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Pricing’

Credit cards are promoted in hospitals in Hangzhou – possible to pay afte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November 23rd, 2016 | by

Recently, ten hospitals in Hangzhou promoted a service of payment by healthcare credit. Citizens with good credits may pay afte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Similar to the credit cards in normal banks, the healthcare credit cards have different limits. The interest-free repayment period is ten days. If the repayment couldn’t be finished within ten days, the interest will be counted by the model of interest accrual by transactions. Repayments are possible to be done by another person. Any malevolence default behavior will affect the personal credit. (Source: Xinhua News Agency)

杭州医院推出就医“信用卡” 可先诊疗后还款

来源:新华社 2016-10-24

核心提示:近日,杭州市10家市属医院全面推出医疗信用支付服务,信用记录良好的市民在就医过程中可以先诊疗后还款。与普通的银行信用卡一样,每位市民的就医“信用卡”额度不同。“医信付”免息还款期为10个自然日,10日后未还款采用分笔计息模式计收利息。亲属之间可以代替还款,恶意拖欠行为将对个人信用造成影响。

Setting up pilot GPO of public medical institutions in Shanghai

August 18th, 2016 | by

To promote the pilot work of the general health reform in Shanghai, five public hospitals in Shanghai, together with six public medical institutions from Xuhui and Putuo districts, set up a drug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 (GPO) of Shanghai public medical institutions in Shanghai. Public welfare social third parties will be entrusted to carry out drugs group purchasing. (Source: The Paper)

上海破除“以药养医” 试点建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联盟

来源:澎湃新闻 2016-08-03

核心提示:为推进上海市综合医改试点工作,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等5家公立医疗机构和徐汇区、普陀区等6个区县所属公立医疗机构,共同组建成立上海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联盟,通过“团购”形式委托公益性社会第三方组织,开展药品集团采购。

[hide for= “!logged”]

记者从上海市卫生计生委获悉,为推进本市综合医改试点工作,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等5家公立医疗 机构和徐汇区、普陀区等6个区县所属公立医疗机构,共同组建成立上海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联盟,通过“团购”形式委托公益性社会第三方组织,开展药品集团采购。

据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负责人介绍,药品集团采购(简称GPO)是国际通行的医院药品采购模式,强调全过程公开透明的运行机制。在“阳光平台”的 框架下,挤出药价水分让利给患者。同时优化药品供应链,实现医疗机构内部物流与药品企业外部物流整合,提高药品物流配送效率,降低医院运行成本。

挤出药价水分让利给患者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主任付晨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2016年5月,上海被列入国家第二批省级综合医改试点单位,上海市政府出台了《上海市深化医 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方案(2016-2020年)》,而药品供应保障机制改革成为这一方案明确的五项重要改革之一,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成为这其 中一项重要内容。

从2016年2月起,上海启动相应试点工作,各家医疗机构和各个区县采取自愿报名的原则,最终共同组建成“上海公立医院医疗机构药品集团采购联 盟”,这一联盟涵盖华山医院、仁济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岳阳医院、东方医院和徐汇区、普陀区、杨浦区、闵行区、金山区、崇明县所属公立医疗机构,这 一采购联盟委托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下属的上海医健卫生事务服务中心,作为非营利性的社会第三方组织,开展药品集团采购相关的事务性技术支持和服务工 作。

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彭靖表示,在近年来国家药品市场化改革、全面放开药价的背景下,上海在参照周边五省市药品均价的基础上,对符合药品生产管理标准的企业,允许其进入药品招标平台,但其药价仍然存在一定的议价空间。

付晨表示,药品集团采购联盟成立后,可以将挤出的药价水分让利给患者,同时优化药品供应链,实现医疗机构内部物流与药品企业外部物流整合,提高药品物流配送效率,降低医院运行成本。

“实现药品集团采购,医院不再从药品收入中直接获得补偿,而是通过批量采购和供应链优化降低成本,转变了医院的补偿方式。药品采购供应成本的降低, 也有利于本市加快落实国家提出的‘将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控制在30%左右’的目标,而从目前来看,全市公立医院机构药占比还维持在40%左 右。”付晨表示,药品集团采购是上海市医改总体方案中‘医药分开’和改革医疗机构运行机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破除“以药补医”,逐步取消药品加成。

首先试点采购抗微生物类药品

据上海市卫生计生委透露,药品集团采购联盟成立后,首先从抗微生物类药品开始试点采购。对于为何选用这一类药物,采购联盟专家组、华山医院药剂科主任钟明康表示:“抗微生物类药品即抗菌素,这类药品临床需求大,同时国家对于这类药物的管理和采购规定相对明确透明。”

为整个采购工作的透明公开,相关部门联合制定了采购流程、专家评审流程,如评审前抽取专家库中的15名成员,这些成员来自上海各级医疗机构、具有临 床药学、药品管理等背景的专家,固定一种药物只能选取4个厂家,同时确保信息公开,再相应召开药企座谈会,整个流程都由公证部门进行全程监督,减轻医院以 往面对众多药企“攻关”的压力,减少利益驱动的过度用药,更加有效地遏制“以药腐医”。

采购联盟召集人、上海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透露,目前从具体采购情况来看,一是中选结果与2015年临床使用结构基本吻合。医疗机构原使用药品78% 均进入中选采购目录,二是中选结果符合“1+1+1”分级诊疗药品供应需求,受到各大医疗机构欢迎,而企业的参与度也很高,总共有528家企业申报,其中 89家为中外合资企业。

今后,试点采购的药物也有望推广到其他品类,更多的医疗机构都有望加入到这一采购联盟中去。

[/hid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egotiated price gets stuck

August 4th, 2016 | by

Recently,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published the progress of including the negotiated drugs into the health insurance. Until 21st July, only 14 provinces have brought the negotiated drugs into all different types of health insurance. However, according to the agreement of the negotiation, as long as a certain province does not include the negotiated drugs into at least one kind of health insurance, the patients in the province will not have “the welfare” of the national drug negotiation. (Source: ZhiyaoNet)

 “药价谈判”落地执行卡壳

来源:中国制药网 2016-07-29

核心提示:近日,国家卫计委公布了各地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的进展情况。截至7月21日,只有14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城镇职工、城镇居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大病保险等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而根据谈判约定,只要相关省份未将谈判药品纳入至少一种医保类别,这些省份的患者就无缘享受国家药品谈判的“惠民福利”。

[hide for= “!logged”]

近日,国家卫计委在上公布了各地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的进展情况,截至7月21日,只有14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城镇职工、城镇居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大病保险等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

近日,国家卫计委在上公布了各地将谈判药品纳入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的进展情况,截至7月21日,只有14省份将谈判药品纳入城镇职工、城镇居民、新型农村 合作医疗、大病保险等各类医保合规费用范围。而根据谈判约定,只要相关省份未将谈判药品纳入至少一种医保类别,这些省份的患者就无缘享受国家药品谈判的 “惠民福利”。这导致了,某些患者为了节约花费,不得不跨省去已落实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省份买药。

由国家卫计委所牵头的“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在艰难取得一系列成果之后,却出人意料地于落地执行环节卡壳。众多省份迟迟不将谈判药品列入医保名录,卫计委和药企谈判所达成的“约定价格”,因此 失去了得以实现的前提条件。此一无比吊诡的局面,不仅让此前谈判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更是直接导致不少患者得继续承担不必要的高药价。

所谓“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简而言之,就是允诺特定药品进入医保名录,借此换取相关药企降价让利的实惠。从理论上说,这本应是一场互惠共赢的合作。然而现实的复杂性,还是超过了各方的想象。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药品价格谈判的牵头主体乃是国家卫计委药政司,而落实谈判成果,却要取决于掌管着医保基金的省级人社部门。不难想见,这种跨层级、跨系统的“职能总动员”,势必会受制于部门壁垒以及利益博弈的掣肘。

在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过程中,人社部门几乎毫无话语权可言;然而一旦谈判协议达成,人社部门却被要求接受“谈判药品进医保”,甚至还要付出动用医保基金真金白银的巨大代价——权利与责任如此不对等,也难怪不少省份的社保部门在此事上兴味索然。当然,有必要说明的是,此次国家谈判药品主要是乙肝和肺癌用药,而且都是高价药。基于此,多地人社部门担心一旦将之纳入医保名录,可能给医保基金造成过重的支付压力。而客观来说,此一担忧的确不无道理!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从来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所牵扯的,乃是不同主管部门的职能协调,甚至是不同公众群体间的利益再分配。鉴于这显而易见的复杂性,各省在落地执行环节采取保守、审慎的立场或许也可以理解。可即便如此,“问题”终究要解决。相较于如今卫计委和人社部门衔接不畅的局面,我们无疑更愿意看到,相关的公共博弈和政策探讨能够置之于台面上、 以程序化的正规方式进行。

[/hide]

Yunnan becomes the first to implement the drug price negotiation into the health insurance

June 3rd, 2016 | by

On 3rd June, Yunnan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announced that regarding the result of the first national drug price negotiation published by CFDA, the reimbursement of the new rural cooperative medical system and the critical illness insurance, and the online centralized purchase should be implemented by the middle of June. Yunnan will become the first province to implement national negotiation drug centralized purchase. (Source: China Business Network)

云南率先落实药品价格谈判 先期纳入新农合和大病保险

来源:第一财经 2016-06-03

核心提示:6月3日,云南省卫计委出台文件称,针对国家卫计委发布的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要求各地在6月中旬前,落实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医保报销并挂网集中采购,成为国内首个落实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省份。

[hide for= “!logged”]

6月3日,云南省卫计委出台文件称,针对国家卫计委发布的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要求各地在6月中旬前,落实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医保报销并挂网集中采购,成为国内首个落实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省份。

本报记者从云南省卫计委获悉,为使国家谈判药品尽快落地,在国家谈判药品结果出来后,云南省卫计委先期将三个药品纳入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合规报销范围,并在5月24日召集3家国家谈判药品生产企业及相关的配送企业进行座谈,听取企业意见。5月27日,印发了《云南省卫生计生委关于转发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公布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文件的通知》(下称《通知》)。

“这次国家谈判结果出来后,据初步测算,如肺癌的靶向药物盐酸吉非替尼(商品名:易瑞沙),谈判前每位患者年治疗费用约18万元(不含慈善赠药),谈判后降到8.4万元/年。乙肝用药替诺福韦酯(商品名:韦瑞德),年治疗费用1.29万元/年,谈判后降价后为6762元/年,提高了乙肝、肺癌患者用药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云南省卫计委副主任郑进在6月3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据其介绍,云南是癌症高发区之一,平均发病率高于全国平均发病率,特别是女性肺癌发病率较高。云南省大部分地方属边疆贫困地区,这些病,由于医疗保障难以承担,医疗费用高,往往一人生病,全家被拖垮,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全国慢性乙肝患者约3000万,云南省有超过30万。因治疗费用问题,很多乙肝患者没有及时就医。由于这些慢病和大病的治疗费用和医保承受能力等问题,目前常见的乙肝和肿瘤、癌症用药,很多未纳入国家基本药物和我省补充药品,基层群众用药不方便、用药费用较高。

郑进表示,云南省采购出让中心要在6月中旬前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在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集中挂网,并按要求定期统计用药数量和金额,报国家国管平台。在2016年-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各级医疗机构要根据诊疗需求,按挂网价格或相关政策规定,同等条件下要优先采购和使用谈判药品。鼓励其他医疗机构和社会药店在网上直接采购。各地要在6月中旬前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新农合及大病保险合规费用报销范围(含基层和县及县以上),做好相关报销政策衔接。同时医疗机构从交货验收合格到付款的时间不超过30天。

作为药品价格谈判的企业之一葛兰素史克公司则表示,会积极配合其他省份相关部门的工作安排,让更多的患者可以受益于我们的创新药品。同时提高产能,增加供货来源,确保高质量的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

虽然在云南省药品价格谈判尚未进入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但是这已经打开了的一个新的开端。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表示,各地都在根据自己本地的医保政策,结合自己的情况进行推进。

而《通知》也表示,已经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的地区,要进一步巩固完善医保制度和支付方式;尚未确定的地区,要抓紧做好与相关医保政策衔接;确有困难的地区,可首先从大病保险(重大疾病保障)做起。

尽快让这些已经降价的药品进入医保范围,才能更好展示其真正的惠民力量。

[/hide]

The meeting for health reform pilots was held in Chongqing –drug mark-up cancelled

June 2nd, 2016 | by

On 1st June, Chongqing government held the 2016 health reform job meeting, i.e. the initial meeting of general health reforms pilots. This year, Chongqing is listed in the second batch of national general health reform pilots at the provincial level. There are 12 new pilot districts and counties for the public hospitals’ reform. According to the requirements, there are at least two public hospitals in each district implementing the reform, which should start before the end of June. Municipal hospitals should start the reform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 of “One hospital, one scheme”. It is said that the drug mark-up will be comprehensively cancelled in the reform. County-level hospitals get a compensation by medicine service fee. Municipal hospitals get compensations by adjusting medical service price, getting financial aid and reducing operation cost. (Source: Chongqing Times)

重庆召开医改试点启动会议 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来源:重庆时报 2016-06-02

核心提示:昨天,重庆市政府召开全市综合医改试点启动会议暨2016年医改工作会议,全面相应政府政策,落实医改相关问题。今年,重庆市被列入全国第二批省级综合医改试点,其中公立医院改革新增12个试点区县。根据要求,每个区至少有2家公立医院实施改革,在6月底前启动;市办医院按照“一院一方案”的原则,年内启动。据介绍,此次所有改革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区县医院通过药事服务费的方式予以补偿,市级医院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财政适当补助和降低医院运营成本的方式予以补偿。

[hide for= “!logged”]分级诊疗、解决药价虚高、健全公立医院补偿机制等问题纷纷在各省市落地实施。昨天,重庆市政府召开全市综合医改试点启动会议暨2016年医改工作会议,全面相应政府政策,落实医改相关问题。
今年,重庆市被列入全国第二批省级综合医改试点,其中公立医院改革新增12个试点区县,今年重庆拟将尚未实施改革的12个区的公立医院和市办医院纳入改革范围,2016年,市财政将对新增加的12个试点区县进行资金补助,市级财政对每个试点区县补助300万元。
根据要求,每个区至少有2家公立医院实施改革,在6月底前启动;市级按照“一院一方案”的原则,年内启动。
据介绍,此次所有改革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区县医院通过药事服务费的方式予以补偿,市级医院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财政适当补助和降低医院运营成本的方式予以补偿。
对于家长广泛关注的疫苗问题,会议提出将制定出台《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实施意见》,建立公共卫生目标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严厉查处公共卫生领域违法违规行为。
规范办医方面,重庆将加强公立医院科室承包、新技术不规范使用等方面的查处。
此外,城乡居民医保人均政府补助标准提高到420元,个人缴费提高到150元。
据介绍,为创新管理方式,重庆实施五大社会保险统筹管理,推动经办服务由按险种向按流程优化。目前,已与海南、云南、贵州、四川、湖北、新疆、广西、广东、吉林等9省签订了异地就医联网结算协议。[/hide]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will inspect national drug prices strictly from June

May 30th, 2016 | by

Recently,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published the announcement of carrying out drug price inspections nationally. The special inspection work will start on1st, June. The ingredients and drugs whose prices appeared to fluctuate unusually will be the focus of the inspection. Seven-platform institutions including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medical institutions and blood stations will be involved in the inspection. (Source: Beijing Business Today)

发改委6月起将严查全国药品价格

来源:北京商报 2016-05-30

核心提示:近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在全国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的通知》,我国将从6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工作。本次将重点检查价格出现异常波动的原料药、药品品种,检查范围遍布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疗机构、血站等七大平台机构。

[hide for= “!logged”]

尽管我国医改在不断深化,但以药补医、药价虚高等顽疾仍未根除。针对这一情况,近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在全国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的通知》,我国将从6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药品价格专项检查工作,重点检查价格出现异常波动的原料药、药品品种。

本次检查范围遍布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疗机构、血站等七大平台机构,对于此前被投诉多次或反映强烈的问题将集中力量解决。对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典型案件,“要查处一起,曝光一起,形成强有力震慑”。

北京商报记者在查阅国家发改委此前公布的《2016年4月全国价格举报情况分析》时发现,今年4月,医药行业共被投诉663件,位列价格举报投诉数量排名前五。

国家发改委称,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医药行业价格举报投诉咨询量一直居高不下,最为严重的情况是部分公立医疗机构不按政府指导价收费、部分民营医院明码标价不规范。此外,医院之间同种中药价格也相差较大。

据了解,在为期5个月的药品价格专项检查中,国家发改委鼓励社会共同参与规范药品价格行为,强调凡是有社会举报、有线索“必定检查”,以此切实维护药品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促进药品市场价格保持合理水平。

[/hide]

The result of the first national drug price negotiation: The price of three drugs has decreased by more than 50%

May 22nd, 2016 | by

Last October, approved by the state council, 16 ministries have set up the coordination mechanisms and carried out the pilot work of national drug price negotiation. Recently, the result of the first national drug price negotiation was published with three kinds of drug included: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for chronic hepatitis B, Icotinib Hydrochloride Tablets and Gefitinib for lung cancer. Compared to the previous purchase price of public hospitals, the price of these three kinds of drugs decreased by more than 50%.  The price after the negotiation trends to be comparable to neighbor countries.  (Source: China News)

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三种药价降幅超五成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5-22

核心提示:去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卫生计生等16个部委(局)建立起部门协调机制,组织开展了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工作。近日,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其中有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与之前公立医院的采购价格比较,3种谈判药品价格降幅均在50%以上,与周边国家(地区)趋同。

[hide for= “!logged”]近日,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其中有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与之前公立医院的采购价格比较,3种谈判药品价格降幅均在50%以上,其中吉非替尼的月均药品费用将从约15000元降至约7000元。乙肝、肺癌患者用药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大大提高。
三种药降价后能省多少钱?
——月均药品费用最多降8000元
此次谈判的药品总共有3类,分别是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谈判后,3种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
其中,替诺福韦酯属于专利药,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5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490元。
埃克替尼、吉非替尼等是用于肿瘤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敏感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分子靶向药物。埃克替尼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20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5500元。吉非替尼谈判之前的月均药品费用约15000元,谈判后的月均药品费用降至约7000元。
“大减价”药品有何临床价值?
——治疗乙肝、非小细胞肺癌效果良好
此次谈判的药品之一替诺福韦酯,是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最新指南推荐的一线治疗慢性乙肝的口服药物,其对于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适应证广泛,对妊娠期妇女具有很好的安全性,且可用于各种耐药的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
据了解,目前,病毒性肝炎仍是中国重大传染病防治重点之一,疾病负担较重。在中国,慢性乙肝是导致肝硬化、肝癌的主要原因。因此,及时和有效的抗病毒治疗非常必要。
而替尼类靶向药物可使符合适应症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治疗的精准性提高、生存期延长。
这类药品在中国的用药需求也很广泛。来自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原发性肺癌(简称肺癌)是中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生率居恶性肿瘤首位。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
为何要建立药品价格谈判机制?
——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降低患者用药负担
今年两会期间,在谈到一些国内无法生产的“救命药”问题时,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就曾表示,部分专利药正展开国家谈判。国家卫计委采取一些措施,选择了包括癌症治疗等重大疫病治疗的大约五个品种的药品,通过国家谈判的方式使这些药品的价格降幅达到约50%以上。
今次公布药品谈判结果后,国家卫计委方面表示,建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推进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降低广大患者用药负担的重要举措。
作为一项体现国家意志和决心的惠民工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有利于完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合理降低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价格,减轻医药费用负担,提高药品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同时,其对于健全药品供应保障体系,促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规范药品生产流通秩序,引导中国医药产业健康发展也具有重大意义。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经历了哪些过程?
——历时超半年谈判小组进行多轮谈判
去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卫生计生等16个部委(局)建立起部门协调机制,组织开展了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工作。根据中国重大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治的用药需求,以问题和目标为导向,回应社会关切,组织专家充分论证,遴选价格高、疾病负担重、患者受益明显的治疗乙肝、肺癌、多发性骨髓瘤等专利药品作为谈判试点药品。
11月下旬,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正式启动,谈判小组先后与乙肝、非小细胞肺癌专利药品相关企业进行多轮谈判,在谈判药品价格、直接挂网采购,完善医保支付范围管理办法、做好国家药品谈判试点与医保支付政策衔接等方面达成共识。
各方最终形成共享多赢的谈判结果,谈判药品价格降幅均在50%以上,与周边国家(地区)趋同。
谈判结果如何与医保对接?
——三类地区操作形式不同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今年两会期间曾介绍说,一旦药品谈判成功,将考虑纳入相关的药品报销目录,使药的价格能够有比较大幅度的下降。
目前,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涵盖了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城乡居民大病保险(重大疾病医疗保障)等多种保障形式。
在国家谈判之前,全国有十几个省(区、市)已经将相关谈判药品先后纳入城镇职工医保、新农合、大病保险(重大疾病保障)等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谈判药品合理降价,将使更多患者能够买得起、吃得上,同时也节约了医保费用。
针对医保对接问题,国家卫计委提出,对于已经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的地区,要进一步巩固完善医保制度和支付方式;对于尚未确定相关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的地区,及时做好与相关医保政策的衔接,对谈判药品抓紧重点评审,尽快确定不同保障形式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对于确有困难的地区,也可从大病保险(重大疾病保障)起步。
药品采购有哪些要求?
——直接网上采购抵制商业贿赂
为指导各地抓紧落实谈判结果,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近日还下发了《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
该《通知》要求,各地要及时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公开挂网。医疗机构与企业签订采购合同,明确采购数量,按谈判价格直接网上采购。采购周期内,医疗机构的采购数量暂实行单独核算、合理调控。
此外,《通知》还提出加强药品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严厉查处扰乱市场价格秩序行为。坚决遏制药品购销领域腐败行为,抵制商业贿赂和行业不正之风。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取得重要进展和成果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有关情况说明

[/hide]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 becomes the trend for the next year

May 18th, 2016 | by

Recently, Shenzhen health reform office asked for advice about the reform of drug supply in public hospitals. The scheme of the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 (GPO) was proposed to reform the scheme of drug purchase in public hospitals in Shenzhen. It can suppress the growth of drug prices and make the price decrease by 30%. It is also promised that by 2017, the income of drugs becomes less than 25% of the whole income in public hospitals. (Source: The Time Weekly)

明年药品规模降至56亿 团购药品趋势几成定局

来源:时代周报 2016-05-18

核心提示:近日,深圳市医改办就《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保障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向深圳市发改委、财政委、医管中心等相关单位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对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方案进行改革,要求通过“推行药品集团采购(GPO)”,使公立医院药品费用上涨得到有效遏制,实现药品降价30%。并且承诺到2017年,全市公立医院药品收入占业务收入的比例下降到25%以内。

[hide for= “!logged”]除了已经实施的药品“零加成”,深圳再次推进药品采购改革,全面推行医改,积极破除“以药补医”机制。
近日,深圳市医改办就《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保障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向深圳市发改委、财政委、医管中心等相关单位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对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方案进行改革,要求通过“推行药品集团采购(GPO)”,使公立医院药品费用上涨得到有效遏制,实现药品降价30%。并且承诺到2017年,全市公立医院药品收入占业务收入的比例下降到25%以内。
“GPO本质是一个医药采购平台,GPO通过汇总采购量,利用批量采购的优势与厂商谈判取得较高折扣,为医疗机构节约成本和提高效率,通俗地说就像团购。”清华大学医疗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医疗、医保、医药是医改的三个方面,目前改革主要集中在医药层面。从上世纪90年代政府对公立医院实施药品自由采购政策,到2009年新医改后明确实施的基本药物省级集中招标采购的招标模式,医药费用等连年高涨、医院以药养医的现状仍未彻底改变。据米内网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公立医院的药品使用金额为4570亿元,到2015年增长了108%,达9517亿元,占全国13829亿元药品销售总额的68.8%,而同期全国医保支付费用总额为1.2万亿元。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机制的改革与以药养医机制能否破除密切相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协调推进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发改委首先进行积极响应,其发言人在两会期间表示:破除以药补医,建立医疗机构成本自我约束机制。
2017年药品规模降至56亿元以下
药品集团采购是国际通行的医院药品采购模式,强调全过程公开透明的运行机制。
以美国为例,绝大多数医院都加入至少一个GPO,并通过GPO购买产品。美国医疗供应链协会(HSCA)数据显示,GPO每年为整个医疗保健系统节省约360亿美元开支。同时,GPO提供的产品标准化管理、质量与适用性分析、供应商管理和临床用药指导等服务也同样使医院获益。直接与供应商进行交易相比,GPO为单个医院节省10%-18%的成本。
但在中国,受省级招标的限制,GPO模式的推进甚为缓慢。不久前上海也已试行GPO,2016年5月6日,上海医健卫生事务服务中心发布了2016年第一批药品集团采购目录。
深圳市紧随其后。根据《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保障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的描述,深圳将于7月1日起在全市公立医院启动集团采购改革试点,建成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管理平台,编制《集团采购目录》(以下简称“《目录》”),统一委托给集团采购组织代理采购,实行带量采购、定点生产、定点采购,降低药品的采购成本。并与广东省第三方药品交易平台、各集团采购组织的药品交易及监控平台、各公立医院的信息管理系统实现数据对接。
时代周报记者从深圳市医改办处获悉,公立医院集团采购组织遴选规则仍在筹备阶段,不方便对外发布。关于GPO组织的遴选,其中一个遴选条件便是要求《目录》内所有品种平均降幅达30%以上,并要求自建互联网药品交易平台,在平台上公开所有品规药品的供货价(含配送价)。
深圳市全药网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是候选之一。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全药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是深圳海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根据公开报道,2015年,深圳地区公立医院药品采购金额约80亿元,按药价降幅平均30%推算,深圳市2017年药品规模将降至56亿元以下。
《目录》由深圳市卫计委牵头,成立市公立医院药事专家委员会,由其在开展合理用药大数据分析、系统性评价的基础上编制而成,未进入《目录》的品种,由医院自行采购。之后在试点的基础上《目录》将逐渐扩大范围,实现全覆盖。深圳医改办主任李创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用药目录遴选规则目前仍在制定中。
参照上海市的实施:GPO制定的目录对象是部分医保目录范围内未实施集中招标的品种和自费药品,并且GPO实际采购价将作为上海市招标价格的重要参考。曹健对此解释说,“深圳、上海作为改革试点,探索市场机制的GPO采购,通过市场主体来成立第三方医院采购的服务公司。但都是在省级招标由医保来继续推进政府主导的带量采购,因此这种在卫计委主导成立的医药采购平台和国外直接和医院对接的GPO性质不同,可以看做是省级招标体系内一次创新或说补充,当前的省级招标不允许二次议价,但用GPO的形式给了采购主体医院二次议价的机会”。
李创表示,开展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工作是贯彻医改的重要举措。
“团购”药品趋势几成定局
从安徽的采购联合体到上海的GPO,已经显现出一个趋势,即医疗机构“团购”药品的做法几成定局,这种做法可以提高医疗机构作为药品集中采购主体的真正参与度。
公立医院营收来源包括药品收入、财政补贴以及医疗服务收费。2015年起实施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零差价,终结了此前药品15%加成的历史。极力推崇安徽联合采购模式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认为,集中采购模式顶层设计没有问题,但医保、医疗的改革与医药改革没有联动,造成了目前药品采购的种种弊病。目前的招标中,采购主体医院并没有定价权,且医院和药企之间形成了返点的潜规则,省级集中招标没起到应发挥的作用。
曹健也认为,“药品作为医院的一块营收被砍去,而医疗服务价格的扭曲以及财政补贴比重也不够,医院拿返点,医生拿回扣的潜规则才会屡禁不止”。以政府财政补贴为例,1980年政府补贴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为30%,现在则不到10%,三甲医院甚至不到6%。李玲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政府财政补贴不够,让公立医院自谋生路参与市场化竞争,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就无法保障”。
此次深圳GPO试点提出药占比下降至25%以下,对此李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深圳市这些年一直努力破除以药养医,GPO是方向之一。GPO有利于降低医院药品采供成本,将有利于规范药品采购和使用行为,有利于公立医院转变运行机制和优化收支结构。”李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十二五”期间,深圳市政府卫生总投入599.1亿元,年均增长19.2%。财政补助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达到24.8%,药占比从38.7%下降到2015年的28.4%(不含中草药)。[/hide]

No more price markup – “pharmacies separated from hospitals” is realized in public hospitals in Beijing

April 26th, 2016 | by

According to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job meeting of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within this year the reform of “pharmacies separated from hospitals” will be carried out in Beijing. No price markup will be realized. Currently there are 269 public hospitals in Beijing. In 2012 the reform of “pharmacies separated from hospitals” and no markup has been implemented in a few pilot hospitals including Friendship Hospital, Chaoyang Hospital, Tongren Hospital, Jishuitan Hospital and Tiantan Hospital. Medication service fee was set up instead and the drug price in those hospitals is relatively low. (Source: Beijing Times)

实行药品零加成 北京公立医院今年实现医药分开

来源:京华时报 2016-04-26

核心提示:据2016年卫生计生工作会议消息,今年内北京市将在全市全面推开医药分开改革,实行药品零加成。北京市目前共有公立医院269家。2012年,北京市先后在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和天坛医院试点开展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这些医院也成为全市药品价格的洼地。

[hide for= “!logged”]

据2016年卫生计生工作会议消息,今年内北京市将在全市全面推开医药分开改革,实行药品零加成。

试点医院药品价格是洼地

北京市目前共有公立医院269家。2012年,北京市先后在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和天坛医院试点开展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这些医院也成为全市药品价格的洼地。下一步,市卫计委将配合市发改委制定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方案。具体可能涉及几千项内容的调整。

切断药品利益链

医院管理专家王健康介绍,以前由于国家财政对医院投入不足,允许医院将药价加成不高于15%后出售给患者。在“以药养医”体制下,容易导致医院趋向采购高价药,医院赚取的利润就更多。由于加成产生的费用最终分摊到患者,就出现了药价虚高和看病贵的社会性问题。

王健康表示,取消药品

加成,是国家打破多年来“以药养医”运行机制的重要举措,对遏制临床重复用药、滥用贵重药的现象,最大限度地降低患者药品费用支出发挥了显著作用。

但是取消药品加成后,如果没有合理的收入来源补偿,一些医院将陷入新的发展困境,因此必须对以往过低的医疗服务收费进行调整。王健康表示,目前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难以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而将医疗服务费纳入医保,不会提高老百姓的就医负担。与此同时,医院还要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和治疗价格,老百姓的总体就医费用势必会有所降低。

此外,王健康还提醒,药价仍有很大的降价空间。患者的药费负担重,药价虚高是主要原因。药厂利润薄,医院不加成,虚高部分多给了中间经销商。“应严格控制药品流通环节差价率,才能真正减轻老百姓的就医负担。”

>>相关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助力优胜劣汰

《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要求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实施前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均须开展一致性评价。

仿制药是与原研药具有相同的活性成分、剂型、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的药品。在我国,仿制药基本满足了公众用药需要,但目前面临着质量参差不齐、仿制标准较低、部分药品疗效不确切等问题。

据了解,我国的药品在进入新世纪之前都是由各省份审评,在仿制药标准的把握上是参差不齐的。进入新世纪以后,把各省份的地方标准经过整顿统一上升为国家标准。但是在上升的过程当中,只把标准上升了,这些药品是不是达到了与原研产品的疗效并没有系统的评价。“对已经批准上市的仿制药进行质量和疗效的一致性评价,这是补历史的课。有些药品在疗效上与原研药存在一些差距。”卫计委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系统专家孙忠实说。

孙忠实表示,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将迫使部分仿制药退市,而药品总体质量与价格也将同步提升。

[/hide]

Medicine is going to be separated from pharmacy in Beijing; prices of medical services are going to be adjusted

March 17th, 2016 | by

On 18th March, an implement scheme of comprehensive reform of public hospitals in Beijing has been published. A new implement scheme to separate medicine from pharmacy will come out soon this year in Beijing. Drug price mark-up will be canceled. Meanwhile, the price of examination and treatment of large medical equipment will be reduced. The price of medical services which shows the labor service value of medical personnel will be adjusted reasonably, especially for the prices of treatments, operations, nursing care and Chinese medicine. The special medical service price in public hospitals will be decontrolled. (Source: Beijing Morning Post)

北京将实施医药分开 调整医疗服务项目价格

来源:北京晨报 2016-03-17

核心提示:3月18日,北京市出台《北京市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今年全市将出台公立医院医药分开实施方案,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同时,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价格,合理调整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特别是诊疗、手术、护理、中医等服务项目价格,放开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服务价格。

[hide for= “!logged”]

昨日,北京市出台《北京市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今年全市将出台公立医院医药分开实施方案,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同时,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价格,合理调整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特别是诊疗、手术、护理、中医等服务项目价格,放开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服务价格。

2016年

将出台加快商业健康保险发展的实施意见以及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实施方案。

2017年

扩大病种数和住院患者按病种付费的覆盖面,实行按病种付费的病种不少于100个。

2016年

将出台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脑卒中4种病的分级诊疗指导意见和基本规范,开展以上病种的分级诊疗试点。推进医疗联合体试点,预约转诊量占公立医院门诊就诊量的比例提高到20%以上,减少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就诊人次。

2017年

推广预约挂号制度,提高预约挂号比例。

2016年

启动专科医师培训,扩大全科及儿科、精神科等急需紧缺专业的培训规模,试点开展急诊专科医师资格认定。

2017年

继续推进护士规范化培训。

疏解

通州规划建设大型综合医院

按照北京市医疗功能定位和人口疏解目标,北京市将制定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医疗机构设置等相关规划,调整优化医疗资源,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增量,从严控制公立医院床位规模、建设标准和大型医用设备配备,避免盲目扩张。

通过疏解中心城医疗资源、政府投资新建、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等方式,在通州区规划建设大型综合医院、高水平妇儿医院和公共卫生服务机构,提升市行政副中心的整体医疗服务能力。

鼓励采取迁建、整合、转型等途径将部分城区利用率较低的医院改造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专科医院、老年护理和康复机构。

2016年,将出台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医疗机构床位调控、加强康复医疗护理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的指导性文件,研究制定引导中医院发展的指导意见。2017年,持续推动一批重点医疗机构加快疏解。

合作

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入医联体

此外,北京市还将引导在京医疗机构通过合作办医、专科协作、技术支持、远程会诊、对口支援等形式,与津冀两地医疗机构开展合作;加强京津冀三地传染病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采供血等领域的合作。

2016至2017年,积极推进京津冀医疗卫生协同发展,落实与河北省张家口、唐山、保定、承德等城市的医疗卫生领域合作。

同时,鼓励企业、慈善机构、基金会、商业保险机构等社会力量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推进医疗领域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

2016年,出台以特许经营方式开展与社会资本合作的指导意见,落实鼓励社会办医的有关政策措施。2016至2017年,推进北京安贞医院国际医院特许经营项目、北京友谊医院顺义院区试点项目建设;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入医联体。

价格

放开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服务价格

根据方案,将积极稳妥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取消药品加成,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价格,合理调整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特别是诊疗、手术、护理、中医等服务项目价格。

同时,改革价格形成机制,积极探索按病种、按服务单元定价。加强医药价格监管,建立价格监测和预警机制,防范价格异动。加大对价格垄断和欺诈等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

2016年,北京市将统筹研究本市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方案。2016至2017年,积极稳妥推进院前急救、中医、综合、病理等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调整,逐步缩小政府定价范围,放开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服务价格,对市场竞争比较充分或个性化需求比较强的医疗服务项目交由市场管理,实行市场调节价。

年内出台公立医院医药分开方案

北京市将总结北京友谊医院等5家医院的试点经验,在全市公立医院加快推进医药分开。统筹考虑各级医院特点,制定有利于实现分级诊疗的医事服务费价格政策,医事服务费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同时,探索患者可自主选择在医院门诊药房或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的途径,破除以药补医机制。

2016年本市将出台全市公立医院医药分开实施方案,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建立公立医院医药分开的运行新机制。

行政

行政负责人不得兼任医院领导

北京市将创新公立医院机构编制管理方式,探索实行编制备案制和不纳入编制管理。按照先试点、后推开的原则,探索实行工作人员额度管理。同步调整与编制管理相关的财政经费、养老保险、户籍管理、出国交流、住房补贴等政策,推进医务人员从“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探索取消公立医院行政级别,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负责人一律不得兼任公立医院领导职务。

同时,落实公立医院用人自主权,对医院紧缺、高层次人才,可按规定经医院考察后予以招聘,公开招聘结果。实行聘用制和岗位管理,按需设岗、按岗聘用、合同管理、按岗定酬、同工同酬,建立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

2016年,重点落实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及工资调整政策,保障市属、区属公立医院养老保险改革顺利实施。

公立医院负责人年薪制试点

北京市将合理确定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建立动态调整机制。强化医务人员绩效考核,完善相关政策并重点向临床一线、业务骨干、关键岗位以及支援基层和有突出贡献的人员倾斜,合理拉开收入差距。

在工资总额下,对关键岗位、知名专家等可以采取协议工资、项目工资等灵活多样的收入分配方式。健全薪酬分配约束机制,加强对公立医院薪酬分配的监督管理。

2016年将制定北京市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与评价指标体系,建立年中和年底综合考评工作机制。在市属、区属公立医院开展医院负责人年薪制试点,年薪由公共财政予以保障,与医院收入水平脱钩。2017年,逐步扩大医院负责人年薪制试点。

[/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