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Pages
-

SmartMedCN

Schlagwort: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New Version of Patient Record Management

January 7th, 2014 | by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has recently updated the regulation of patient record management, where more specific demands regarding borrowing and unsealing deceased patient records are mentioned. This action is aimed to help with medical disputes.

Although it’s written that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have the same effect as paper-based patient record, nationwide paperless patient record is yet to achieve due to lack of detailed regulation.

病历管理新规 有进步也有妥协

来源:健康报

核心提示:新版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已经于1月1日起施行。新规将给医疗机构的病历管理带来哪些影响?又会给患者带来哪些便利?哪些条款尚存争议?记者就此采访了长期从事病案管理实践和相关法律研究的权威专家。

新版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已经于1月1日起施行。新规将给医疗机构的病历管理带来哪些影响?又会给患者带来哪些便利?哪些条款尚存争议?记者就此采访了长期从事病案管理实践和相关法律研究的权威专家。

身份证号与病案号关联

死亡患者病历复印规定更明确

相较于2002版《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新规增加了许多细致的条款。如明确要求将病历标识号码与患者身份证明编号相关联、借阅病历须在3日内归还等。

“新规更加明确、具体,对病历管理中的模糊地带进行了规范,也考虑到了医疗机构的现实难处。”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医务部主任、病案统计室主任焦建军教授举例 说,新规要求身份证号与病案号相关联,这对纠正目前“一位患者在一家医疗机构建有多个病历,且多个病历采用不同病案号”的现实情况,将起到积极作用。焦建 军说,很多患者为了报销方便,会用参加医保的亲友的名字就诊,当患者在治疗期间死亡或遇其他意外情况时,家属才来要求改名,新规的实施有望减少这些情况的 发生。

对于新规中封存病历应签封复制件的规定,北京协和医院病案科主任刘爱民深表赞同。“在以往的规定中,封存病历一般指的是原件。而如果封存病历时患者还未完 成治疗,医院就难以得知患者的既往病情,这对患者的治疗大为不利。新规明确,在病历复印件封存后,原件可以继续记录和使用,这利于维护正常的诊疗秩序和患 者利益。”刘爱民说。

北京医院医务处副处长魏亮瑜认为,对于复印病历的申请人,新规用“死亡患者法定继承人或者其代理人”取代了2002版规定中的“死亡患者近亲属或其代理人”,更加明确,也利于操作。

门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保管

专家建议也可由医患协商解决

2002版《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规定,“在医疗机构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的,其门(急)诊病历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没有在医疗机构建立门(急)诊病 历档案的,其门(急)诊病历由患者负责保管”。而新规明确,门(急)诊病历原则上由患者负责保管,这算是一个不小的变化。

支持者表示,这样的变化突出了患者权益。焦建军认为,一家大型三甲医院每年有上百万人次的门诊量,大多数医院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来保证这么多门急诊病案 的管理。门诊病历丢失、病案提供不及时,都是医患纠纷的常见起因。此次新规明确医院可以不承担病历的管理责任,是考虑到了全国绝大多数医院的实际情况。

持不同意见者则认为,由医院保管门急诊病案,有利于发挥其巨大的科研价值。以北京协和医院为例,该院很早就建立了大病历制度,要求医务人员为具有研究意义 的门急诊患者建立病历档案。刘爱民介绍,目前该院平均每天有约4500份大病历由医院保存,如果失去了这一大块资源,对医院学科发展、科研和教学来讲都是 一大损失。此外,患者保存的病历一旦丢失,对医务人员了解患者病情不利,将影响医疗的连续性。

对于这些争议,魏亮瑜认为,新规中的这一条款除了考虑到大多数医院的现实,也给患者带来了更多便捷。由患者保存病历,有利于不同医疗机构的医生完整了解其 病情,也能更好地保护患者隐私。而新规同时也兼顾了其他医院的需求,规定同时提出,“医院建有门急诊病历档案或已建立门急诊电子病历的,经患者或其法定代 表人同意,其门急诊病历可以由医疗机构负责保管”。

“实际上,由谁保管的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医患协商来解决,主动权双方都有。”魏亮瑜说。

电子病历法律地位仍未确定

封存病历期限亦有待明确

新规规定“电子病历与纸质病历具有同等效力”。事实上,医院电子病历经过几年运行,如今已基本覆盖了我国绝大多数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近年来,各级医院在电 子病历上都投入很多,希望借此实现病历无纸化,减少相关开支,降低成本。“医院有了电子病历,就可以实现病历无纸化吗?”焦建军告诉记者,他曾就此问题咨 询了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人员,但对方表示,目前还不能这么理解。

魏亮瑜说,我国虽然有了《电子签名法》,但法律的规定还太宽泛。针对电子病历来说,要包含哪些要素才成为电子病历?如何使它具备法律效力?电子签名如何才 能被认可?谁来认可?这都需要卫生行政部门、工信部门和司法部门等共同协商出台一个“规矩”,从技术、法律上给予明确。

采访中,专家还谈到了对加强病历管理的期望。

“新规对病历封存期限依然没有明确规定。”焦建军说,封存的病历要单独保管,没有封存期限的限制,会导致病历占用空间越来越多。在实际操作中,许多医院都 会在封存病历时写一个时限,许多医院依据《侵权责任法》的有效诉讼期,把这一时限定为2年。但这个规定是否合理合规?封存病历到期如何处理?这些都有待进 一步明确。

在新规中,可以复制的病历资料范围相较以往并没有作出太多调整。“按照《侵权责任法》的精神,除了一些客观的病历资料,患者的病程、手术讨论和死亡讨论等 主观病历资料也应当在可以复制之列。但目前新规里还没有涉及这些内容。希望今后调整的步子可以更大一些,与法律要求更好地接轨。”魏亮瑜说。
(责任编辑:fancia)

BT Wins Landmark Healthcare Deal in China

June 3rd, 2013 | by

BT announced today that it has won a deal with the General Hospital of Ningxia Medical University to provide healthcare IT consultancy services.

BT is helping design a centralized IT platform, bringing together the hospital group’s disparate systems. One of the leading healthcare groups in China, Ningxia Medical University runs 27 hospitals across Ningxia, Inner Mongolia and Shaanxi provinces. The new platform will host the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 system used at Ningxia General Hospital as well as across its network of regional hospitals. It will also host the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 database, decision support system and public health and chronic disease management platform, as well as other services.

BT赢得中国首个医疗合同 开创医院IT平台

来源:飞象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BT 今天宣布赢得了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医疗IT 咨询服务合同,这是其在中国赢得的第一个医疗合同。
BT 将帮助设计一个集中式 IT 平台,把该医院集团的各类系统连在一起。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医院集团是中国领先的医疗集团之一,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和陕西省经营着 27 所医院,并且大力进行平台开发投资,致力成为中国技术最先进的医院之一。
这个新平台不仅将承载宁夏总医院及其地区医院使用的电子病例系统,而且还将承载电子健康记录数据库、决策支持系统、公共健康与慢性病管理平台以及其它服务。 .
BT于2012年成立了亚太医疗事业部,目的是协调公司的资源,加大对亚太区迅速发展的医疗 IT 市场的开拓,此次是该部门在中国赢得的第一笔合同。BT亚太医疗事业部雇用了 130 多名专家,涉及临床设计保障、临床安全管理、技术架构和重要科目实习等众多领域,为本地服务的执行奠定了强大的基础。
宁夏医科 大学总医院院长杨银学表示:“为我们众多医院的患者和员工提供一个综合、统一、先进的数据系统对我们的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意义。新的IT平台对宁夏医科大 学总医院及医院集团未来的发展具有跨时代的意义。BT拥有独特的能力、本地团队和全球经验,是我们理想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认为,与 BT 的长期伙伴关系将有助于把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打造成一家全新的世界级数字医院。”
BT中国总经理郭秀闲(ElizaKwok) 女士 表示:“世界各地的医疗 IT 市场都在经历重大转型。在中国,医疗供应问题一直备受政府重视,并且将是未来 5 年的一项优先任务。BT 十分荣幸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帮助开发支持现代医疗交付的创新解决方案。这笔合同不仅使我们有机会成为一家领先医院集团的首选合作伙伴,而且将为中国带来 我们在医疗市场上的广泛经验。”
凭借其悠久的网络通信传统和强大的医疗经验,BT 的愿景是提供一切相关医疗保健,帮助医疗机构节省资金,整合信息,改善患者和员工的生活。公司已在亚太地区赢得了一系列的医疗 IT 业务,包括新建医院的复杂大型基础设施合同、临床安全管理咨询以及电子健康记录工作。
(http://www.yywsb.com)
编辑:红丽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Trial in Ningxia Hospitals

February 18th, 2013 | by

Two years ago, some public hospitals in Ningxia, an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started to adopt EPR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However, doctors complain that they don’t have enough time to type diagnose into the computer system due to a large number of patients. Besides, patients can’t get access to the system, and they can neither read their diagnoses nor check the prescription, very often, patients can only know the prescription when they receive drugs.

 

 “天书”病历电子化 患者仍无知情权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医药卫生网

推进医疗信息化的目的是为医生诊 疗和患者就医提供方便。近日,记者走访部分医院发现,患者就医时的“天书”病历已逐渐被电子化的“无书”取代,但问题是患者的处方和病历并无终端可查询, 就医仍“一头雾水”。不透明的医疗信息化是否方便了医生开“大处方”?患者的知情权该如何保障?记者对此进行调查。
“现在连看病历的机会都没了”
为了让患者就医更加顺利,近年来,宁夏开始以电子信息化代替手写诊疗流程,规范医生诊疗行为,希望实现诊疗信息的对称。然而,记者近日走访部分医院发现,推行医疗信息化后,患者对用药、费用等信息的知情权并无明显改善。
“不太清楚医生开的什么药,也不知道多少钱 , 应该有……说不全。”在银川市中医院就诊的患者马宁拿着一张没有药名、价格的票据在等待缴费。对此,银川市中医院内科主任医师冯彩琴告诉记者,医院是两年 前配置的信息化系统,患者想要在划价前了解用药和费用,只能询问医生。
但是,患者一不小心被“处方”的情况仍然存在。前不久到 银川市一家医院就诊的李姓患者告诉记者,因为割破手、流血不止到外科止血,原以为小病花不了多少钱,医生看后通过电脑开了处方,让我们去缴费就行了,缴费 时仔细询问才发现,一种记不住名字的要打吊针的消炎药300多元。后来觉得太贵,要求医生重新开药,去掉了这种消炎药,仅服用了几十块钱的普通药,没过几 天手上的伤也就好了。
此外,部分医院实现信息化后还存在门诊电子病历录入和查阅障碍。宁夏中医研究院儿科副主任医师赵颖说,病人很多,医生并不能及时录入每个人的电子病历,电脑里基本上只存处方,病情、病史等很少记录。
记者在很多医院的一楼大厅看到,没有设置终端方便患者查阅电子病历。几近于“无书”的就医经历让患者很无奈。患者于河潮说:“我无处调取之前的诊疗记 录,到不同医院看病,医生有时重复进行同样的诊疗;在同一医院相隔不久看同样的病,之前开的药没吃完,缴费时才知道医生又开了相同的药。”
一些市民调侃道,“以前还有个看不太的潦草纸质病历,现在连看病历的机会都没了”。
“半信息化”难满足患者知情权
“之所以出现上述问题,原因是宁夏诊疗仍处于‘半信息化’状态。”自治区卫生厅医改办主任王维成介绍说,医疗信息化目的是使诊疗行为更加规范、透明,但目前仍在建设中。
据了解,宁夏从2008年开始使用 医疗信息化系统 ,大部分医院2010年开始统一配置设备。目前,医院诊疗只是建立在以电子病历为基础的信息化系统上,不是包括医学检验、影像信息和医院管理信息在内的现代化医院管理系统。
医疗“半信息化”难免出现一些弊端。王维成说,比如,医院即使设置终端系统也没有网络支撑为患者提供查询。卫生部门要求医生必须录入电子病历,由于录入 规范的电子病历并没有减少医生的工作量,而且对一些老专家来说,输入电子病历有难度,造成患者的电子病历经常空白或极为简单。
记者采访发现,为了保证患者明白就医,很多医院保留了填写纸质病历等辅助手段。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消化科医生王晶晶 (微博)说,目前医生在操作电脑的同时,会详细记录病情、病史和处方,给病人提供就医依据。
但由于辅助措施基本要靠医生的个人主动性,保证患者知情权的效果并不理想。记者发现,由于使用电脑可顺利出具处方,一些医生避而不写病历或依然写“天书”病历,患者大多也不敢问。
信息不对称是医患纠纷重要原因
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是引起医患纠纷的重要原因。专家认为,完善的医疗信息化可以满足患者的知情权,减少医患纠纷,多方促进医患之间的信息对称。
针对患者反映的“大处方”现象,王晶晶等医生认为,仍需监管部门、医院促进医生合理用药、合理施治,应尽量选择低层次的抗生素,减少不必要的检查。
而在技术层面,王维成等人认为,宁夏目前正积极开发医疗价格监管信息系统,将药品、检查价格录入后,医生根据患者既往病史首先识别病人病情,如果出现“大处方”等不良诊疗情况,卫生监管部门会点评或约谈医生,情况严重将进行公示、警告。
另外,预计到2013年底,宁夏将在县以上医院建立完整的信息化系统。“卫生部门将通过与人社部门建立‘专网’,将就医信息接入‘专卡’———社保卡,群众使用一张卡就能在门户网站查询本人的健康信息和终身就医记录。”
在信息系化建设的同时,冯彩英等医生也建议,为了让患者在划价前知晓所开药物和价格,最好配备小型打印机,在医生诊疗的同时打印纸质处方,尊重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改善就医软环境也很重要。一些专家指出,一方面,医生必须告知患者电子病历和处方内容,避免不必要的药品浪费。另一方面,患者应主动提出知情要求,与医生共同商定相关诊疗方案,发现医生有违规行为应及时投诉。
编辑:红丽

Tsingdao to Shar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among Hospitals

October 29th, 2012 | by

Tsingdao Health Bureau is planning to issue a new medicl card for its residents, and patient medical history can be shared among different hospitals in Tsingdao after a city-wide system upgrading, meaning the medical card will also hav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拿着一张卡全城医院都能“通”

来源:青岛晚报 作者:医药卫生网

青岛青医附院和市立医院已先后施行医卡通系统,但有患者抱怨医卡通使用麻烦,无法同医保卡兼容等问题。昨天记者获悉,目前,市卫生部门已经考虑申请单独发行居民健康卡,只有该卡发行,并且卫生系统各医院使用了相同的信息管理系统,才能真正实现就医“一卡通”。
患者反映医卡通不通
市民蒋先生家住市南区,前几日感觉胃部不舒服来青医检查。在用医保卡结账过程中,他发现流程一点也没简化,每次检查和拿药都需要重新排队,一上午时间才看完病。 “朋友们都说用医卡通更加方便,可是我去看病反倒麻烦了。 ”蒋先生对此颇有怨言。
据了解,目前市区范围内,只有青医附院和市立医院两家医院实行了医卡通。患者就诊前需要在挂号处先办理一张医卡通,提前充值看病。然而两家医院在实施医卡通过程中都碰到了不少难题。不仅医卡通和医保卡之间未实现预存功能,不同医院的医卡通也存在无法通用的问题。
发行健康卡实现“一卡通”
目前,卫生部门已经考虑申请单独发行居民健康卡,但具体发行日期尚未定下,只有该卡发行,并且卫生系统各医院使用了相同的信息管理系统,才能真正实现就医 “一卡通”。根据卫生部下发的《居民健康卡管理办法(试行)》,居民健康卡是基于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和医疗机构电子病历,可用于居民身份 识别、个人基本健康信息存储、实现跨区域跨机构就医数据交换和费用结算等。医卡通要全市通用,从规划上来看,必定有挂号、缴费、储值、信息储存的功能,而 且还具备设置密码的功能,这一点和银行卡十分相似,因为这一部分的系统是联合银行开发的。
据了解,目前我市已经开始升级信息系统,第一批是海慈、中心和妇儿医院,而根据市卫生局的规划,第二批信息系统升级中,将包括八医、胶州中心医院和三医、 四医、五医、六医、七医、九医、口腔医院、阜外医院等,内容主要包括信息系统、检验系统、影像检查系统和电子病历,这将是我市全面施行医卡通的软件基础。
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完成信息化建设后,居民的健康档案和每次就诊的信息都将进入系统,患者无论是在大医院还是小医院,都可以看到病史和所做的检查。

(http://www.yywsb.com)
编辑:红丽

Tongren Hospital Suspends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Project

June 18th, 2012 | by

Due to the bankrupt of software provider, Tongren Hospital is now forced to suspend the program of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Actually it mostly involved the function of E-prescription, the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 was only available for inpatients, confirmed by a doctor. And the suspension is only temporary, as implementation of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is a trend, the hospital will continue to do it later.

 

同仁医院信息化尴尬 电子病历试水夭折

比特网IT商业新闻网

“来到单位收到噩耗,明天电子病历停用,据说是做电子病历的公司工程师集体辞职,导致公司做不下去了。”5月7日,有人在网上发文爆料。

“同仁医院的电子病历刚刚用了三个月,没想到才这么短时间就停用了”、“医院应该不差钱,为什么不找个信誉好的公司呢,看样子刚发展起来的电子信息系统又要倒退了”网友对此议论纷纷。

据北青网记者调查,9日的同仁医院内科门诊,病人们像往常一样都手持病历本前来看病,排队等候的时候也秩序井然。医生们则埋头问诊、开药,不时 在病历本上写着什么,看完一个病人会从打印机上取下几张处方纸,除化验单和药方外,还有一张竖排的小单子,医生会随手把它贴在病历本上。仔细看,原来是张 门诊医嘱单,上面印有对病人的诊断和所开出的药方。

“这只是开药的处方,不算电子病历”、““电子病历目前只在住院部用”,医务人员坦言。“不过,由于做这个系统的合作公司倒闭,现在已经停用了,过段时间还会用,因为这是大趋势,也是医政的要求”。

不难看出,门诊病人并未因电子病历停用造成影响。当记者继续求证电子病历合作公司倒闭传闻,同仁医院多位负责人均未就此给予答复。

据悉,电子病历主要是为病人留下病历的底子,便于将来查询,同时也能起到一定的监管作用。在此前本市启动的电子病历工程中,同仁医院是9家试点医院之一。

笔者认为,电子病历受制于技术无可厚非,但如果对合作公司的资质没有一个定性的考证,当医院大面积使用电子病历之时,再出此类事件,后果可能就不是如此“轻描淡写”。
关键字:IT治理 创新 电子病历 管理 科技 同仁医院 信息化 医疗 CIO

Fujian Hospitals to Share Medical Information

May 7th, 2012 | by

Fujian province has implemented the program of “one medical card in the whole province”, the medical card can be read in all public hospitals in Fujian, so patients don’t need to register every time when they visit a new hospital. And according to the local official, the new medical card has four main functions: patient identification, connection with social medical insurance, e-payment and e- patient record.

 

福建率先实现全省范围内就诊“一卡通”

来源:东南网 作者:医药卫生网

手持一张社保卡,到省内任何医院看病都可以直接挂号、即时结算。记者27日从省卫生厅了解到,目前这种便捷就诊模式已在全省所有医疗机构推广,我省率先在全国实现全省范围内就诊“一卡通”。
据了解,以往就诊卡都是各医院自行发放,医院之间互不通用,患者每去一家医院就要买一张卡,既花钱又不方便。2009年底,我省启动就诊“一卡通”建设, 总投资近1亿元。如今,五花八门的医院就诊卡已成为历史,标准统一的社保卡作为就诊一卡通,在全省所有医院通行、使用。
省卫生信息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相比传统就诊卡,“一卡通”具有身份识别、医保(新农合)联网结算、电子钱包医疗支付应用及居民健康个人档案索引等4项优 势功能。其中,作为一卡通载体的IC卡还融合了金融应用,具有电子钱包支付功能,持卡人可以存入小额现金(1000元以内),相当于金融储蓄卡。病人到医 院就诊不用像以往那样在就诊卡中存入预缴金,在诊疗过程中产生的挂号费、检查费、治疗费、药费等需要个人支付的部分,均可由电子钱包支付;通过就诊“一卡 通”,还能查询个人健康信息,包括体检、预防接种、检查、检验、诊断、医嘱等信息,医院之间通过网络共享健康档案信息。“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检查, 降低医疗费用。”这位负责人说。
最近,一些医院还推出了自助服务机,安放在医院门诊大厅和诊室前供病人及家属自助使用。患者将“一卡通”插入自助机,可完成费用结算、预约挂号、医保余额查询等操作,分流了医院服务窗口的压力,明显提高了医院服务效率。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Raised Data Safety Concern

February 7th, 2012 | by

According to the result of a recent questionnaire survey, in which 1000 patients have been asked about their opinions towards th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th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has not been fully accepted by the Chinese public, 49% people think th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will even worse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security, and there are some other concerns like the management, firewall etc.

让人提心吊胆:电子病历安全措施堪忧

来源:电脑商情在线 作者:医药卫生网

一项对1,000名近期就医患者 的调查结果显示,49%认为电子病历系统的建立对于个人医疗信息保护存在不良影响。这项上周二发布的题为“让人提心吊胆:电子病历与IT安全”的调查结果 显示,受访者认为,医疗机构有义务保护患者的财务信息(86%)、个人识别信息(93%)及与患者家属相关的任何信息(94%)。本项调查为期7天(1月 24日-1月31日),调查对象是在过去的18个月里曾就诊于门诊或住院的患者。而调查单位是CDW下属的CDW医疗部。调查结果表明,近年来,随着医疗 机构由纸质办公系统向数字化病历系统的转变,因为医疗信息窃取而引发的诈骗案日益增多。
让人提心吊胆:电子病历安全措施堪忧

CDW 医疗部的副主席Bob Rossi在接受专访时谈到,数字化病历的使用机构应当启用一套医疗IT安全保护软件,同时也应当采取相应措施防止其内部人员非法或未经授权接触病人医疗 信息。他说:“技术投资带来了一些问题,医疗机构必须对IT安全给予足够重视,及时更新业务软件并对内部人员开展培训。因为没有人能避免失误,蓄意破坏和 人性的恶毒。”
基于本次及其他多项医疗相关调查的结果,CDW医疗部总结了可供医疗机构参考的基本电子病历系统安全防护策略:
1.启动IT安全评估方案:许多医疗机构对自身的IT安全现状认识不清,更没有人知道如何构建一套完善的防护系统。医疗机构需要选择一个可靠合作者,协助他们了解目前自身的电子病历系统的安全状态。
2.从基础做起:值得一提的是,30%医护人员坦言他们并未使用杀毒软件,34%没有使用网络防火墙。 现在最低限度的要求是 ,医疗机构必须即刻启动电子病历系统安全保护工作,使之达到一定安全标准。
让人提心吊胆:电子病历安全措施堪忧

3.保护投资:现在医疗机构都开始应用电子病历系统,他们恰好可以趁机开展IT安全保护策略,真正解决问题。他们不仅要保护投资设备的安全,还要确保在病人信息数字化之后安全保护工作也及时跟进。
4.即刻开始,定期评估:CDW医疗部认为,IT安全保护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现在电子病历系统转变为加强IT安全提供了一个绝佳机会,而所有的医疗机构必须充分认识其安全现状,并在以后进行至少一年一次的重新评估。
(http://www.yywsb.com)
编辑:红丽

Health Insurance Card Misused in China

August 15th, 2011 | by

Some people borrow the insurance card from other people in order to save their medical costs, although this is absolutely forbidden by the regulation. In addition, it will cause more problems in terms of medical records, e.g.  if someone who has been used the insurance card from a third person, dies at last, then the living person will be recorded as dead and the dead one cannot get his dead documentation. Experts are thus calling for a better solution to reduce the misuse of insurance card.

 

出借医保卡活人变“死人” 医保卡乱象何时止

来源:《广西日报》 作者:医药卫生网

薄薄一张医保卡,原本是张“救命卡”,现在却成了“公用卡”,还上演了一出“活人变死人”的荒唐剧。这出闹剧引起了网民的关注,也折射出医保卡管理的乱象。

活人变“死人”医保卡乱象何其多

在上海市某三级医院住院治疗的许某,因肝癌病情加重,医治无效死亡。在家人为其办理死亡证明时,却遇到了麻烦,因为许某住院登记时用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上海市参保人员沈某的名字。病历上记录的是沈某死亡,许某家属却要求院方出具许某的死亡证明。

医生根据相关规定,拒绝了家属的要求。家属不得不承认许某为贪图少付医疗费用,借用了沈某的医保卡住院治疗。同时,沈某则因出借医保卡给他人使用,转眼 间变成一个“死人”。为拿到死亡证明,许某家属只好到医保管理部门,请求更改医保就医记录,将沈某从“死人”变成活人。

上海市医保监督检查所在查实有关情况后,责令沈某退回因出借医保卡被冒用的医保基金3543元,并对其给予了行政罚款1000元。同时告诫相关医院,加强对就医参保人的医保卡信息核对工作,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事实上,由于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医保违法违规案件层出不穷,医保基金屡屡遭遇“蚕食”。今年1-4月,上海市医保监管部门与公安等部门联合,已先后查 处医保违规违法案件达1336件,这些案件主要集中在个人贪小利、好心或不知情出借医保卡,个人伪造医疗报销凭证,医疗机构及医师伪造凭证,医师贪利违规 操作等方面。

上海市人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医保卡是参保人员的就医凭证,也是医疗费用结算凭证。冒用他人医保卡,不仅会造成医保基金的损失,也干扰了参保人员的正常就医,损害了参保人员的利益。

医保卡诈骗“三方”构成利益链

记者调查发现,在医保卡诈骗案件中,参保人员、黄牛、医院各得其利,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处于利益链源头的是参保人员。“医保卡公用现象很常见。”上海一家药店的收银员告诉记者,三代人合用一张医保卡、保姆用主人家的医保卡、亲戚朋友间借用医保卡的现象相当普遍,甚至有人把医保卡当成“人情”送于他人,或者租给黄牛党。

黄牛则是这条利益链的第二环。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的法官肖波曾审理过多起医保诈骗案,他介绍说,不少黄牛往往采用小恩小惠,或按次或按月付费的方式,从参保人员那里收集多张医保卡,到多家定点医院通过代配药的方式大肆开药,再低价转卖给药贩子牟利,骗取医保基金。

在他审理的一起案件中,黄牛傅某于2008年1月至2010年4月通过“运作”44张医保卡,骗取医保基金近50万元,目前已被浦东新区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罚金2万元。

而与黄牛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医院正是这条利益链的末端。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医生完全无视诊疗常规和医保门诊就医管理规定,对持多张医保卡就医开药的异常 行为视而不见,在本应记录诊疗情况的就医记录册上未写一字,为黄牛骗保行为大开“方便之门”。在这起医保诈骗案中,傅某就曾一次持10张医保卡到某位医生 处开药,从挂号到结算竟不超过2分钟。

此外,“假出院”也是典型的医院伪造病史记录结算医保费用的违规行为。上海市医保管理部门表示,某些医院擅自为尚未出院的参保病人办理虚假出院手续,并将其发生的住院医疗费用,通过冒用其亲属医保卡和伪造住院病史的方式进行结算以谋取利益。

斩断“利益链”需打“组合拳”

医保基金作为一项公共基金,关系到广大参保人员的切身利益。那么,如何斩断医保卡诈骗“利益链”?如何对医院及医务人员实行有效监管?在强监管下如何兼 顾参保人员看病的便利性?专家建议,从近期看,应从三方面入手加大监管力度以斩断利益链,从长期看,则要继续深化医疗体制改革,进一步提高我国医疗保障水 平。

一、规范门急诊就医管理,应对处方用药、门诊委托代配药、就医记录册管理等问题进行规范,要求定点医院在参保人员挂号、就诊等环节应当严格核验“一卡一册”(医保卡和就医记录册)。对代为他人配药的,定点医院要按代配药制度进行登记。

二、为就医次数和就医费用设计科学便民的网上监控系统。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梁鸿表示,让医生对病人逐个核对身份证不太现实,也会大大增加病人的就医时间,应建立科学的医保信息系统,对不正常的医保卡使用情况进行监控。

“比如在限定时间内超过某次数上限,或者就医费用超过某额度,就对该账号进行停用和审查。而在上限次数和额度的设定上要经过反复研究,上限太高,不利于保障医保资金安全,太低则会影响参保者使用医保卡的便利性。”梁鸿表示。

据悉,上海市医保监管部门已形成对参保人员就医行为进行网上实时监控、定期锁定调查对象重点审核和宣传预防教育相结合的系统管理模式,对认定有违规行为的参保人员,按规定作出行政处理,对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最急迫和重要的是建立医疗保险诚信监控机制。”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教授王大犇表示,在医保改革中,一方面要建立参保人诚信监控体系,另一方面要 制定包括执业医师、药师在内的医保信用管理制度。“对于严重违反医保管理规定的人员,将其纳入个人信用征信系统,增加违规人员的违规成本,从而促使大家自 觉遵守医保规定,维护医保基金利益。”王大犇说。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医保诈骗案也折射出我国目前医疗保障水平不足等问题。对此,梁鸿表示,近年来我国在医保制度建设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保障水平仍相对较低,在加强监管的同时,要进一步“提质扩面”,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新华社上海8月8日电)

Trail Program of EPR Launched Hangzhou

April 25th, 2011 | by

Residents of Shangcheng District, Hangzhou City now can use their ID card to open an account for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so that they can check their medical records through online system later. Now six community clinics, 33 service points and district maternal and child care service centres have joined this program.

杭城患者在家轻点鼠标医疗档案随心查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医药卫生网

从4月19日起,杭州上城区的居民们只需要在家轻点鼠标,就可通过上城区卫生局门户网站,查询到自己以前在上城区6家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33个社区服务站和区妇幼保健院看病的所有电子档案记录。
在已建立电子健康档案的基础上,社区居民可以凭市民卡或身份证前往社区服务中心,得到责任医师授权后开通自己的个人电子健康档案。查询时,只需点击上城区卫生局网站首页上的“健康档案”,输入身份证、密码、验证码,就能登陆上城区市民健康管理系统。
根据这份健康档案,居民们到任何一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就诊时,社区的全科医生都能调阅档案中的所有信息,了解病人之前的就医情况,包括家族史、就诊史、体 检史、慢性病史及以往的检验数据、用药记录等,大大缩短了病人的就医时间。就诊后,系统还可根据复诊情况,自动更新,补充相应记录内容。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Trial Project Launched Beijing

March 14th, 2011 | by

2011-03-14

According to the Beijing Health Bureau, 5,26 million local residents already have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and they can login and check their medical record at home. This trial project started on Jun 24, 2010, and it’s expected that all Beijing residents will possess 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s till the end of 2011.

 

北京已建526万份居民电子健康档案

来源:北京日报作者:医药卫生网

目前北京市已经建立居民电子健康档案526万份。日前, 北京市卫生局举行了“北京市新社区卫生服务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完善推广项目”阶段验收会,电子健康档案就是依托该系统建立,并且随着功能完善,部分居民可在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家里通过安全数字认证方式调阅查询自己的健康档案,方便自我管理。
新社区卫生服务综合管理信息系统旨在以健康档案为核心,覆盖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管理机构,为社区卫生服务提供信息化支持,最终将实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与三级医院间的双向转诊。
新社区卫生服务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于2010年6月24日正式启动,目前已经在东城、西城、顺义、海淀等八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所属社区卫生服务站应用,建立居民电子健康档案526万份。下一步计划2011年底完成全市推广实施的任务。