫌疑人王某某,他因为卖假药的事后悔不迭。王某某回忆,淘宝店已经干了好几年,经常往返日本和青岛,2013年年初,有朋友让他帮忙带点日本的药品治病,从2013年7月开始,王某某便在日本的药店购买一些用于去疲劳、消除红血丝的santenFX滴眼液和治疗胃炎的太田胃散药物,由于是非处方药物,王某某一直放心购买,并多次捎带回国做起了药品代购的生意。王某某表示,由于网店的仓库在青岛,网店经营的矫正带 、咖啡等产品一直从青岛销往全国各地,而从2013年7月开始,代购的非处方药品也都由他带回青岛后发货。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9月,市南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和云南路派出所民警侦破了该起通过淘宝网销售假药的案件,成功抓获了销售假药的王某(女),缴获santenFX滴眼液70多盒,太田胃散胃药7盒。当天,本案重要嫌疑人王某某闻讯逃回日本。

“事情发生后,我从父母那里得知,青岛警方一直在找我,希望家属劝我回国自首,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王某某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济南,父母已经80多岁,妻子的老家在西安,他们夫妻俩在日本已经定居了15年,一直遵纪守法。“青岛警方为了让我能够回国自首,多次通过父母和妻子与我联系,但由于我不知道相关法律和政策,一直待在日本不敢回国自首,48岁的我,不到俩月头发都愁白了。”

得知王某某心理压力后 ,市南警方通过王某某妻子得到了王某某在日本的具体地址,派出了几名警察前往日本寻找王某某并规劝其回国。日前,王某某来到青岛,到云南路派出所投案自首,并对销售假药行为供认不讳。

云南路派出所副所长辛悦明介绍,销售假药根本没有数量上的要求,“哪怕你只卖了一颗就算是犯法。”根据公安部经济案件2014“猎狐行动”,市南分局针对境外逃犯开展了抓捕和规劝工作。这次涉嫌销售假药的嫌疑人王某某属于青岛首例成功规劝境外逃犯归国自首的嫌犯。另外,记者了解到,在网上销售药品,需要具备相应的经营药品的资质,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进货与发货。凡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都按“假药”论处。

[/hide]

Zhuhai Hospitals Delay 290 Million Yuan to Pharmaceutical Firms

July 1st, 2014 | by

According to Medicine Circulating Trade Association in Zhuhai city, the amount of delayed payment from local public hospitals to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has reached 290 million Yuan, which brings many pharmaceutical firms, especially those small-, and middle-sized firms to a very difficult situation. Some of them have to borrow money with high interest rate to keep their operation running. The trade association is considering organizing a court claim to ask the payments from the hospitals.

珠海公立医院被曝拖欠药企货款2.9亿

来源:羊城晚报
核心提示:“企业快要被拖垮了!”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会长苏韦锟向记者表示,因被公立医院严重拖欠货款,不少企业已举步维艰,“我们协会中被拖欠得最 厉害的一家企业,共被拖欠了9000多万元,现在该企业只能到处找银行抵押贷款,甚至去借高利贷才能维持运转。”

记者近日采访珠海市医药流通协会获悉,珠海市几大公立医院拖欠13家医药企业货款共计2.9亿元,已有药企靠高利贷才能运转。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拟组织药企,将欠款的公立医院告上法庭,追讨欠款。

被拖欠2.9亿元

13家药企叫苦

“企业快要被拖垮了!”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会长苏韦锟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因被公立医院严重拖欠货款,不少企业已举步维艰,“我们协会中被拖欠得最厉害的一家企业,共被拖欠了9000多万元,现在该企业只能到处找银行抵押贷款,甚至去借高利贷才能维持运转。”

苏韦锟说,以已上报数据的会员企业来统计,13家珠海本土药企被公立医院拖欠货款达2.9亿元。据称,珠海市各大公立医院均存在严重拖欠款问题,该市最大 的一家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达81036330元,另一家公立医院平均欠款时间为12.7个月,欠款金额为68124684元,珠海四大公立医院中,欠款 最少的医院欠款数也达到43779274元,平均欠款时间最短的也达到了7.3个月。除四大公立医院之外,其他医疗机构平均欠款时间约为3个月,欠款总金 额为46417347元。

苏韦锟指出,根据广东省相关规定,“医疗机构须严格按照购销合同约定的时间及时与经销商结算货款,自收到药品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60日。”

卫计局称属实

问题未见解决

因药企被公立医院欠款严重,今年4月1日,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通过珠海市政府信访办,以行业协会文件的形式,致函珠海市分管医疗卫生的副市长龙广艳, 反映以上情况。苏韦锟向羊城晚报记者出示了珠海市卫计局对此事的复函(复函时间为4月28日),珠海市卫计局在复函中称“来信反映情况基本属实”,并表示 “收到来信后,我局领导高度重视,近期将针对存在问题,召集各相关医院负责人共同研究处理意见,制定措施,推动各医院尽快偿还医药货款。”苏韦锟说,卫计 局相关负责人告知他们,当时卫计局专门组织涉事医院相关负责人开会,对此进行协商与督促。

“但至今两个月快过去了,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联系药企商量对策、药企也没有较明显回款。”苏韦锟说。

明知医院撒谎

弱势药企哑忍

在珠海市医药行业打拼20余载的苏韦锟说,一般像广药等掌握了大量救命药、独家药的企业,公立医院不太会拖欠他们的货款,而珠海一些本土中小型企业,通过招标与各大公立医院达成合作的,医院会因各种原因拖欠货款。

“最常见的理由是医保欠医院钱、医院搞建设没钱之类。”苏韦锟说,少数药企因被拖欠,忍痛“壮士断腕”不再给公立医院供货,但大部分药企却进退两难,“你不继续供货,你之前没拿回来的货款还想不想要了?”

令这些药企无法舍弃公立医院的理由是,“你不上,别人就上了”。苏韦锟说,需要招标的药品竞争比较激烈,你不给公立医院供药,还有其他的企业等着上呢,“公立医院处于一个很强势的地位,没办法”。

医保是否会欠医院钱呢?记者从各大医院了解到,在珠海,常规医保基本当月就结给医院。珠海医保方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当月结清外,医保方面还会提前给予医院一个月的周转金,“医保绝对不会欠款导致医院资金难以周转!”

行业协会出头

组药企打官司

记者获悉,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近期拟组织药企,将拖欠药企货款的公立医院告上法庭,共同追讨欠款。

苏韦锟说:“行业协会来组织企业打官司,这在医药行业是开全国先河的,影响应该很大,只能这样破釜沉舟了。”

不过,不少被欠款的药企仍然犹豫,他们认为赢了官司很可能拿不到钱。据悉,去年11月,珠海市同创医药有限公司状告珠海市三灶医院的官司有了判决,法院判定珠海市三灶医院清还拖欠的40万元货款,但半年过去,三灶医院仅象征性地归还了8万元左右,仅占全部欠款的20%。

“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受害的不只是药企本身。”苏韦锟说,货款被拖欠,引起备货不足,最终或会导致民众用药少、用药难。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阳光采购 平台”规定“急救药品必须在4小时内送到,普通药品必须在24小时内送到”,但由于这边医疗机构欠款严重,那边医药公司与生产厂家以“款到发货”“先款后 货”等方式结算,医药公司的资金周转已出现严重问题,备货不足成为普遍现象。

“珠海的医药产业是支柱产业之一,企业生存环境正在因此恶化。”苏韦锟说。

医院回应

有的承认有的拒访

珠海公立医院拖欠药企货款,情况是否真如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所反映的那样?为此,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涉及此事的几大公立医院。有医院承认确有此事,但 不清楚以上数据是否准确,并称曾经参与卫计局为此召开的会议;也有公立医院不否认此事,但明确拒绝记者采访,称“怕把握不好”;有公立医院则称对此不清 楚。

究竟“公立医院拖欠药企2.9亿元”内情如何,公立医院是否有苦衷,拖欠货款顽结何时能解开?羊城晚报将持续关注此事。

Drug Bidding Organizer under Investigation of Bribery

June 16th, 2014 | by

 It’s exposed that Shangdong Dancheng government has committed bribery during the centralized drug bidding.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that won the bid have to give the government certain percentage of profit as a “Development funding”, according to the agreement they signed together.

 

政府与药企合同曝光 药品回扣变身卫生发展基金

来源:医药卫生网

基层医药市场日益成为医药企业争夺的焦点,而该领域的暗箱操作,违规行为也日益引起各方关注。

近 日,山东郯城传出消息,该县医院医药配送招标被政府刻意设置门槛,招标过程存在着暗箱交易行为,并且该县人民政府还与某医药集团签订了“郯城县药品及医用 耗材配送保障平台合作框架协议书”和“郯城县药品及医用耗材配送保障平台合作框架协补充议书”,协议内容被指涉嫌医药回扣被当地政府“合法化”。

在 该县政府与某医药集团签订的协议中,第七条关于设立政府卫生发展基金的内容为:“设立郯城县政府卫生发展基金,基金由乙方(某医药公司)按销售额的一定比 例提供,由县卫生局、财政局共同监督管理。具体按照县卫生局、县第一人民医院、县计划生育妇幼保健服务中心等与乙方签订合同规定的总额提取比例进行返还, 用于医疗机构、县第一人民医院和县计划生育妇幼保健服务中心发展,提升医疗服务水平。”那么内容中指出的医药公司按销售额的一定比例返还地方财政的措施是 否可行,这是否是将医药回扣“合法化”呢?

据从有关部门了解,该医药公司除与郯城县政府签订协议外,还与当地卫生局及第一人民医院签订了配送协议及配送补充协议。其中,协议及补充协议内容几乎都涉及到按销售额一定比例返还为政府卫生发展基金。

记 者在郯城县政府就此问题得到答复是:相关招标工作都是按照省厅的要求来做的,此次协议的签订也是为了更好的落实医改。有了这个协议的履行,可以更好的做到 药品零差价和避免药品回扣及相关腐败问题的滋生。同时,对药品公司配送过程中的税收做到严格执行,也能解决地方的劳动力和带动地方的经济。

记者追问该措施的实行是否有上级相关的法律政策做支持时,该县分管文教卫生的李副县长表示没有,但是和市卫生局、药监局相关领导汇报过,称该项政策尚且在探索之中。对于该项政策的实施是否经过县政府领导班子研究通过,李县长表示没有,只是在他们这个医药招标领导小组通过。

对 于有举报刻意设置招标门槛的问题,李县长表示,也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医药配送和增加地方财政税收,利用返还这一块资金进一步完善医药配送平台,更好的服务民 生,政府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私心。至于政策是否存在瑕疵,县里也是高度重视,继续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并且近期也将准备搞第二次招标,争取多引进几家医药企 业,避免一家做大搞垄断的嫌疑。

那么,针对“按销售额一定比例返还政府卫生基金”的问题,该县财政局也明确表示未收到医药公司一分钱,因为合同履行中出现问题,所以医药公司没有支付这笔钱,也就等同于该项内容终止。

New Policy for Low-Price Drugs Procurement

June 7th, 2014 | by

The Chinese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has finally updated the policy regarding the procurement of low-price drugs. According to it, primary medical institutes, such as community clinics, still need to join the bidding process in order to buy low-price essential drugs, whereas the rest public hospitals can now have direct price negotiation with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The new policy is to prevent the low-price drugs disappearing from the market.

低价药采购方式确定 卫计委拟实施分类采购管理

来源: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

核心提示:千呼万唤的低价药采购方式终于揭开面纱。卫计委今日下发低价药采购管理工作通知,对低价药实施分类管理,基层医疗机构依旧实行集中采购,而其余公立医院则由医院直接与生产企业议价成交。

千呼万唤的低价药采购方式终于揭开面纱。卫计委今日下发低价药采购管理工作通知,对低价药实施分类管理,基层医疗机构依旧实行集中采购,而其余公立医院则由医院直接与生产企业议价成交。

该通知指出,常用低价药品供应涉及基本药物和非基本药物采购,要做好与现行采购政策的衔接。即基层医疗机构使用的常用低价药,由省级汇总采购需求,实行集中采购、集中支付;而公立医院使用的低价药则由医院直接与挂网企业议价成交。

然而,该通知仅仅是提出顶层设计,对于具体的低价药如何挂网还是没有明确态度,似乎将这一落地的问题抛给了地方。一个月前,发改委已如期公布低价药 品清单,化药3元以下、中药5元以下的500多个品种1000多个剂型纳入其中,这些品种将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然而,采购态度未明让整个招标速 度放缓,各省、各生产企业均在“观望”。

本月,部分省份亮明了其态度。陕西、安徽等省份就明确要求符合资质的生产企业均能直接挂网,而湖北省则直接规定要选取经济技术标得分高的三个生产企 业中标。各省态度不一,业界均在期待掌握采购权的卫计委来统一态度,然而该通知仅仅“点到为止”,在业内看来,并无实际落地意义。

另外,通知还规定,要增强医疗机构在采购中的参与度,发挥批量采购优势,优先采购通过新版GMP认证的生产企业的药品,并规定将常用低价药使用纳入医院绩效考核内容,配套完善短缺药预警机制,对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的药品试点国家定点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